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我五行缺你 >> 事毕

林逐水说完这话,便拉开了周嘉鱼羽绒服的拉链。

周嘉鱼以为拉开羽绒服就差不多了,谁知道他将自己的毛衣保暖内衣也掀了起来,露出白白的肚皮。按理说这么冷的天气让人把冰冷的手伸进自己的衣服里面,绝对是件非常痛苦的事,但事实上周嘉鱼不但不痛苦,心里还有点小激动。

“先生摸我的肚子了呢。”周嘉鱼这么和祭八说。

可惜祭八脸上做不出太丰富的表情,若能做出来,一定是一片冷漠:“你太没出息了,你们之前明明已经有了更深入的接触。”

周嘉鱼说:“有吗?”

祭八道:“你忘记你腰上的纹身了?”

周嘉鱼恍然。

他的身体没有十分强壮,虽然也有六块腹肌,但那肌肉也只是薄薄一层,摸起来是手感倒是挺好。周嘉鱼脑子里正胡思乱想着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却感到林逐水的力道忽的大了起来,手掌里面传出了源源不断的热度。

“啊!”周嘉鱼没准备好,直接叫出了声。

“忍着。”林逐水一边这么说,一边从口袋里取了一张薄薄的丝巾,放到周嘉鱼的嘴边,“含着这个,别咬到舌头。”

周嘉鱼没有逞强,张嘴含住了丝巾。这丝巾上有一股子浓郁的檀香味,似乎是林逐水经常带在身边的东西,小腹上的疼痛开始越来越明显,周嘉鱼也咬的越来越用力。

林逐水做这事儿的时候,沈一穷和林珏都在旁边看着。林逐水的手指按着周嘉鱼的丹田,手指上燃着紫色的火焰。周嘉鱼的皮肤开始出现凸起,好像里面有什么东西要从里面钻出来一样。

“呜……”疼得实在厉害,周嘉鱼的鬓角溢出冷汗,浑身打着哆嗦。

“快好了。”林逐水轻声安慰。

若从动作里判断,可以看出林逐水在把周嘉鱼丹田里的虫子一寸寸的往上逼,很快那虫子就到了肚脐的位置。

周嘉鱼疼的满头大汗,呜呜直叫,沈一穷蹲在旁边安慰他:“没事儿啊,罐儿,再忍忍,很快就出来了。”他说完这句话,挠了挠头,自言自语的小声道了句,“突然感觉你像是在生孩子似得……”

周嘉鱼:“……”黑仔你给我等着!!

孩子……哦不,是蛊虫在林逐水的控制下,从肚脐那里慢慢的冒出一个尖尖的头,林逐水的手直接掐住了它的顶端,随后用力一拉,便将那虫子硬生生的从周嘉鱼的肚子里扯了出来。

这个瞬间剧痛袭击了周嘉鱼,他差点没厥过去,好在虫子出来之后,身体上的疼痛便开始缓解,他慢慢的松开了口中的丝巾,发出微弱的呻.吟。

林逐水的手指上夹着那条虫子,这虫子离体的那一刻挣扎了片刻便死掉了,他手指微微动了动,虫子身体上燃起了一簇火焰,很快被烤成了灰烬。

沈一穷给他擦着汗,说:“出来了出来了,没事儿了啊。”

周嘉鱼松了口气,小声的哼哼了两句。

帮周嘉鱼取出了虫子,众人的注意力便再次放到了地上躺着的徐惊火身上。徐惊火刚才被气晕过去,一醒来就看到自己的蛊虫在林逐水的手里化成了灰。

林逐水走到徐惊火的身边,冷冷的发问:“你最后的筹码也没有了,还是不打算说?”

徐惊火听到这句话,却是忽的笑了起来,他道:“林逐水,我的确是低估了你,可是那又如何呢。”他低声喃喃,语气听起来更像是在自言自语,“我所作所为,问心无愧——”

林逐水闻言冷笑:“你取了那么多人的性命,还好意思说自己问心无愧?”

徐惊火道:“你又知道什么?”

林逐水微微扬起下巴,看起来已经是有些不耐,他道:“还有什么想说的么?”

徐惊火不说话了,就在众人以为徐惊火已经放弃了求生欲望时,却是骤变突起——徐惊火的身体之上迅速的浮现出层层的白霜,身体也变得如石头般僵硬。

林珏讶道:“这是什么?”

