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我五行缺你 >> 房

天花板上的黑影看起来有些模糊,但也能认出是一个个人形的模样。周嘉鱼立马道:“师伯,天花板上有东西,朝着这边来了——”

林珏立马掏出符纸,随手给他们一人一张让他们放在口袋里,周嘉鱼本来以为这些符纸是避鬼的,谁知道他一将符纸拿在手里,本来模糊的黑影就现出了十分明显的形状。那是一个个歪着头的人,他们脖子比常人看起来更长一些,扭曲的歪着,脸色呈现出一种酱色的青紫,舌头也吐在外面,简直就是最标准的吊死鬼。

周嘉鱼能看见他们的具体模样,旁侧的的几人则能看到他们模糊的形态,最惨的是江旭涛,拿到符纸看见黑影之后吓的差点没从地上跳起来,嘴里骂了几句本地人才能听明白的脏话。

“师伯,这些人是屋子的吊死鬼。”周嘉鱼仰着头,描述了一下他们的外貌特征,基本确定了这些人的来历。

林珏闻言却是蹙起眉头,忽的说了句不对。

周嘉鱼正想问她哪里不对,便看到她忽的从兜里掏出一个塑料的口袋,那个口袋里装了一些类似香灰的东西,林珏手一伸,从口袋里掏了一把香灰,然后扔在了二楼的走廊上。

那些吊死鬼并没有靠过来,而是远远的看着周嘉鱼他们,脚步在介于一楼和二楼只见的天花板不断的移动,画面古怪又可怖。

林珏香灰一撒下去的下一刻,周嘉鱼就看到地上的那些香灰上面,迅速的出现了一些被人踩过的脚印,密密麻麻,仿佛这一层楼到处都是人。

“哈,我就说不止这几个。”林珏拍掉手上的灰烬,点了根烟含着嘴里,然后顺手撸起了袖子——她做这些动作相当一气呵成,看起来似乎早已经成为习惯。

“卧槽,怎么这么多人。”沈一穷站在林珏旁边,也看到了那些在香灰上面密密麻麻的脚印。

“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林珏说,“如果他们真的能在外面要了你们的命,为什么非要逼你们回来,还是说,他们想杀了你们有什么必要的条件?”她说着,把手里的袋子递给了周嘉鱼他们,让他们人手一把,往走廊的各个角落里撒灰。

周嘉鱼也抓了一把,认认真真的往右边的角落里去了,灰烬撒下去,不消片刻上面就浮起了凌乱的脚印——这二楼的走廊上面,当真挤满了阴灵。

“全在二楼,这挤满了得有一百多个了吧。”林珏观察着四周,忽的想起什么,“你女儿呢?这么大的动静还在睡觉?”

江旭涛战战兢兢道:“我叫她和她妈躲在屋子里,再大的动静也别出来……”

“哦,哪间屋子?”林珏问。

江旭涛说:“就是走廊右手的那一间。”他话还没说完,就看到林珏大步走到了那屋子里,伸手敲了敲屋门,“有人么?出来啦。”

隔了一会,屋子门嘎吱一声开了,江旭涛妻子的脸从门后露了出来,她满脸惊恐,颤声道:“解决了么?”

林珏摇摇头,“你确定要待在屋子里不出来?万一里面有东西怎么办。”

“不会的。”妻子小声的说,“那些东西只敢在外面,不敢进卧室。”

“不敢进?”林珏道,“我想进卧室看看,可以么。”

妻子和江旭涛对视一眼,她见江旭涛点了点头,便将门拉卡了一个缝隙,示意他们进去。

周嘉鱼跟在林珏身后,也看到卧室里面的情况。

这是一间非常的普通的卧室,除了那张过分大的床之外,就没有什么引人注目的东西了。周嘉鱼看到江旭涛的女儿芽芽穿着睡裙坐在床上,表情之中并没有想象中的害怕,反而显得有些麻木,似乎早已经习惯了家中这些过分的动静。

虽然没有特殊的装饰,但是这卧室却让周嘉鱼觉得非常的不舒服,一进屋子,就有一种被许多眼神盯着的感觉,他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目光来源,只能顺手揉了揉手臂上的汗毛:“师伯,着屋子感觉不对呀,我怎么总是觉得有人盯着我。”

