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我五行缺你 >> 半决赛

周嘉鱼本来以为住宿还是像淘汰赛那样各住各的,但是没想半决赛却是选手们都住在同一个酒店,而他到达的当晚,就看见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其中之一,就是徐鉴的徒弟徐入妄。

周嘉鱼和沈一穷走进餐厅的时候,餐厅里已经坐了不少人,众人都对着他两投来了目光。这目光有中有艳羡,有敬佩,有嫉妒,有敌意,徐入妄的眼神周嘉鱼第一个注意到,因为这个不要脸的又在盯着他的屁股看。

“晚上好啊,什么时候到的?”徐入妄凑过来打招呼。

周嘉鱼说:“不约。”

徐入妄被直接拆穿了目的,面色略微尴尬:“别那么无情嘛,我们好歹共患难过。”

周嘉鱼瞅了他一眼,没说话,和沈一穷拿吃的去了。

餐厅都是自助的,菜色相当的丰富,味道也还不错。不过林逐水向来不喜欢在外面吃饭,看来今晚是不会下来了。

周嘉鱼正这么想着,就见徐入妄厚着脸皮坐到了他们桌上。

沈一穷没客气,道:“你要干嘛啊?我家鱼已经心有所属了,你来凑什么热闹。”

徐入妄道:“心有所属?属给谁了?”

沈一穷用一种黏腻无比的声音说:“我们的心都是先生的。”

徐入妄:“……”

周嘉鱼在旁边继续安静的嗦面条。

沈一穷道:“不服气先去找先生说道说道呗。”

徐入妄很想说,他服,他拿什么来不服,不说他,他师父和林逐水斗了那么多年,结果没赢过一次。最惨的是他这个当徒弟的好像也没啥机会给师父长脸,虽然比赛途中周嘉鱼都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模样,可他的天赋就摆在那儿,不用任何手段就能直接共情,要是真想不开估计也只能把自己活活气死。

徐入妄无奈道:“我只是过来想和你们交换一下情报,何必呢。”

周嘉鱼这会儿终于把嘴里的面条咽下去,也开始参与讨论,只是开口的第一句就让徐入妄的脸色不大好看,他说:“哇,你又作弊啦?”

徐入妄咬牙切齿:“作弊?风水这事儿能算作弊?都是我自己推算出来的——”

周嘉鱼道:“这都行?”

徐入妄道:“怎么不行,我还告诉你,我已经推算出了半决赛的地点,而且进行过调查了。”

他这话说的时候特意压低了声音,显然是不想让旁边的人听见。

沈一穷眼睛马上亮了起来,他道:“已经算出来了?在哪儿呢?”

这下轮到徐入妄拿乔了,他瞅了眼周嘉鱼,对着沈一穷扬起下巴,满目傲慢:“我是来和嘉鱼说话的,为什么要告诉你?”

沈一穷:“……”

周嘉鱼叉起了第二卷面条,正准备继续嗦,听到这话傻乐两声。

结果他还没反应过来,沈一穷手一伸就搂住了他的脖子,然后把那张刚啃过鸡腿还油腻腻的嘴凑过来,对着他的脸重重的亲了一口:“就凭我和嘉鱼的关系!”

周嘉鱼:“……”他把面条放下了,静静的扯了张餐巾纸擦了擦脸。

徐入妄惊了:“你们什么关系?”

沈一穷说:“单纯的父子关系。”

周嘉鱼:“……”

徐入妄:“……”

两人对视一眼,决定还是别理沈一穷,继续说比赛的事儿。

按照徐入妄的说法,他已经能推算出了决赛的地点,只是内容待定。这个行为在比赛里也并不违规,因为其实要推算出和自己有关系的内容,其实不是件容易的事儿,徐入妄作为一个参赛者,推算出了参赛的地点,反而是他自身实力的表现。

沈一穷酸溜溜的说了句:“那你怎么推算不出冠军不是你?”