不过是她他出言询问的这短暂时间,徐惊火的身体好像被急冻了起来,而他们很快发现,事情没有那么简单,徐惊火的身体被冻起来后,开始变得透明——他竟是突然变成了一尊冰雕的模样。

这一变化看的几人都呆住了,连林逐水都蹙了蹙眉头。

“怎么,变成冰雕了?”林珏说,“他是什么人?”

林逐水道:“佘山徐氏的人。”

林珏听到佘山徐氏这个名字,露出了然之色:“原来是徐氏的人,怪不得,可是……”她眼里又浮出些疑惑,“不是说徐氏的人,只要入了俗世,都会丧失能力么?”

林逐水道:“他好像跟了别的支系。”

林珏的表情看起来也挺奇怪的,后来周嘉鱼才知道,徐氏有一个秘传的脱身之法,就是将自己的身体冻结以此逃脱,逃掉之后,肉身会出现在祖树上面,几乎等于一场新生。

这种法子徐氏的人一辈子只能使用一次,而被祖树抛弃的人,是不能使用的,因此林逐水也没有想到,徐惊火竟然还能用出这个法子。

不过既然他能用出来,就说明徐惊火没有被祖树抛弃,祖树还承认他是徐家子孙,如此一来,和徐老当时的说法,显然是有了矛盾之处。而且他们当时亲眼看见徐惊火斩断了一根祖树的枝干,他都这么对待祖树了,祖树还护着他,这事情简直难以想象……除非,徐惊火所作所为,其实没有违反徐家祖训。

整件事情被笼罩在迷雾之中,让人暂时摸不清楚后面的真相。

然而他们当前首先要做的事,却是将学校里的事情收尾。

周嘉鱼是坐在轮椅上被沈一穷推出来的,他本来是觉得自己努力努力能站起来,谁知道沈一穷却按着他的肩膀让他别勉强。

争执之后周嘉鱼惨遭落败,硬是被沈一穷按在轮椅上,推出了地下室。

出了房间后,周嘉鱼才发现他们面前根本就没有什么图书馆,所在之处竟是一片破旧的旧教学楼,这教学楼看起来已经荒废许久了,墙壁上还刷着拆字,应该是马上要动工拆掉的旧建筑。

林珏和林逐水的表情都不是很惊讶,看起来是早就猜到这种情况。

沈一穷没想明白这事儿,说:“那个李锦江一开始就被徐惊火换掉了吗?”

林珏道:“没有啊,一开始还是原来的他,你们记得那天晚上怨灵模仿成他模样来敲你们房门的事儿么?”

沈一穷和周嘉鱼都点点头,这事情他们实在是印象太深了,想忘都忘不掉。

“估计就是那时候被换了吧。”林珏说,“一开始我也没有发现,后来还是逐水察觉出了端倪,我们便想着干脆将计就计,去看看他们的老巢。”

林逐水淡淡道:“徐惊火身体的变化,也算是徐氏的独门绝技,本来只有族长才会,不过现任族长徐老也没有想到,徐惊火会做出那些事情。”

依照林逐水的说法,徐惊火应该是下一任的族长,可知至今没有人明白徐惊火的所作所为到底是基于什么原因。不过根据徐惊火的表现来看,他身后的那个人,恐怕实力很不简单。

他们从那破旧的教学楼出来时,外面的天已经亮了,昨夜的大雪也已停住,天边泛起薄薄的红霞。

沈一穷推着周嘉鱼,几人一起往校门口走。

门口的保安看见他们几个,面露讶异,问了句:“你们什么时候进去的?”

沈一穷说:“昨天晚上。”

那保安瞪着眼睛,说:“昨晚是我值班,一直盯着门口呢,没看见你们啊!”