“嗯……我也有这样的感觉。”林珏也有这样的感觉,她似乎也在寻找什么,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

“你们没有感觉到自己在被盯着么?”林珏问江旭涛的妻子。

妻子挽起耳边的发丝,声音柔柔的:“有啊,可是那些东西都不敢进卧室的,总比待在外面好吧。”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被看着,总比被掐强。

那些东西又开始在天花板上狂奔,咚咚咚的声音听的人浑身发凉,江旭涛已经有点受不了,坐在旁边的凳子上直喘粗气。

周嘉鱼在屋子里没发现什么怪异之处,却忽的注意到躺在床上的芽芽似乎正在玩什么玩具。

仔细看去,周嘉鱼却是看到那是一个芭比娃娃,黄色的头发,颜料绘成的五官和塑料制成的肢体都让它看起来非常的虚假。芽芽将芭比娃娃抱在怀里,小声的对着它说着什么。

这芭比娃娃非常的普通,可当周嘉鱼注意到它时,却感觉这娃娃身上充满了一种难以言喻的违和感,似乎……有哪里不太对劲。

周嘉鱼道:“江先生,这娃娃是你买给你女儿的?”

江旭涛没明白周嘉鱼突然提到芭比娃娃是什么意思,点点头:“对的,她从小就喜欢娃娃。”

“她一直抱着这娃娃睡觉?”周嘉鱼说,“我能看看那个娃娃么?”

江旭涛道:“当然可以。”他并没有觉得芽芽手中的娃娃有什么问题,便上前道,“芽芽,把娃娃给爸爸看看好不好?”

芽芽本来缩在被窝里,听到这话立马慌乱的摇了摇头。

“芽芽?”江旭涛继续劝道,“你听话,只是看一看,爸爸不会动娃娃的,一会儿就还给你。”

芽芽死死的抱着娃娃,还是不肯。

江旭涛似乎拿固执的女儿有些手足无措,但见周嘉鱼也没有要放弃的意思,还是咬了咬牙,道:“芽芽听话,爸爸只看一会儿。”

他说着,伸手将那娃娃硬生生的从芽芽的怀里拖走了。

芽芽死死的抓着娃娃不放,但却抵抗不了江旭涛的力气,在娃娃被拖走之后,眼睛里开始迅速的积蓄泪水,随即嚎啕大哭起来。

江旭涛只能硬下心肠装作看不见,把娃娃递给了周嘉鱼道:“您看吧。”

周嘉鱼接过娃娃,心里点不好意思,毕竟如果这娃娃真的没问题,他总感觉自己有点欺负小朋友。

“娃娃怎么了?”林珏相信周嘉鱼的灵感,知道他肯定是觉得有问题才会讨要这个娃娃。

“不知道,感觉不太对劲。”周嘉鱼检查着娃娃的身体,“又说不出来那种感觉……”

但仔细看过之后,娃娃却似乎并没有什么异样,旁边的芽芽还在嚎啕大哭,周嘉鱼正在犹豫要不要把娃娃还给人家小姑娘。

在旁侧的沈一穷忽的道了句:“这娃娃可以拆卸的吧?”

周嘉鱼道:“我没玩过,可以吗?”

沈一穷:“……你什么意思,我娘的也没玩过啊。”

周嘉鱼说你别装了。

沈一穷气得龇牙咧嘴。

在和江旭涛确认之后,他说这娃娃的确是可以拆卸的,还可以换上别的手和脚,做出不同的姿势。

于是周嘉鱼抓住娃娃的下半身和上半身,微微用力,娃娃便被拆成了两半。

“啪嗒”一声,娃娃的身体刚一分开,就有一个短短的东西从里面掉了出来,落在了地板上面。

周嘉鱼起初以为那是一根棍子,然而在林珏那把东西捡起来后,他却发现那不是棍子,而是一根骨头——一根纤细的指骨。

“指骨。”林珏手里捏着骨头很确定的说,“女人的小指。”

江旭涛完全没想到自家女儿的娃娃里面居然有这么个东西,脸色瞬间铁青,扭头看向还在继续哭的芽芽:“芽芽!!这是怎么回事!!”

芽芽一个劲的哭,不肯说话。

“芽芽,你哪里弄来的骨头——”江旭涛也是有点急了,伸手抓住了芽芽的手臂,“这东西能随便塞在娃娃里面么?你到底是从哪里弄出来的!”