徐入妄冷笑:“你要再废话,我能推算出你肯定会被我打。”

沈一穷虽然并不怕和徐入妄打架,但是能得到点比赛信息对于周嘉鱼或许有帮助,所以他没有继续挑衅,也开始跟着周嘉鱼一起嗦面条。

徐入妄道:“如果我推算的没错,比赛地点就在我们对面的那条街。”

“嗯?对面的那条街?”周嘉鱼透过酒店餐厅的玻璃墙向外望去,只看到了繁华的街道和一眼望不到头的高楼大厦。

这里到处人山人海,他实在是想不明白会比些什么。

徐入妄道:“比赛的场馆很大,很高,我估计之下,应该是一栋大楼。”

周嘉鱼道:“那会比些什么?寻人?”

徐入妄道:“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比赛的地方阴气重,你最好带点防身的东西。”

周嘉鱼道:“谢谢了。”

徐入妄笑着:“你体质不一般吧?”

周嘉鱼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发现了:“你怎么知道的?”

徐入妄什么话也没说,从自己的包里掏出了他经常使用的罗盘,“哝。”

只见那罗盘上,指针一个劲的疯狂乱转,好像被磁场干扰了一样,周嘉鱼之前已经被林逐水科普过了这种情况,所以倒也不是十分的惊讶:“哦,这样啊……”

徐入妄说:“之前只听说过,没想到林先生真的能找到传说中的极阴体质。”

周嘉鱼对这方面不是特别了解,就没开口说话。

“早点休息,明天见。”徐入妄又和周嘉鱼聊会儿,便起身离开。

周嘉鱼也和沈一穷准备回房。

沈一穷对徐入妄的感官向来不好,但这次徐入妄特意来告诉周嘉鱼场地的问题,也算是勉强给他加了一两分。

沈一穷说:“罐儿啊……”

周嘉鱼开始还没反应过来沈一穷是在叫谁,直到他又喊了一声:“罐儿啊……”

周嘉鱼惊了:“你叫谁罐儿呢?”

沈一穷说:“我叫你啊。”

周嘉鱼:“……为什么?”

沈一穷道:“你不天天念叨着比赛输了让我把你做成罐儿带回去么?”

周嘉鱼:“………………”他真的是服了沈一穷了。

沈一穷说:“罐儿,这事儿要不要问问先生?别免得你这体质一进去就废了啊。”

周嘉鱼道:“问倒是可以问,但是我怎么和先生解释我知道比赛场地的事儿?”

沈一穷说:“就说徐入妄告诉咱的。”

周嘉鱼道:“这不算作弊?”

沈一穷说:“好像是算的。”

两人陷入了沉默。

周嘉鱼无奈道:“那算了吧,先生是评委,总该要先知道比赛场地,到时候如果有问题,应该会提前告诉我。”

沈一穷道:“这也是,那你早点睡,罐儿,别怕,我在呢。”

周嘉鱼心想对啊,你在呢,只要有你在,我都不会害怕,因为你会把我做成罐儿,再托运回去。

两人双双回房,周嘉鱼躺在床上很快就起了睡意,不到十几分钟便酣然入睡。

第二天,依旧是炎热的让人痛苦的一天。

周嘉鱼八点钟准时起床,叫了沈一穷去餐厅吃早饭。没想到到餐厅的时候林逐水已经和几个评委坐在餐厅里了,周围还围了不少迷弟迷妹。当然碍于他的气场,那些迷弟迷妹们也没敢上前打扰,就在旁边暗戳戳的看着。于是周嘉鱼过去和林逐水打招呼的时候,接受了比昨天还要炽热的眼神考验。

“先生,早上好。”周嘉鱼道。

林逐水道:“好,昨晚睡得如何?”

昨晚瞬间秒睡的周嘉鱼硬着头皮说:“有点紧张,没睡着。”

林逐水不置可否,手指在桌子上点了点,淡淡道:“去吃饭吧。”

周嘉鱼赶紧溜了。

沈一穷跟在他后面低声骂:“你他妈的又骗先生,被发现了吧。”

周嘉鱼说:“你怎么看出来先生发现了?”

