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我五行缺你 >> 十鬼图

林珏很快查到了给他们寄来的,那个装满了指甲盖的纸盒的信息。这快递物流是从西南边一个偏僻的小镇上过来的,运了三天,最后被沈一穷拿到了。包裹上的寄件人是空的,只有一个座机电话,林珏打过去居然还打通了,只是却无人接听。

这如果是个一般的包裹,林珏估计随手扔了就完事儿,但她总觉得这事儿好像没那么容易完,所以让门卫多留意了一下这个电话和地址。

此时最难熬的夏天已经去了大半,炎热的气息开始缓慢消退,沈一穷的生日就在下旬,据说他家里准备了盛大的成人礼。

其他几人也在为沈一穷准备生日礼物,周嘉鱼想来想去,实在是想不出自己要送沈一穷点什么,最后还是林逐水给他出了主意:“你叠的纸鹤不是已经可以飞了么?就叠几只送给他吧。”

“就送纸鹤可以吗?”周嘉鱼有点迟疑。

“嗯。”林逐水道,“那不是一般纸鹤,关键时刻能救命的,以你现在的实力,估计半个月能叠出来一只就不错了。”他说着,随手从抽屉里掏出了一个盒子,“用这种纸会快一些。”

周嘉鱼接过来,对着林逐水道谢。

八月中旬的时候,沈一穷消失了几天,据说是回家订做衣服去了。

周嘉鱼问沈一穷的家在哪儿,沈一穷说了个城市,周嘉鱼一听:“那你家离着这儿还挺远啊。”

沈一穷说:“对啊,是挺远的,不过我生日那天会派专机过来,直接把你们接过去,不用担心这事儿。”

周嘉鱼说:“先生也去吗?”

沈一穷挠挠头:“问了先生,先生说去。”八月末其实天气还有些热的,只是这次是沈一穷的十八岁成人礼,林逐水估计也是破了个例。

周嘉鱼哦了声。

毕竟是家里最受宠的小崽子,沈一穷生日那天收到了不少礼物。周嘉鱼也把一盒子千纸鹤递给了沈一穷。那盒子外面是透明的,沈一穷看到里面是纸鹤被吓了一跳:“罐儿,你、你难道对我……”

周嘉鱼:“……你先打开别想太多。”

沈一穷咽了咽口水,伸手将盒子掀开了,盒子一开,里面七八只纸鹤就展开翅膀绕着沈一穷飞了起来。他激动道:“罐儿,这是你叠的?”

周嘉鱼点点头。

“我也和先生学过,但是学不会这个。”沈一穷挠挠头,他风水还行,但玄学这块就没什么天赋了,像是画符捉鬼之类的事更是只能勉强入门,所以每次和周嘉鱼遇到脏东西,都只能和周嘉鱼撒丫子开跑。

“送你的。”周嘉鱼弯着眼睛笑,“先生说这纸鹤带在身上可以保平安。”

沈一穷高兴的道谢,看起来的确是挺喜欢这礼物。

很快,沈一穷的生日便到了,他提前几天回了家,而周嘉鱼和林珏他们,则在前两天坐着专机过去了。

“今天晚上他们家好像有个拍卖会。”林珏在飞机上嗑瓜子,“带你过去看看新鲜。”

周嘉鱼第一次参加拍卖会,好奇道:“一般拍卖些什么呀?”

“拍卖的东西可多了。”林珏说,“玉器首饰,符纸画作,听说今晚有个压轴的玩意儿是你家先生手里出来的。”

周嘉鱼一听,看了坐在旁边的林逐水一眼。

林逐水表情不变,仿佛没有听见林珏的话。

下飞机后,沈一穷派专人直接接了他们过去。其实在看到沈一穷家里之前,周嘉鱼一直对沈一穷的家境没有清晰的认识,直到他看见了面前宏伟的建筑,和周围停着的豪车后,才真切的感觉到,沈一穷的确不是小富之家。

“林先生,这边请。”接待他们的人是沈一穷的哥哥,居然不姓沈,姓王,全名叫王飞胥,他说:“我已经为您准备了包厢,各位可以在二楼好好休息,晚宴和拍卖会的时间都在八点。”

林珏微微点头:“客气。”

“这哪里是客气。”王飞胥笑道,“若是招待不周,家父肯定是会怪罪我的,况且幼弟生辰,林先生林小姐和各位肯赏脸过来,已经是给了我们王家天大的面子。”

包间里什么东西都很齐全,周嘉鱼有点饿了,坐在沙发上啃了个苹果。

“罐儿,待会晚宴开始,随意一点,不想应付人就跟着朝三。”林珏怕周嘉鱼没经验,细细的和他嘱咐,“一般没人去烦他。”

周嘉鱼点点头,其实他心里有些好奇,林珏脾气好也就罢了,怎么会有人敢去烦林逐水呢?