林珏道:“我们是李老师的朋友,调查那事儿的,可能进来的时候天太黑,你没注意吧。”

保安一听到林珏说得话,立马不问了,挥了挥手让他们走,看来这学校里的人对于闹鬼这事儿真的挺忌讳。

“真正的李锦江应该还在酒店里。”出了校门后林珏道,“我们先去找找他吧。”

几人回到酒店,找前台开了李锦江的房间。他果然是毫无知觉的躺在床上,一副还在沉睡的模样,林珏探了探他的呼吸和脉搏,说:“没事儿,只是中了迷药。”她转身就朝林逐水借了银针,对着李锦江的人中扎了上去。

李锦江慢慢睁开眼睛,一看见周嘉鱼和沈一穷,就惊的跳起来,指着他们道:“鬼啊——”

沈一穷见状倒是颇感欣慰,说:“你果然还是给我们开了门!”

李锦江满头雾水,过了一会儿才冷静下来,知道他看见的是人不是鬼了。

沈一穷简单的把整件事告诉了李锦江,李锦江听得迷迷糊糊,最后只抓住了一个重点:“脏东西已经被处理掉了?”

周嘉鱼和沈一穷点点头。

“那、那真是太好了。”李锦江高兴了几秒钟,随后又低落下来,“算了,我还是辞职吧,这学校给我阴影实在是太大了。”

事情处理完之后,他们便准备离开这里。

大约是缘分,他们居然在机场里见到了刚来学校时因为被鬼吓的从楼上跳下来直接摔断了腿的张天师。

沈一穷也不知道哪里来的恶趣味,硬是把那轮椅带到了机场,还宣称要带回去,还非要让周嘉鱼坐在上面。

周嘉鱼拒绝了几次都无果,最后认命了,想着就当自己养了个闲的蛋疼的儿子吧,一路上这么依了沈一穷,坐在轮椅上被他推着到处出走。

于是两个坐在轮椅上的人在机场外面相遇了。

那个张天师看见周嘉鱼也坐在轮椅上,瞬间情绪激动,说:“你们是不是也进教学楼了,唉,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啊!”

周嘉鱼懒得解释,看见前面反正快要上电梯,干脆直接站了起来,让沈一穷自己扛轮椅去。

张天师眼睁睁的看着周嘉鱼走掉,“他腿没事啊?”

沈一穷说:“……啊,爱好,爱好而已。”

张天师瞪着眼睛半天没说话。

飞机上面,沈一穷和周嘉鱼叽叽歪歪的了半天,而周嘉鱼也终于明白了他坚持要把轮椅带回来的原因。

周嘉鱼说:“你确定你要这样做吗?”

沈一穷说:“你愿意为我这么做吗?”

周嘉鱼说:“……你开心就好。”

沈一穷兴高采烈,喜气洋洋,周嘉鱼从他身上深深的体会到了什么叫做弱智儿童欢乐多。

到家后,沈一穷坐上了他千辛万苦搞来的轮椅,让周嘉鱼推着他回家了。林珏跟在后面,用看傻子的眼神看着他们两,全程和林逐水都没怎么说话,想来应该是想知道这两人要搞出什么幺蛾子。

然后周嘉鱼就把沈一穷推进了屋子。

家里三个师兄都在,周嘉鱼以为他们会打打斗地主什么,但是他一进屋子就感叹自己的想象力真是太不丰富了,因为他发现这几人居然围成了一桌麻将,黄鼠狼也凑了个角儿,之前一直念着周嘉鱼的小纸人则趴在沈暮四的肩头上,气氛看起来十分的和谐。

他们几个见到周嘉鱼推着沈一穷进来,都有点惊讶,沈暮四道:“一穷,你怎么了?”

沈一穷说:“师兄!你不知道,我们这趟出去,有多么的凶险!”

三人个师兄都围了过来,脸上或多或少的露出担忧之色。

然后沈一穷就开始瞎编乱造,说自己有多么多么的英勇,最后围了消灭反派,牺牲掉了自己的一条腿。

他瞎说的时候,周嘉鱼和林珏林逐水三人就坐在沙发上听着,开始周嘉鱼还要配合的应和两句,后来也懒得说话了,因为他发现随着沈一穷的胡说八道,三个师兄脸上的担忧都淡了下来,开始变成了面无表情。

其中沈暮四的表情尤为明显。

“腿断了?是吧?”沈暮四这么说。

沈一穷也感觉好像哪里不对,他道:“师兄……”

沈暮四没说话,扭头对着沈二白道:“二白,你师弟腿断了。”

沈二白摩拳擦掌的走到了沈一穷身边,说:“一穷啊。”

沈一穷说:“啊?”