沈一穷说:“先生只要用手指点着桌子,那就是心情不好了。”

周嘉鱼:“……”但他总感觉说自己睡得很好,林逐水的手指会多点一会儿。

这餐厅已经被比赛的组委会给包下来了,吃饭的全是比赛的选手。沈一穷和周嘉鱼一边吃一边观察对手。之前比赛二十多个人,周嘉鱼根本看不过来,对于选手面容的印象也是比较模糊。但现在还剩下十个,那就好认多了。这十个选手里竟是还有一些外国人的面孔,其中一个白人,三个东南亚国家的。剩下的六个全是国人,说到底这比赛国人到底是有不小的主场优势。

“有几个我好像见过。”沈一穷说,“前几届应该也来参加过比赛。”

周嘉鱼道:“哦……”

沈一穷道:“哎,那个姑娘好像是陈晓茹的徒弟。”

周嘉鱼说:“陈晓茹是谁?”

沈一穷道:“就是坐咱先生旁边的那个,听说好像是玩蛊的。”

周嘉鱼仔细辨认了一下那姑娘的模样,点点头。

沈一穷看来果然对比赛十分的渴望,十个半决赛的选手他居然认出了七个,剩下的三个全是外国的生面孔。他一边帮周嘉鱼辨认,一边分析他们的弱点,听得周嘉鱼哭笑不得:“不能吃辣是什么弱点啊。”

沈一穷说:“哎呀,知道总比不知道好嘛,实在搞不定咱可以比赛前请他吃顿烧烤,多加点辣椒,万一他拉肚子了呢。”

周嘉鱼只能说佩服佩服,你也不怕被先生揍。

就这么插科打诨的聊着,他们本以为比赛时早晨就开始,哪知道都要吃午饭了,比赛组委会还没有要接他们去赛场的意思。

有选手实在是没忍住,找到工作人员打听了一下,才知道比赛时间居然是在晚上。

在餐厅干坐了一上午的选手们一哄而散,有的说回房午睡,有的说出去逛逛。

外面天气太热,周嘉鱼和沈一穷两只咸鱼一点要出门的意思都没有,全准备回房吹空调。但周嘉鱼还没回去,就被林逐水叫住了。

林逐水递来一个东西,周嘉鱼双手接过,发现那东西是一张黄色的符纸,符纸上用朱砂画着复杂的图案,周嘉鱼刚捏在手里,便感到了一股子蒸腾而出的热气。

林逐水说:“晚上去赛场的时候,把这东西放在上衣的口袋里,不要拿出来。”

周嘉鱼乖乖说好。

林逐水微微挑眉:“你怎么不好奇这是什么?还是说……”他声音沉了下来,“你已经知道了赛场的消息?”

周嘉鱼:“……”大佬,您猜的不用那么准吧。

总感觉在林逐水面前撒着谎会被戳穿,所以周嘉鱼老老实实的把徐入妄给卖了。

林逐水听完之后对着他挥挥手。周嘉鱼有点尴尬,道:“先生,徐入妄不会受罚吧?”

林逐水语气冷淡:“你与其担心他,倒不如多担心你自己吧。”

周嘉鱼莫名的觉得林逐水生气了,他想说点什么,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林逐水转身回房。

沈一穷还窝在房间里激情四溢的嗑瓜子,并不知道周嘉鱼发生了什么,见他垂头丧气的近来,道:“咋了,罐儿?”

周嘉鱼道:“先生发现徐入妄告诉我赛场的事儿了。”

沈一穷说:“这有啥?”

周嘉鱼道:“没啥吗?”

沈一穷不屑道:“知道个赛场能做什么,况且徐入妄还说的那么模糊,完全没有详细一点的地址——”

周嘉鱼道:“先生会不会特别忌讳这个?”