结果晚宴开始之后,周嘉鱼才对林珏口中这个烦字,有了深刻的认识。

以林逐水现在的身份,一般人是不敢靠过来的,但奈何沈一穷是王家最疼爱的幺儿,成人礼上自然会宴请风水界各个巨擘,于是周嘉鱼就眼睁睁的看着一群七八十岁的老头子把林逐水给围了起来。

这要是寻常情况下,林逐水还能直接态度冷淡,不去理会,然而此时围在他身边的人都是年老的长辈,他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嘴上还是得稍微的应付一下。

林珏自然也不例外,围在她身边的人可是一点都不比林逐水身边的少。周嘉鱼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和沈朝三居然是最闲的,他是没人认识,沈朝三是长相威武又不喜欢说话,沉默的坐在那儿浑身上下都散发着生人勿进的气息。

周嘉鱼凑到他旁边开始吃东西。

来这儿的人虽然都不是冲着吃来的,可宴会上的食物却是丝毫没得挑,每一样都做的精致又美味,周嘉鱼心满意足。

沈朝三瞅了他一眼,也没说什么,继续保持沉默,两人这一片倒是挺清静的。

没一会儿,寿星沈一穷也从楼上下来了,人群里发出小小的嘈杂的之声,周嘉鱼能听见他们隐约在谈论沈一穷。

有的人低声介绍说这是王家的老幺,最受宠的那一个,现在跟着林逐水呢。还有人说这孩子天赋应该也不错,不然怎么入得了林家的法眼。

沈一穷穿着一身浅灰色的西服,面容上还有些稚嫩,但却少了点和周嘉鱼在一起时的那种随意,嘴角挂着非常形式的笑容。可以看出,他是很习惯这种场合的。

“吃饱了么?”沈朝三突然问了句。

周嘉鱼道:“啊?没有……”

沈朝三忽的就笑了笑,他道:“你还真是来这儿吃东西的。”

周嘉鱼说:“不然呢?”他又没有认识的人。

“那你再吃会儿,吃完了陪我去阳台上抽根烟吧。”沈朝三有点无聊。

周嘉鱼说:“你不理他们呀?”虽然沈朝三长得凶神恶煞的,但其实还是有人企图过来搭话,但大部分都被他硬生生的瞪回去了。有个姑娘胆子比较大,硬着头皮和沈朝三说了两句,结果被沈朝三一句我要吃东西了,给打发掉了……怪不得林珏要让他跟着沈朝三呢。

周嘉鱼又啃了一块牛排,才和沈朝三去了阳台上,沈朝三递了他根烟,两人也不说话,就这么默契的抽着。

这烟的味道很醇厚,周嘉鱼看了看牌子,发现自己没见过,就随口问了一句。

“小牌子。”沈朝三说,“自己做出来玩玩的。”

周嘉鱼:“……”好吧,林逐水的徒弟果真是个个卧虎藏龙。

“那人怎么一直在看你?”沈朝三忽的说了句。

“谁?”周嘉鱼没明白沈朝三的意思。

“哝。”沈朝三朝着阳台底下扬了扬下巴。

阳台下面是个巨大的蓝色泳池,旁边种植着各种漂亮的绿植,人们有坐有站大多都在交谈。

周嘉鱼顺着沈朝三指的方向看过去,却是注意到一个穿着白色的西服的男人正的在朝他的方向张望。这男人模样倒是长得很英俊,旁边站了个穿着红色长裙的女人,两人似乎是情侣关系,交谈时的神情非常亲密。而男人却抽空朝着周嘉鱼的方向,望了好几眼了。

“认识?”沈朝三问。

周嘉鱼条件反射的摇摇头,但摇完之后却又想起了什么,他的确是不认识这人的,但是身体的原主却可能认识,毕竟祭八给他传的记忆并不完全。

“记不清楚了,可能以前见过吧。”周嘉鱼收回了目光。

沈朝三嗯了声,道:“有事就说。”他向来不善言辞,沉默了一会儿,才又补了一句,“你人不错,大家都喜欢。”