沈二白说:“做人的,就要诚实,说断一条腿,就要断一条腿,你说对吗?”

沈一穷不吭声了,眼睛开始往周嘉鱼这边瞟,显然是想求救。周嘉鱼懒得理他,继续用余光偷看林逐水,沉迷在他的美貌里不能自拔。

沈一穷发现了周嘉鱼的无情,他张开口正打算说什么,整个人就被沈二白从身后搂住,腿则被沈暮四和沈朝三抓住。

沈二白狞笑道:“废了他的腿!”

沈一穷:“啊啊啊啊啊!!”他被抬起来,裤裆和客厅中央的柱子进行了亲密的接触——第三条腿,不也是腿嘛。

林珏看着哈哈大笑,眼泪都乐出来了,她看着撸着黄鼠狼肩上趴着小纸人的周嘉鱼,眼神柔和下来,轻轻的道了句:“这么多年,好像还真是第一次看见这里这么热闹。”

林逐水淡淡的应了声,语气虽然淡,但神情却带着柔和。

屋子里被放下的沈一穷捂着裤裆惨叫,其他三人冷漠的放下他,继续搓麻将去了。

小纸人高兴的搭在周嘉鱼肩膀上,用脸颊蹭着周嘉鱼的下巴,黄鼠狼哼哼唧唧,瞪着黑豆一样的眼睛继续吃醋。

林珏撸起袖子,说:“差角儿吗?我来搓两圈。”

“来啊,师伯。”沈二白高兴的招呼着。

哗啦哗啦哗啦,热闹的麻将声响了起来,周嘉鱼说:“你们玩着,我去做晚饭,晚上想吃什么?”

牌桌上的几人兴高采烈的点了菜。

周嘉鱼一一记下,正在往厨房走,一直坐在沙发上没怎么说话的林逐水也起了身,周嘉鱼起初还以为他是有事儿,谁知道他跟着自己进了厨房。

“先生?”周嘉鱼吓了一跳。

“没事做。”林逐水淡淡道,“顺手帮忙。”

周嘉鱼弯起眼角,笑了:“好呀,先生晚上想吃什么?”

林逐水道:“都可以。”他说完这句,短暂的停顿了一下,“不要木耳和胡萝卜。”

周嘉鱼突然觉得认真挑食的先生,真是可爱的要命……

晚饭的内容很丰盛,除了某个自己作死导致一下午都捂着裤裆苦兮兮的黑仔,大家都挺高兴的。

沈暮四问了他们这次遇到了什么事儿,周嘉鱼挺乐呵的把整个过程告诉了他。

三个师兄听完之后纷纷唏嘘说他们不容易,回来之后可以好好休息几天。

林珏第一次尝到周嘉鱼的手艺,第一口下去就露出惊艳之色,道:“我总算知道逐水为什么这么喜欢了。”

周嘉鱼被夸的挺不好意思的,很谦虚的客气着。

吃完饭,几人便各自回房休息,周嘉鱼有点睡不着,就趴在窗户边上看雪景。现在温度逐渐上升,积雪都开始渐渐融化,草木抽出翠绿的嫩芽,大地即将从沉睡之中苏醒过来。

“咚咚咚。”忽的有人敲了门。

周嘉鱼问了句:“谁呀?”

“是我。”林珏的声音传来,“已经睡了么?”

周嘉鱼说:“嗯……还没呢。”他过去给林珏开了门,见她笑意盈盈的看着自己,“有事吗?”

“没事,只是想找你聊聊天。”林珏道,“有空吗?”

周嘉鱼点点头:“有倒是有,在我这儿聊?”

林珏道:“去旁边的茶室吧。”

周嘉鱼这才知道院子里居然还有专门喝茶的地方,他来到这儿这么久了,好像对院子里的构造也并不十分了解,平时最多也就是让沈一穷带着他去林逐水和自己住的地方两点一线进出。

林珏沏好了茶,又点了两根香。她的容貌艳丽,乍一看上去,并不是个很好相处的人。但真的相处下来,却又会发现她对什么事儿似乎都挺宽容,是个很优秀的姐姐。

“你来这儿有半年了吧。”林珏挑起了话头。

周嘉鱼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点小紧张,点点头嗯了声。

林珏说:“嗯……你怎么看逐水的?”