沈一穷想了想:“还好吧,我大师兄比赛的时候,也想法子提前套出了赛场在哪,先生知道了什么反应都没有。”说白了,就是你无论用什么法子,能套出来信息算你牛逼。况且这种风水比赛,就算你提前知道了在哪儿比,比什么,估计也用处不大。就以周嘉鱼之前的找娃娃为例,那个别墅构造那么复杂,藏娃娃的地方也非常隐秘,不靠某些手法光想凭场外信息来寻找,估计给一个星期都够呛。

“那先生在生什么气?”周嘉鱼迷茫了。

沈一穷道:“嗯……是不是先生和徐鉴不对盘,所以也不希望你和徐入妄走的太近?毕竟他们可是叔侄关系。”

周嘉鱼恍然。

沈一穷说:“别想那么多了,现在比赛时最重要的。”

周嘉鱼点头,伸手在自己胸口上放符纸的地方轻轻按了按。

下午六点左右,一直没什么消息的比赛组委会让选手们早点去吃饭,说是七点半准时出发。

这一顿饭周嘉鱼吃的有点食不知味,临近比赛,他总算是感觉到紧张了。

其他选手表现的也不轻松,其中唯一一个白人一个劲的在胸口画十字。

餐厅里没有评委的身影,看样子是已经提前去了赛场。

七点半,选手们坐进组委会准备的小车,开往了比赛现场。

这次周嘉鱼和徐入妄同一个车,前面还坐了个不认识的男选手。

徐入妄一路上都在和周嘉鱼聊天,大部分都是关于周嘉鱼的个人问题,比如喜欢吃什么啊,喜欢怎么玩啊。

周嘉鱼无奈道:“你不紧张么?”

徐入妄说:“我从来都不紧张。”

周嘉鱼说:“那你出什么汗?”

徐入妄说:“太热了。”

周嘉鱼看着车上打的二十三度空调露出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其实不光是徐入妄,十个选手的表情都不轻松。能走到现在的选手大部分都代表了某个势力或者某个风水师,期待拿到好成绩也是正常的事。

七点半正好是人流高峰期,本来几分钟就能到的路程硬生生的开了半个小时,到赛场时离八点刚好还有五分钟的样子。

选手们依次下车,看到了半决赛的赛场。

果然如徐入妄所料那般,赛场位于繁华的市中心,是一栋非常漂亮的大厦。周嘉鱼站在赛场前看了一会儿,感觉到了这大厦里透出非常让人不舒服的气息,在工作人员那里领了号码牌,走进去之后,这种不舒服的感觉几乎快要凝成实质。

和周围繁华的夜景相比,这栋大厦安静的简直像是另外一个世界。

灯光虽然亮着,但所有的店铺都关门了,楼内空空荡荡,白色的地板反射出黯淡的的灯光。

周嘉鱼顺着门口往里面走,一进去就就感到了一股子阴冷的气息扑面而来,刺的他浑身法寒冷。和空调制造的那种冷气不同,这种冷气仿佛直接透过了肉体直接吹到了灵魂,让人不由自主的想要瑟缩。

就在周嘉鱼觉得不舒服的时候,他小心翼翼的放在胸口的符纸开始散发出温暖的热力,祛除了寒冷,让周嘉鱼的身体缓和了过来。

“呼……”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气,周嘉鱼觉得舒服了不少。

“这里这么那么冷?”徐入妄一个劲的搓着手上的鸡皮疙瘩,“这地方,有点厉害啊。”

其他选手的反应和他们差不多,对这些东西越敏感的人反应越大。

入口处摆放着十张桌子和椅子,上面还有纸笔和一叠厚厚的资料。

工作人员让选手们依次入座,然后让他们阅读资料。

那资料显然是特意整理出来的,有点类似之前林逐水给周嘉鱼看的那种,大部分是一些报纸的剪辑,还有少量的档案。

周嘉鱼翻开了第一页。

第一份资料是一个案子,案发地点就是这个大厦,说的是在这里卖玉的一间店铺发生了离奇的凶案。

夜晚值班的店员,在第二天早晨被人发现淹死在了店铺的水桶里。那水桶就是普通家用的水桶,甚至只装了一半的水。店员的脑袋浸在水桶之中,到处都是她死命挣扎的痕迹,看得出临死之前,她曾经拼命求救过。

可就是这样一个小小的水桶,她却还是没能挣脱出来,就这样溺死在了里面。商场的监控录像则显示,这名店员是自杀的。她甚至还是亲自去将没有水的水桶灌了半桶的水,半跪下来,把脑袋浸了进去。接着开始发疯一样的挣扎。