周嘉鱼听着还有点小感动。

虽然沈朝三一直不喜欢交际,但奈何还是有熟人找上门,一根烟抽了一半,他被一个年轻男人硬生生的拽了进去,这人好像是沈朝三的朋友,沈朝三被拽进去的时候表情挺无奈的,对着周嘉鱼叮嘱一句让他八点之前过来,不要喝太多酒,有解决不了的事儿直接过来找他。

周嘉鱼冲着他挥挥手,看见沈朝三也被人流掩埋了。

这下只有他一个人空着,周嘉鱼撑着下巴正在思考自己要不要进去再吃点什么,却注意到周围的人朝着他投来了目光,还有人开始试图靠过来。

没了沈朝三这尊佛在前面拦着,周嘉鱼本就长了一副好亲近的模样,还挂了个林逐水徒弟的名号,也难怪周遭的人蠢蠢欲动。

周嘉鱼在发现这情况之后,马上站起来打算换个地方,谁知道他刚走两步就被人拦住了,拦住他的还是个年轻的姑娘,模样倒是挺可爱的,她道:“你叫周嘉鱼吧?我听说过你,是林先生的关门弟子?”

周嘉鱼道:“嗯……不好意思,我想去上个厕所。”

那姑娘张了张嘴,脸皮到底是没能厚到说出我陪你三个字的地步,只能悻悻的转身走了。

周嘉鱼松了口气,赶紧一路小跑的去了厕所,然后打算出去之后不去二楼了,去一楼找个犄角旮旯蹲着。

周嘉鱼正在怎么想着,门口却是传来一阵脚步声,随后一双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那人说:“周嘉鱼,你怎么会在这儿!”

周嘉鱼被这人吓了一跳,扭头看去,发现竟是一楼那个一直吵着这边望过来的白西服男人。他看着周嘉鱼的表情蹙着眉,显得有点嫌弃:“道上不是都说你死了么?”

周嘉鱼:“……”还真是遇到以前的同行了。

“我也以为你死了呢。”男人上下打量着周嘉鱼,眼神颇为不善,“但看你混得不错啊。”

周嘉鱼舔了舔嘴唇,轻声道:“不好意思,你好像认错人了。”

男人说:“认错人?就算你化成了灰我也不会认错。”

周嘉鱼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男人被周嘉鱼这么看着,却笑了:“你别这么看着我啊,难道我说错了?你现在跟着谁呢?”

周嘉鱼没吭声,转身就打算往外走,却被男人一把抓住了手臂,男人道:“哟,这么不给面子的?”

周嘉鱼回头:“放手,你想干嘛?”

男人说:“想干嘛?有好资源一起分享分享啊。”他笑了起来,这笑容倒是不难看,只可惜眼神之中邪恶的意味却非常的弄,“我交了个女朋友,你知道她姓什么么?”

周嘉鱼道:“我管她姓什么。”

男人说:“嗤,你真是没得救了,我告诉你,她姓林!”

周嘉鱼:“……”他突然有种不太妙的感觉。

“你既然能混进这个圈子,那该听说过林逐水这名字吧?”男人得意洋洋,“我女朋友是他侄女!也是林家人!”

周嘉鱼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他只记得林逐水的侄儿侄女挺多的……

“你呢?你跟着谁一起进来的?”男人又问,“刚看见你和一男人在阳台上抽烟呢,该不会……”他笑了起来,“你找了个男朋友?”

周嘉鱼心想我倒是想找男朋友,只可惜人家不要我啊,他有点烦了,不想和这人继续纠缠下去,说:“我和谁一起进来的关你屁事?还有,我告诉你,你最好别打那姑娘的主意,不然你给我小心点。”

男人没想到周嘉鱼居然敢理直气壮的威胁他,立马怒了:“你还敢威胁我,你以前做的那些事儿要是被人知道了——”

“我以前做的事儿怕被人知道,你以前做的事儿就不怕被人知道了?”周嘉鱼冷笑着反驳,这人还真当他是泥巴做的没脾气呢,“你要是真敢做什么,我保证你后悔。”

男人被周嘉鱼说得话弄得微微一愣,底气也少了三分,不过还在嘴硬:“你……你真以为撕开了他们会相信你?”

“那你可以试试啊。”周嘉鱼洗干净了手,拉出纸巾随手擦了擦,斜眼看过去,“不然咱们来个鱼死网破?”

