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我五行缺你 >> 幻觉

小米出现在了两人的面前,她依旧提着那把长刀,整个人都看起来狰狞极了。

只是周嘉鱼却注意到,她脑袋上原本盘旋着的几个黑影,此时却已不见了踪影,不知道是消失了还是去了别的地方。

“杀了你,杀了你!!”虽然看见了林逐水,但小米显然并没有将他看在眼里,见到周嘉鱼站在原地不逃,举着刀就朝着两人冲了过来。

虽然周嘉鱼对林逐水信心满满,可看到这一幕还是不免有些心惊肉跳,他道:“先生,她力气特别大。”

“恩。”林逐水语气淡淡,随手一挥,面前便筑起了一道火焰构成的墙壁。因为惯性,小米来不及停住脚步,一头扎进了那火焰之中。

“啊啊啊!!!”发出凄厉的惨叫声,那火焰沾身便着,包裹着小米的身体燃烧了起来。

但很奇怪的是,小米的身体并没有出现任何变化,火焰灼烧的似乎并不是她的肉体,而是她的灵魂。

“啊啊啊啊——”小米的叫声起初凄厉,随后渐渐变得微弱,最后彻底沉寂下来,在地上翻滚着的身体也逐渐不动了。

周嘉鱼正想问她死了吗,结果居然看到小米的身体像是被抽干了水分似得,开始快速的萎缩不过片刻之间就变成了一具枯骨。

“这……”周嘉鱼吓了一跳。

“她应该早就死了。”林逐水道,“先下楼去吧。”

周嘉鱼说好。

这次林逐水带着周嘉鱼坐的电梯,直接从二十层降到了三楼。

徐鉴还在会议室里等他们,沈一穷也在里面,他的身边坐着四个瑟瑟发抖的人,就是和他们一起玩游戏的那四个。看来是趁着这会儿功夫,沈一穷已经将剩下的人找到了。

见到进门的周嘉鱼和林逐水,沈一穷面露喜色:“你们回来啦”

林逐水点点头,随后从兜里掏出了一个小小的布袋,他将布袋随手扔在了桌子上,说:“都在这儿。”

徐鉴拿起袋子,打开后从布袋中抖出了几十块拇指大小的小木牌,周嘉鱼站得近,清楚的看到木牌上写着人的名字。

徐鉴数了数:“没错,是六十九个。”

林逐水说:“烧了?”

徐鉴道:“好。”

话语落下,木牌上燃起了火焰,周嘉鱼清楚的听到,木牌在燃烧的时候,里面似乎隐约发出了小声的惨叫,好似燃烧的不是木牌而是被束缚住的灵魂。

“那个小米一开始玩游戏也没出事儿。”徐鉴看着燃烧的木牌,轻声叹息,“后来可能是出了意外,被脏东西盯上了。”

周嘉鱼道:“她和那东西签订了契约?”

“对。”徐鉴说,“估计是那脏东西要求她继续玩游戏,可玩的过程中一旦失败,就需要付出祭品的生命作为代价,所以小米就找了两帮人,一帮人给她打掩护,一起出现在直播间,另一帮人则在暗处被献祭了出去。”

“那这些人是……?”周嘉鱼看了这屋子的魂魄,木牌被烧焦之后都开始变淡,看起来似乎是要消失了。

“这些人,也被那小米骗着签了契约。”徐鉴说,“不过总比丢了命好,烧掉契约木牌应该就没事了。”

周嘉鱼说:“也对。”

林逐水道:“我们走吧。”

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直接烧掉。符纸的灰烬在空中飞舞,形成了一个门的形状,门中全是雾气,看不到尽头。林逐水做了个请的手势,示意他们先走。

那几个因为玩游戏被一起牵连进来的人先进了门里,不得不说,几人的表情都有点恍惚,看表情个个都一副我是不是在做梦的模样。

周嘉鱼跨进门里,眼前黑了下来,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见。身体有一种从水里面浮起来的感觉,就好像被什么东西托着,不断的上升,最后终于浮出了水面……