这案子看起来让人觉得非常不舒服,虽然最后是以店员自杀为结案理由,但任谁都能看出这案子并不像想象的那么简单。

但这只是个开始,时隔三天,第二个诡异的情况又发生了。

这次是在另外一家店铺,早晨来开门的人在拉开了卷帘门后,一股黑色的腥臭水流直接从屋子里涌了出来,流了走廊一地。

那水的来源至今也没有找到,官方给的信息是说下水道堵了才导致污水倒灌。但谁也说不清楚为什么开门之前水一点都顺着门的缝隙流出来,而在开了门之后,直接涌出了一股子的黑水。

这黑水据说非常臭,打扫的清洁工处理完之后还生了一个星期的病。不过没有出人命,大概也算是不错的结果了。

两个诡异的情况一出,商场负责人将商场关闭的时间提前了一些,并且规定除了保安之外,其他店铺晚上不能留人。

不过就算是这样,诡异的事情还在继续发生。

第二起命案竟是发生在白天,受害者是一个商场的顾客。

顾客和妻子一起来商场购物,去上厕所的时候直接失踪了。妻子报警,警察在搜寻之后,在商场的底下车库里发现了受害者的尸体。

受害者死于窒息,尸体被抛在车库的角落,警方在他的口中发现了泥沙和一些水草,却没能发现任何可以溺水的地方。而监控则显示这显然并不是一起简单的杀人案了,因为受害者自己走到了车库里,然后跪在地上开始不住的挣扎,接着便没了动作。

有人在空气中溺水了——若不是看了录像,任谁都会觉得这是在开玩笑。

然而当事情实实在在的发生后,众人却没办法把这件事当做是玩笑。

之后大厦被封了一段时间,商场的负责人也请了不少风水先生来看。但这些风水先生却大多都是些江湖骗子……周嘉鱼原身的可恶之处体现了出现。

商场负责人以为做完法事,这事情就算这么完了。

但却万万没想到,商场才重新开业不久,却发生了一件更为恶劣的事件——有人直接被撕碎了。

那像是野兽才会干的事,受害者是商场的保安,身体被撕的四分五裂,甚至最后都没能拼齐。这次监控录像干脆全部黑了屏,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糊住了一样。凶手的动机,手法和身份更是一概不清。

警.方调查之后,甚至连敷衍的说法都没办法给出来。

事情闹到这一步,无论是商场还是警.方都有点下不来台。负责人抓住了最后一根稻草,联系上了风水师大赛的举办者,将这里作为比赛的场地提供了出来。和赛方达成协议,如果选手们最后没能处理掉这个问题,则由评委出手处理。

周嘉鱼看完了资料,陷入沉思之中。

工作人员宣布了比赛规则,调查目标是大厦的问题所在,时间限制是一晚上,从晚上八点到第二天的八点。可以调查整栋大厦,可以和其他选手交流情报,但不能和外界联系,一旦发现有违规行为直接失去参赛权利。

为了防止有意外发生,建议选手们两两组队行动。然后还一人分发了一张符纸,说是如果遇到意外,可以把符纸直接撕碎。

徐入妄坐在周嘉鱼旁边,看着符纸啧啧称奇,道:“这大厦有点意思啊。”

周嘉鱼道:“怎么说?”

徐入妄说:“之前的比赛我都打听过,好像是说如果有保护措施,那就说明比赛比较凶险,可能会出现意外。”

周嘉鱼道:“哦……”

徐入妄道:“怎么样?要不要和我合作?”

周嘉鱼道:“可以啊。”

既然这比赛支持合作,那他和徐入妄组成一队也挺好的,至少到处去检查的时候安全一点。

得了周嘉鱼的允诺,徐入妄心情很好的笑了起来,他道:“走吧,先去找个地方,讨论讨论刚才看到的东西。”

于是两人离开了人多的地方,随便寻了个角落,开始交换信息。

“这些玩意儿肯定是和水有关系的。”徐入妄道,“除了最后一个,都是被溺死。”

周嘉鱼点点头:“对。”他稍作迟疑,道,“好像还有一个共性。”

徐入妄道:“什么?”