周嘉鱼闻言立马正襟危坐,认认真真的说:“我觉得,先生是个好人。”

林珏端着茶杯的手微微抖了一下。

周嘉鱼说的严肃又认真:“非常非常好的人。”

林珏道:“就这样?”

周嘉鱼道:“不……不然呢?”一提到林逐水,他整个人就紧张的要命,害怕自己暴露什么。

林珏长叹一声:“你介意我抽根烟吗?”

周嘉鱼摇头。

于是林珏从包里拿出了细细的女士烟,点燃之后轻轻的吸了一口:“周嘉鱼,你谈过恋爱没有?”

周嘉鱼自己是没有谈过的,但这身体应该是谈过,所以犹豫之下,还是点了点头。

林珏道:“真的谈过?”她满目狐疑,随即马上想到什么,又换了种方式问,“我是说特别认真的那种。”

周嘉鱼说:“这个倒是没有……”他垂眸看着手里的茶杯,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林珏松了口气,她也看出了周嘉鱼的紧张,心下想着自己果然的话题果然把他吓着了,无奈的转移了话题,跳过了关于林逐水的事儿,开始聊了些日常。

如此一来,周嘉鱼才慢慢放开。

茶是好茶,初入口时微苦,之后却是悠长的回甘,周嘉鱼和林珏聊着他到这儿遇到的那些事儿,关于纸人,关于黄鼠狼,关于各种奇奇怪怪的事。

两人间气氛逐渐缓和,周嘉鱼也不再紧张,脸上带上了些笑容。

林珏觉得时机到了,她灭了烟,轻轻的开口,道:“周嘉鱼,其实,逐水……”逐水这两个字她才出口,便看到面前的青年的身体开始逐渐僵硬,好像被抓住了后颈要害的猫仔,全身上下的毛都炸了起来。

林珏:“……”林逐水到底做了什么让周嘉鱼会是这样的反应?

林珏咬了咬牙,直接说了:“我就只是想问问,你喜不喜欢林逐水?”她觉得自己的问题够直白了,谁知道周嘉鱼听完之后,点头如捣蒜,认真的说:“喜欢,我可喜欢先生了,他人那么好……”

林珏:“……”她沉默着替一晚上莫名其妙收了两张好人卡的林逐水默哀的三秒。

周嘉鱼还在说:“先生是我见过最厉害的人了!我特别喜欢他的!”他的眼神里全是星星,连林珏都能看出那种浓浓的仰慕。

看到这样的周嘉鱼,林珏竟是开始怀疑起了自己的判断,她一时间竟是有些分不清,周嘉鱼对林逐水的爱慕,到底是属于哪种类型,是对前辈的爱慕,还是……

周嘉鱼还在一一细数林逐水的好处。

罢了,看着这样的他,林珏放弃似得想着,看来有些事儿,真的急不得。

喜欢我五行缺你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我五行缺你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

猜你喜欢: 孽缘总裁的爱宠星辉落进风沙里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竞技]力争上游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陆太太的甜婚日常网恋翻车指南幽灵酒店我的心上人裴公子,吃完请负责你好,周先生女配是重生的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子夜十婚后被大佬惯坏了丝丝入骨风起时我有女主光环[快穿]在劫难逃无限游戏重生之小女子记事恰似寒光遇骄阳一生一世,江南老当富二代遇到富二代
完本推荐: 超级融合全文阅读竹马镶青梅全文阅读宠后之路全文阅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重生之逆转仙途全文阅读重生反派女boss全文阅读风起时全文阅读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蜜汁炖鱿鱼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全文阅读罪爱安格尔·黎明篇全文阅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全文阅读天谴之心全文阅读重生之恃爱行凶全文阅读掌上娇全文阅读狼叔驯养手则全文阅读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全文阅读穿书后所有讨厌我的人都来为我洗白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齐欢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明天下我真不是学神伯爵大人有点甜冥冥之中喜欢你画春光卦妃天下不二之臣神医弃女穿到民国吃瓜看戏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纨绔天医吞神至尊第一武祖大魔王娇养指南猛卒天神诀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吾家娇女金凤华庭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超脑太监重回一九九四冷宫娘娘有喜啦花娇余生有你,甜又暖重生似水青春掌欢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手机版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