“咳咳咳……”清醒过来的周嘉鱼咳嗽着,他艰难的睁开眼睛,看见自己躺在地上,旁边还躺了几个一起玩游戏的人。

这些人也刚刚醒来,反应和周嘉鱼差不多,都在不停的咳嗽。

“呜呜呜,我再也不要玩这种游戏了。”屋子里的人缓过来之后,一种悲伤的情绪蔓延开来,有姑娘擦着眼泪,委屈的说自己以后要相信科学,再也不迷信,玩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旁边的男孩子深有所感,大家都心有余悸。

沈一穷醒的比周嘉鱼晚一点,他睁开眼睛,看见周嘉鱼,咳嗽几声后叫着周嘉鱼:“罐儿。”

周嘉鱼说:“你醒啦,黑仔。”

沈一穷从地上爬起来,环顾四周,说怎么没看见小米。

周嘉鱼说:“好像是没看见……”

他们正想着这事儿,门嘎吱一声开了,因为之前的后遗症,众人的头皮很明显的紧了一下,好在进来的人是林逐水而不是什么奇怪的东西。

“走吧。”林逐水睡说,“都躺在地上做什么?”

于是屋子里六个年轻人从地上爬起来,哭哭啼啼的往外走,路过楼下的时候,酒店前台还对着他们投来异样的眼光,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联想。

出去后,周嘉鱼帮四人打了车,将他们送走之后才去和林珏徐入妄他们汇合。

到了汇合的地方,徐入妄告诉他们刚才医院来了电话,说徐鉴已经醒了,又问他们事情进行的是否顺利。

周嘉鱼把他们玩游戏的事情给徐鉴说了,还说小米变成秃子之后提着刀追了他们几层楼。

沈一穷看起来精神也不太好,神色恹恹道:“是不是战斗力都和头发多少成反比啊?”

徐入妄说:“……我现在头发长出来了,你打击不了我。”

沈一穷遗憾的叹气。

“幕后主使呢?”林珏道,“让他跑了?”

林逐水淡淡的嗯了声,“留倒是能留下,只是若是要留他,屋子里那六十多个年轻人的命就救不了了。”

林珏闻言皱了皱眉,轻叹一声:“罢了,万事不能两全。”

林逐水道:“等过段时间,再把这件事收一下尾。”

收尾的意思大概是林逐水打算把那些人都一锅端了,只是不知道他要怎么找到他们,不过既然是林逐水,若是铁了心要动手,肯定有自己的法子。

几人离开酒店后,直接去了医院,想看看徐鉴的情况。

到了病房后,周嘉鱼看见徐鉴的确是已经醒了,坐在病床上休息,旁边坐了几个人,看样子应该是徐氏族人。

“师父。”徐入妄挺激动的,直接冲到了他的身边,“您没事了吧?”

徐鉴点点头,他的脸色显出一种重病之后的苍白,显然魂魄离体这种事儿无论谁遇上了都得大病一场:“嗯,没事。”

徐入妄松了口气。

“林先生,这次谢谢你了。”明明在魂魄的世界里,徐鉴还和林逐水表现的听熟络的,结果这一出来,又傲娇上了,“我们徐氏欠你了大人请。”他说这话的时候下巴还微微仰着,一副哼我又没叫你来救我,你既然救了我,我就勉强回报你一下的表情。

徐入妄看的哭笑不得:“师父,林先生这次费了大力气,我之前替您做了主张,和林先生承诺若是救下了您,我们徐氏就应下他三个条件。”

周嘉鱼本来还以为徐鉴会故意表现自己有点生气什么的,却没想到他叹了口气后,对着林逐水做了个抱拳的手势,都道大恩不言谢,谢谢这种字眼,说出来反而廉价了。

“你们先出去吧,我和林先生有些事情想单独聊聊。”徐鉴说了这么一句。

众人闻言都准备往外走,林珏出门之前还有点担心,补了句:“逐水,说话注意点啊,人毕竟是病人,真气出事儿了你岂不是白忙活了。”

林逐水不咸不淡的嗯了声。

徐鉴还说:“我会被他气出事儿?呵呵,别开玩笑了。”

林逐水也没吭声,结果周嘉鱼他们刚出病房,还没走远,就听到病房里传出来一阵徐鉴的咆哮:“林逐水你他娘的说什么?你说谁不如你了?我告诉你——”

后面的话周嘉鱼没听见,因为徐入妄扯着他们赶紧走了。

四人站在医院外面,想着事情被处理掉了,都松了口气。

周嘉鱼找徐入妄要了根烟,含在嘴里点燃:“我们现在去哪儿呢?”