男人不吭声了。

周嘉鱼冷笑着转身就走。

祭八冒出来赞了一句:“哇,罐儿,你脾气居然这么大的,我还以为你会被欺负了呢。”

周嘉鱼叹气,说:“脏东西我拿着没办法就算了,这样的人也想欺负到我头上。”他想起了之前男人和那侄女在一起的画面,决定还是把这事儿给林珏说说,免得小姑娘真的被骗了。不过话说回来,这人敢骗到林逐水身边,胆子也是挺大技艺高操的,让他莫名的想到了当初的那个周嘉鱼……

八点一到,便到了生日宴的高潮,沈一穷上台说了客套话,还倒了香槟塔。接着沈一穷的父亲也说了些什么,其中还特意感谢了林逐水,对林逐水殷切的态度溢于言表。

“罐儿。”林珏不知道什么时候摸到了周嘉鱼的身边,“还习惯么?”

周嘉鱼很老实的说:“不太习惯,人太多了。”他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

“不喜欢下次就不来了。”林珏笑道,“反正一穷也是最后一个成年的,你的生日是多久呢?”

周嘉鱼随口道:“已经过了,五月份的样子。”

林珏道:“五月多少号?”

周嘉鱼说:“十二……”他说完才惊觉自己好像说错了生日的日期,原主的生日似乎在夏天,但好在林珏脸上并没有什么异样,哦了一声。

周嘉鱼松口气。

灯光暗下来,巨大的六层蛋糕被推到了客厅中央,上面点着写着十八的蜡烛,宾客之中响起了祝你生日快乐的歌声,接着沈一穷吹灭蜡烛,许了愿望,又开始分蛋糕。

周嘉鱼也分到了一块,是林珏去给他拿的,周嘉鱼问林珏:“你不吃吗?”

林珏摇摇头:“热量太高了。”

周嘉鱼尝了一口,弯起眼角:“挺好吃的。”

林珏笑意盈盈的看着他,像是在看着一个有趣的孩子。

蛋糕之后,便是重头戏拍卖会,这拍卖会的参与者就没那么多了,只有少部分人收到了邀请函,林逐水自然不会被落下。

二楼是已经布置好的拍卖场,周嘉鱼跟着林珏上楼去的时候,林逐水已经落座。周嘉鱼坐在了林逐水的旁边,发现林逐水右手边居然有一杯喝了一半的香槟,他居然也喝酒……

似乎注意到了周嘉鱼的目光,林珏在旁边直乐,说:“你家先生又不是神仙,喝酒怎么了?他还抽烟呢。”

周嘉鱼惊了:“先生还抽烟?”

“嗯。”林逐水很坦然的应下了。

“我就说了,他没那么不食人间烟火的。”林珏道,“哟,今天他们拍的东西都挺有意思啊。”

周嘉鱼这才看向前方,发现不知什么时候右边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排小小的红字,写着今天的拍卖物。周嘉鱼的注意力全放到了最后一样拍卖物上,那是林逐水的一副画作,名字叫十鬼夜宴图。

周嘉鱼道:“这画的名字好奇怪。”

林珏笑道:“你要是看了画儿,会觉得更奇怪。”

两人正在聊天,寿星沈一穷也过来了,他今天打扮精致极了,和平日里穿着大裤衩子和周嘉鱼蹲在门口嗦面条的模样简直大相径庭,这会儿一屁股坐在周嘉鱼旁边,嘟囔着抱怨说他都要饿死了。

周嘉鱼顺手把桌子上的果盘递给他,他抱着就开始啃。

“今天有不少好东西呢。”沈一穷说,“看着,有什么看上的和我说。”

周嘉鱼正想赞叹沈一穷的豪气,就听到这兔崽子来了句:“我让你多看几眼。”

周嘉鱼:“……”你怕不是又要被打。

灯光被调成了温和的淡黄色,主持人持着小小的木锤,宣布拍卖会开始。

起初拍卖的都是一些玉器瓷器还有一些首饰,周嘉鱼兴趣不大,直到一盏漂亮的琉璃灯,被小心翼翼的放到了拍卖桌上。

之前的物件,主持人明明还要介绍一下用途和来历,可这东西,主持人的话语却简洁无比:“琉璃灯,起价五千万。”