周嘉鱼说:“你注意到没有,被溺死的,和发黑水的店铺,全是玉器店,保安被撕碎的地方,也是在玉器店外面。”

徐入妄倒是没有注意到这个,他拿起报纸仔细看了看上面的图片,讶异道:“真的。”

周嘉鱼道:“玉……和水……有什么关系?”

徐入妄摸摸下巴:“从属性上来说,这两个属性都是阴,大部分的玉都是阴性,只有还没打磨成物件的玉,才会有一部分阳。”

这商场里的玉,全是精雕细琢的工艺品,想来也定然是属阴。

周嘉鱼道:“我们去凶案发生的地方看看?”

徐入妄坏笑:“行啊,你不怕的话。”

周嘉鱼心想我都死过一次了,还怕这个么?

于是两人去了第一个凶案发生的玉器店,那里已经站了两个选手了,看样子也是刚组好队的。只不过他们没有周嘉鱼和徐入妄关系那么和谐,似乎正在争吵什么。见到其他人也过来了,倒是立马闭上了嘴。

周嘉鱼到了凶案发生的地方,毫不意外的在那里看到了层层黑气。这黑气的来源似乎是地板之下,他半蹲着用手摸了下地板,又感到了一股子他刚进商场时接触到的冷意。

徐入妄则在研究这玉器店,他说:“都出这样的事儿了,这店还在开?”

周嘉鱼道:“好像是的。”

这一点就有点奇怪了,这大厦显然还在营业,按理说发生了那么凶案,商场肯定离倒闭不远,但看周围商铺的情况,这商场的生意居然没受什么影响啊。

“有意思。”徐入妄说了句。

周嘉鱼正在低头看着地板,鼻子忽的动了动:“你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徐入妄说:“嗯?什么味道?”他仔细嗅了嗅,没嗅出什么与众不同的气味来。

周嘉鱼说:“……一股子,水腥味。”这味道周嘉鱼小时候闻到过,有点像涨水期的江,有种混合了鱼,沙,还有各种乱七八糟东西的气息。虽然他并不讨厌,但在这里闻到显然不太正常。

徐入妄在这方面的感觉没有周嘉鱼灵敏,努力了半天也毫无所获,最后干脆放弃了,道:“你还感觉到了点什么么?”

周嘉鱼正打算说话,却感到自己脸颊一凉,他伸手抹去,发现他的脸上,不知什么时候滴了一滴水。

周嘉鱼:“……”卧槽。

徐入妄道:“罐儿,你咋了?”

周嘉鱼:“???”徐入妄你能别跟着沈一穷闹吗?

周嘉鱼没好气道:“有水!”

徐入妄道:“水?哪里来的水?”他也看到了周嘉鱼脸上和手上的湿意,两人抬头看天花板,找了半天也没找到这水的来源。

周嘉鱼嗅了嗅这水,感觉气息特别的腥,显然并不是自来水,反而有点像江河里的水。

“感觉不是很好。”周嘉鱼坦白的说,“这发现有违社会主义价值观。”

徐入妄还在看那天花板,道:“社会主义价值观?难不成你还入了党?”

周嘉鱼嘟囔:“我倒是想……”

天花板黑压压一片,压根看不清楚到底有些什么,其他选手也陆陆续续的走了过来,应该都是想在这里发现点什么。

趁着徐入妄检查玉器店的功夫,周嘉鱼走到走廊旁边朝下望了望,发现他们进来的地方并不是商场的第一场,下面还有个五六层的样子。

他往下望的时候,感觉底下又扑过来了一阵子水腥气,显然他嗅到的味道,是从下面传来的。

周嘉鱼道:“徐入妄,我们下去看看吧。”

徐入妄说:“可以啊。”他掏出了罗盘,毫不意外的看见罗盘上的指针在一个劲的转,他又往后退了几步,觉得自己离周嘉鱼够远了,可罗盘却还是丝毫不停,看样子是废了。

徐入妄仰天长叹:“我师父说的太对了,靠外力还是不行啊。”看看周嘉鱼,虽然从初赛开始就是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但奈何天赋逆天,不用罗盘靠鼻子闻也行啊。

周嘉鱼说:“去不去啊?”