徐入妄提议说:“不然咱们去吃夜宵?”

“不了不了不了。”沈一穷疯狂摇头,“罐儿这体质一吃夜宵准出事儿,百吃百灵。”

“真的假的?”林珏有点不信玄,“有这么邪乎?”

沈一穷举了几个例子,从吃菌子中毒到被强行碰瓷娶阴亲,吃夜宵导致的事故简直足以变成一部恐怖小说。

结果他不说还好,一说林珏反而来了兴致,撸起袖子说:“你这么说我真的好想试试啊。”

徐入妄说:“我也想看看能出什么事儿。”

沈一穷说:“哇,你们有毒啊?这种也想试?”

林珏说:“走走走,吃夜宵去,有火锅店吗?突然想吃火锅了。”

徐入妄很配合的说他知道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火锅店,味道不错,开车半个小时就到了,还问要不要让林逐水和他们一起。

“不说了,反正他也不喜欢在外面吃的东西。”林珏大手一挥,便定下了这件事。

周嘉鱼从头到尾都没有说话的机会,最后见他们都打算上车走人了,没忍住:“喂,你们不问一下我这个当事人的意见吗?”

“哦,你有什么想说的?”徐入妄问。

周嘉鱼之前一直觉得沈一穷说他一吃夜宵准出事儿纯属玄学,没有科学依据,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真要去试了,心里居然有一点虚,说:“我觉得有点困了,能不去吗?”

徐入妄看穿了周嘉鱼虚伪的灵魂:“那我们吃你在旁边打瞌睡好了。”

沈一穷和林珏在旁边点头。

周嘉鱼:“……”你们是人吗?是魔鬼吧。

于是就这么不情不愿的,周嘉鱼被强行架上了车,蔫嗒嗒的坐在后面。

林珏看着他这模样直乐,说:“哎,罐儿,你别这个表情嘛,妆还没卸呢,看起来太傻了。”

她这么一说,周嘉鱼忽然想起了一茬:“等、等等,一穷,我们进那栋楼里被小米追杀的时候,我还是保持着现在的样子的?”

沈一穷没有明白周嘉鱼问这个做什么,点了点头。

周嘉鱼:“……”他痛苦的捂住了自己的脸。

沈一穷见周嘉鱼这个表情,道:“怎么了?”

周嘉鱼说:“没什么。”他现在什么话也不想说了,他和林逐水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看着对方,他却保持着弱智的模样,说实话,这个模样他自己看了都好笑,也亏得林逐水当时很给面子的没有笑出声……

浪漫是不存在的,周嘉鱼甚至都想象出了自己在林逐水眼里的模样——那是一个傻笑着的弱智,就差掏出丝巾给他擦擦口水。

周嘉鱼心如死灰的瘫在后座上,也不想去管什么夜宵不夜宵的了。

车里的剩下三人都莫名其妙的,感觉周嘉鱼这表情简直像是突然被放了气的塑胶娃娃,浑身上下都在散发着一个丧字。

“没事儿,可能是饿了。”沈一穷用母亲般怜爱的眼神看着周嘉鱼,“待会吃点火锅可能就好了。”

此时凌晨四点,离天亮还有两个多小时,正是整座城市城市里最寂静的时候。

他们到达了徐入妄说的火锅店,惊奇的发现火锅店里居然还有另外两桌人。

“看来有事儿的不止我们。”徐入妄说了这么一句,然后上二楼进了个包厢后,便开始点餐。

红汤,微辣,牛油火锅,几人还要了一箱啤酒,说不醉不归。

周嘉鱼跟张皮似得软在椅子上,沈一穷过去把他拎起来,说:“罐儿,你到底咋了?”

周嘉鱼说:“那个……算了……没事。”

其他三人:“……”

沈一穷挠着头笑着:“周嘉鱼你这个样子真像个怀春少女啊。”

周嘉鱼:“……”

沈一穷哈哈直乐。

周嘉鱼被笑的恼羞成怒,说:“沈一穷,你真的十四岁就不是处男了?”