这琉璃灯十分漂亮,是一朵莲花的形状,花瓣花蕊纤毫毕现,灯盏呈现出一种淡淡的浅蓝,底座上则是流水的图案,摇摇望去,仿佛一朵湛蓝的莲花飘在浅浅的水波之上。

“这灯和嘉鱼倒是般配。”林珏笑着说了这么一句。

这灯有什么作用?难道只是装饰品?周嘉鱼思考着,见到一屋子的人都没人举牌,似乎都在犹豫。

“一穷。”坐在旁边的林逐水轻轻开了口,“你帮我拍下来。”

沈一穷正在当他的吃瓜群众,听到林逐水这话也不惊讶:“好。”他也挺机灵的,在快要流拍的时候才举了牌子,还乐呵呵的说了句:“这灯挺好看的,流了可惜了。”

于是这灯竟是被沈一穷用低价拍了下来,虽然这低价也不低了。

“拍到了。”沈一穷笑道,“圆满完成任务。”

“不错。”林珏叹气,“你家先生这辈子最不适合来的地方就是拍卖会了。”

周嘉鱼面露好奇之色,而他的疑惑,在下一个展品里就得到解答。

下个展品是一个小小的玉镯,林逐水随手举了一次牌,周围的人瞬间发出哄闹声,随后这镯子的价格就爆了,周嘉鱼发现这些人好像不要钱似得,疯了似得开始举牌。

“看吧。”林珏摊手,“上次你先生图方便没麻烦别人,结果想拍的一块玉,结果炒的那玉的价格硬是翻了几番。”

周嘉鱼哭笑不得。

林逐水却好像已经习惯似得,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由着身边的人疯狂竞价,仿佛引起骚动的人根本就不是自己一样。

这个玉镯最后硬生生的被拍到了八千多万的价格,看得周嘉鱼咂舌。林珏说:“这镯子顶天了两千万……再往上谁买谁弱智。”只可惜在场弱智的人还真的挺多的。

拍卖品一件件的被买走,很快就到了压轴大戏——林逐水的十鬼夜宴图。

这幅画是卷着拿上来的,但还没打开,周嘉鱼就感觉到了上面与众不同的气息。

画卷慢慢展开,周嘉鱼看清了画中之物。那是十个张牙舞爪的厉鬼,坐在山坳之上举杯共饮,画卷整体颜色偏暗,但画中厉鬼的模样却活灵活现,仿佛下一刻就会从画中一跃而出。但这并不是最让周嘉鱼惊讶的,最让他惊讶的是,这画卷的背景,仿佛是活着的,云在飘,星辰在闪烁,还有树梢上的叶子,好似也随着微风拂动,但若是仔细看去,却又会发现,刚才的那些动感,只是自己的错觉……

全场都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这画卷上不能移开一刻,周嘉鱼也看呆了,他甚至有种自己好似要被吸进去的错觉,最后还是林珏拍了他一巴掌,把他拍醒了过来。

林珏似笑非笑:“这画儿虽然漂亮,可别被迷了神志呀。”

周嘉鱼这才如梦初醒。

喜欢我五行缺你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我五行缺你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

猜你喜欢: 丝丝入骨我有女主光环[快穿]痛爱山海高中风起时小冤家啊甜又黏冥冥之中喜欢你穿成大佬的娇软美人你比月色动人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你好,周先生我的心上人周末修囍子夜鸮你好,King先生老婆,你好!溺宠之绝色毒医妖精下山搞事业巨星,算什么?!我的蓝桥婚后忽然得宠穿越八零女配躺赢了豪门巨星是我初恋网恋翻车指南低调少奶奶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
完本推荐: 异界之极品奶爸全文阅读梅夫人宠夫日常全文阅读末世重生之幸黎在八零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穿越种田之棠梨叶落胭脂色全文阅读无限游戏全文阅读仙河风暴全文阅读我本厚道(gl)全文阅读史前养夫记全文阅读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全文阅读猫咪的玫瑰[星际]全文阅读[娱乐圈]情敌全文阅读最强弃少全文阅读蜀山全文阅读大魔头全文阅读带刀后卫全文阅读恶女从良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全文阅读一秒沦陷全文阅读间客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神魔之玥上为尊超神机械师天定录斗武乾坤神医弃女昨夜满花色我,赤犬,为所欲为!猛卒盘秦冷宫娘娘有喜啦卡牌密室(重生)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仙宫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至尊特工大数据修仙画春光快穿之历劫小妖精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于休休的作妖日常重生九零神医福妻时光和你我都要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天才神医宠妃穿越国漫动画之天赋系统冥王退休计划天赐良婿史上第一密探万界征战之召唤猛将来自未来的神探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手机版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