徐入妄说:“走着。”

两人从电梯往下走,很快就到达了底层。商场的底层还有几个室内喷泉,周嘉鱼倒是没发现不对,徐入妄却是咂摸出味儿了:“这装修的人,真有意思。”

周嘉鱼道:“怎么说?”

徐入妄道:“听过山管人丁水管财么?”

周嘉鱼道:“听到是听过。”

徐入妄说:“这水啊,也要分五行,金形水入金,木形水无情,水形水急财,火形水招灾,土形水主吉。”

周嘉鱼道:“说重点!”

徐入妄说:“三角形的喷泉或者流水就是火形水,又被称为祝融水,非常容易招致火灾。”

周嘉鱼看了眼喷泉:“那这个不准,没火灾水灾倒是不少。”楼里死的人全死在水里了。

徐入妄说:“也对。”他又看了看周围,发现喷泉旁边还有一个四方鱼池,这形状其实也不太好,容易招惹是非,和“官”“哭”之字皆有联系。

也不知道设计这两个池子的人,是无意的,还是故意的。

虽然说整栋大厦的灯都开着,但底层一个人都没有,显得有些阴森。

周嘉鱼嗅到的那股子味道果真越来越浓,在上面还得蹲着才能闻到,在这里却是已经盈满了这种气息。

不过徐入妄却一点没有反应,只是说底下的温度要比上面更低一点。

周嘉鱼看了看地板,道:“八月份,这地板不该这么潮湿吧?”

这次徐入妄也在地上看到了水珠的痕迹,像是隔着地面透出来的,他说:“就算有,怎么会直接透出瓷砖。”

周嘉鱼说:“所以……”

两人对视一眼,在这件事上达成了默契,徐入妄道:“一起去车库看看?”

周嘉鱼点点头。

达成一致后,他们便打算从电梯到地下车库去,进去了之后见另外两个选手也在里面,是一个白人和一个女孩子组的队,似乎还是徐入妄的熟人。

“入妄,发现了什么呀?”那姑娘问了句。

徐入妄说:“我发现……”他压低了声音,满目神秘,搞得小姑娘把脑袋支了过来,然后这个不要脸的人说,“我发现我要进决赛了。”

小姑娘:“……”

周嘉鱼默默的移开目光,装作和徐入妄不熟的样子。

喜欢我五行缺你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我五行缺你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

猜你喜欢: 老婆,你好!跟男神离婚以后[娱乐圈]你好,周先生于休休的作妖日常风起时半吟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丝丝入骨当富二代遇到富二代周末修囍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孽缘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真的有人暗恋我十年啊[娱乐圈]席爷每天都想官宣裴公子,吃完请负责星辉落进风沙里在劫难逃小花鼓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陆太太的甜婚日常正能量系统穿回来后嫁给残疾大佬时光里的蜜果嫁给有钱人恰似寒光遇骄阳
完本推荐: 溺宠之绝色毒医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将军家的小娇娘全文阅读姜姒虐渣攻略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请魅惑这个NPC全文阅读一生一世,江南老全文阅读仙逆全文阅读[综]饕餮全文阅读国王游戏[快穿]全文阅读世婚全文阅读巨星,算什么?!全文阅读步天纲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红楼]权臣之妻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亲爱的弗洛伊德全文阅读惊悚乐园全文阅读许你万丈光芒好全文阅读名门医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伯爵大人有点甜国民影帝太会撩黎明之剑史上第一密探大数据修仙亚瑞特的众神之主重生手艺人大唐:神级欧皇系统凤策长安临渊行抠神巧为农家女我家道观通往仙界纨绔天医仙宫仙师无敌卡牌密室(重生)天降我才必有用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明韵鲛人泪之画地为牢三界红包群我和二哈共系统王者风暴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漫威之至上尊者穿成娘道文的女主佛系少女不修仙万界征战之召唤猛将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手机版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