沈一穷:“……”

徐入妄哇了一声,林珏则挑眉:“一穷,十四岁?”

沈一穷没吭声。

“我倒是记得你十四岁的时候的确在上学。”林珏撑着下巴,灌了一口酒,“可是我记得你上的是男子初中啊……”

沈一穷瞬间脸涨红了。

周嘉鱼故意高声嚷嚷:“沈一穷,你一定是在骗我!”

沈一穷瞪大眼睛:“你凭什么污我清白……风水师的事,那能叫骗吗。”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做了个春梦”,“天天想小姐姐”之类,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一时间火锅店里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林珏无情的撕开了沈一穷的谎言,大家聊天的气氛热烈起来,酒桌上的酒瓶子一个接一个的空了,周嘉鱼喝了三四瓶,脑子开始发晕。

徐入妄和林珏正在划拳,沈一穷则在旁边倒酒:“徐入妄,你输了,喝喝喝。”

徐入妄也是海量,端起杯子咕咚咕咚就灌了下去。

“豪气!”林珏赞道,她又看向快不行了周嘉鱼,“罐儿,你酒量这么差啊?”

周嘉鱼趴在桌子上摇头,嘴里含糊着:“我、我去上个厕所……”他摇摇晃晃的从桌子边上站起来,摸索着往厕所的方向去。

解决了生理需求,又用凉水洗了个脸,周嘉鱼总算感觉状态好了一些。

他揉揉眼睛,顺手掏出兜里的纸巾擦了擦脸上的水渍,然后慢慢的从厕所里走了出来。结果当周嘉鱼拐过拐角,看到包间里的景象,刚才醉醺醺的酒意一下子便醒了,后背直接起了一层薄薄的白毛汗。

本该有几人坐着的包间里面空无一人,放在桌子中央的锅也空空荡荡,根本不像有人使用过的痕迹。

周嘉鱼小声的呼唤了几人的名字,却并未得到回应。

“他们人呢?”周嘉鱼看到这样的一幕,脑子里立马想起沈一穷说他绝对不能吃夜宵的话。

“不知道。”祭八说,“你去看看店里其他人在不在?”

周嘉鱼说好。

他们吃饭的时间太晚,还选了个二楼的包间,除了上菜时几乎就没见过服务员的身影。周嘉鱼噔噔噔冲下楼,朝着大厅离出口很近的前台望了一眼,心中微微的松口气。前台是有人的,一个长发姑娘坐在那儿,看起来似乎正在打瞌睡。

周嘉鱼走过去,道:“妹子……”他话才说一半,便卡在了喉咙里,因为坐在他面前的姑娘慢慢抬起头,本该是脸的部位,却被黑色的头发覆盖着。

周嘉鱼被吓的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转身就想跑,身上却传来巨大的笑声,他一扭头,看见沈一穷和徐入妄站在旁边哈哈大笑,而坐在前台上没有脸的姑娘一把薅掉盖在自己脸上的假发,露出林珏的脸来:“哈哈哈哈哈,罐儿,被吓到了吧?”

周嘉鱼惊了:“你们故意吓我?”

“我们就想给你个惊喜。”徐入妄这么着,慢慢的朝着周嘉鱼走过来,“好玩吗?”

周嘉鱼说:“人吓人吓死人啊!惊喜哪有喜……”

徐入妄笑道:“看来你被吓的不轻嘛,走啦,回去了。”

周嘉鱼面露无奈,正打算跟着徐入妄往前走,却感到自己的后背被重重的拍了一下,这一下力度极大,拍的周嘉鱼直接踉跄了几步。

“干嘛?”周嘉鱼莫名其妙的回头,看见本该站在他面前的徐入妄居然站在他身后。

“你在和谁说话?”徐入妄表情怪怪的。

周嘉鱼说:“我……”他忽的感觉自己的脑袋有些晕,重重的甩了甩头,“我在……”周围的场景一下子扭曲了起来,待周嘉鱼再次清醒时,却见自己居然还站在二楼的厕所里,刚才一楼发生的一切仿佛只是他的幻觉。

“我……我好像喝多了。”周嘉鱼有点不太确定到底是自己喝多了,还是撞邪了,他道:“你们还在吃?”

“在吃啊。”徐入妄说,“见你一直没回来,他们怕你出事儿,就叫我过来看看你,结果见你站在镜子面前发呆。”

周嘉鱼闻言朝着镜中看了一眼,在里面的的确确的见到了自己和徐入妄的身影。

“哦。”周嘉鱼说,“那可能是我喝多了。”

徐入妄笑了笑,他从怀中掏了根烟,递给周嘉鱼:“清醒一下?”

周嘉鱼没有客气,接过来含在嘴里,他正欲找徐入妄要打火机,却见他直接靠了过来,用自己嘴里已经点燃的烟点着了周嘉鱼含着的那根。

两人的脸靠的很近,气氛突然变得暧昧起来。周嘉鱼不由自主的后退了一步,有些不自在道:“我们回去吧。”

徐入妄没说话,他吐了口白色的烟雾,轻声道:“周嘉鱼,真喜欢他?”

周嘉鱼犹豫片刻,轻轻的嗯了声。

徐入妄叹气:“何必呢?”

周嘉鱼的喉咙吞咽了一下,不太确定徐入妄这句何必呢是什么意思。

“林先生那样的人物,想必不容易在一起吧。”徐入妄说的都是周嘉鱼担心的,“若是他知道你对他的心思……”

周嘉鱼沾了酒精的脑子本来就乱,此时听着徐入妄的话,更乱了:“我、我没打算让他知道,你不要告诉他。”

徐入妄:“他那么精明,你又能瞒多久?”

周嘉鱼抿唇,第一次在徐入妄面前露出固执的表情,在徐入妄的印象里,眼前的这人一直是柔软且温和的,没想到还有如此执拗的一面,周嘉鱼说:“我不知道,我也不想知道,总之,我不会主动放弃的。”

徐入妄说:“那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周嘉鱼道:“你?”

徐入妄点点头:“我觉得,我们挺合适的。”他看着周嘉鱼,神情非常的认真。

但这认真的表情却给了周嘉鱼一种压抑感,他又后退了一步:“徐入妄,抱歉,我们……不可能的。”

徐入妄步步紧逼说:“为什么不可能?我们明明很合拍。”

周嘉鱼已经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了,他说:“别说了,他们还在等我,我先回去了。”他把烟熄灭,扔进了垃圾桶,没有再理会徐入妄,绕开他往外面走去。

在要出门的时候,他听见徐入妄苦笑着说:“也对,能护住你的人,也只有他了。”

周嘉鱼的心情很复杂,他没想到徐入妄居然还对他有这方面的想法。如果没有遇到林逐水,周嘉鱼或许会想着尝试一下,可现在他的一颗心都被林逐水占住,若真要将就,于他于徐入妄,都不会是好事。

喜欢我五行缺你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我五行缺你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

猜你喜欢: 山海高中布家[竞技]力争上游掌上娇你比月色动人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婚后霸占娇妻迷弟的春天我能摸摸你的财神光环吗?嫁入豪门77天后婚后被大佬惯坏了我是如此喜欢你席爷每天都想官宣溺宠之绝色毒医子夜鸮为所欲为豪门闪婚之霸占新妻碎玉投珠痛爱北斗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萌妻太能撩,总裁得看好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霸总他又被离婚了我的心上人孽缘
完本推荐: 武神空间全文阅读宦官的忠犬宣言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巫界术士全文阅读妻居一品全文阅读女帝本色全文阅读重生之傲世仙妃全文阅读就等你上线了全文阅读武尊道全文阅读庶难从命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婚后霸占娇妻全文阅读无限游戏全文阅读国色生香全文阅读魅王毒后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皇后难为全文阅读年长者的义务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小蛮腰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九天神皇我是异界当神主首富小村医赝太子家有悍妻怎么破道祖,我来自地球逍遥侯冥冥之中喜欢你豪门巨星是我初恋画春光大符篆师巧为农家女承包大明婚姻生活的微分定理天定录猛卒来自地狱的男人穿越国漫动画之天赋系统神魔之玥上为尊未来天王我和二哈共系统凌天战尊纨绔天医娘娘,您躺赢了等到的永远,是你反派重生日记霸总他又被离婚了病娇毒妃狠绝色宋先生你又装病万古神帝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手机版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