“老江,你把芽芽弄疼了。”妻子还算冷静,赶紧劝道。

江旭涛这才冷静下来,松了口气对着芽芽连声说了对不起,但他的神情只见还是有些焦躁之色,对这截指骨的反应格外的强烈。

周嘉鱼想起之前看江旭涛手臂上的伤痕时,那个手印似乎就缺了一根手指,估计追着他们的那脏东西和这截指骨有脱不开的关系。

妻子哄着女儿,好一会儿芽芽才不哭了,但还是伸手要娃娃,林珏把娃娃检查了一遍确认娃娃里面没有别的东西了之后,才伸手还给了她。

“娃娃,娃娃。”芽芽这么叫着,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娃娃的脑袋。

“芽芽,你告诉爸爸,那骨头是从哪里拿来的?”妻子擦着女儿的泪水,细声细气的询问。

芽芽垂着头不说话。

好在妻子的耐心很足,又问了好几次,芽芽才终于开了口,她说:“阁楼上面。”停顿片刻后,说了一句让大家头皮发麻的话,“有好多呢。”

“走,去阁楼看看。”林珏说,“把芽芽也带上吧。”

江旭涛的表情此时十分复杂,显然是没想到自家女儿会和这事儿也扯上关系。妻子叹了口气,抱起芽芽道:“走吧。”

芽芽表情还是怯生生的,缩在母亲的怀中看着周围的人,死死的抓住那个芭比娃娃。

几人很快就到了阁楼,阁楼很小,而且看起来似乎很少人来,江旭涛掏出锁开了门,周嘉鱼注意到地板上全是铺的非常均匀灰尘,看样子至少有一个月的时间没人进来。

“芽芽,那东西在哪儿?”妻子继续发问。

芽芽指了指角落。

众人朝着她指的方向围了过去。

阁楼是用来堆放杂物的,角落里也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周嘉鱼看到了几幅画,一些不用的家具,周嘉鱼还看到了一个木箱,他本以为芽芽所说的东西就在木箱里,但是打开之后发现木箱里只有旧书。

“没看到啊。”林珏找了一圈,也没见道芽芽说的指骨。

“芽芽?”妻子又看向女儿。

芽芽用柔柔的声音道:“在墙角里面……”

周嘉鱼闻言,隐约间想到了什么,他直接放开所有杂物,看向了墙角,果不其然,在尖尖的墙角处,白色的墙壁剥落了一小块,露出里面灰色的水泥,而在水泥里面,有白色的东西镶嵌其中。

周嘉鱼蹲下来仔细看后,发现那是一排排列的非常整齐的指骨。

“这里!”周嘉鱼叫道。

众人听见他的声音,都围了过来看到了那一排排镶嵌在墙壁里面的骨头。这些骨头由到大依次排列,粗略数了数就有十几根的样子,显然不止一个人的。

“有锤子之类的东西么,我想再锤开一点看看。”周嘉鱼观察了一下这面墙壁,觉得墙壁后面肯定不止这些露出来的这部分。

“有的,阁楼里就有。”看见指骨之后,江旭涛的脸色更难看了,他转身在阁楼另一边找出了锤子,递给了周嘉鱼。

周嘉鱼拿着锤子敲敲打打,很快墙壁表面就剥落开来,露出后面墙灰后面的东西。

“……这是什么?”周嘉鱼看到裸.露出的水泥里镶嵌着的东西,“符纸?”

“是符纸。”林珏很肯定,“等等,先别敲了,这符纸后面还有东西,现在敲开不合适。”她摸了摸下巴,“怎么感觉这符纸是镇着下面的那些脏东西用的。”

符纸并不止一张,而是整整齐齐的码在墙后面,将砖墙和墙灰隔开了。

林珏说暂时不动了,先各自睡觉去,等到明儿早晨,江旭涛叫个施工队过来,直接把阁楼上的墙全给砸开,看看后面的东西。

江旭涛虽然说着好,但也是一副睡不着的模样。

林珏倒是想得开说既然那些东西不敢对他们动手,就再下楼看看吧,多涨涨经验……

周嘉鱼心想这他娘的还能涨什么经验。

于是一伙人回到了一楼,周嘉鱼就躺在沙发上眼睁睁的看着那几个吊死鬼在天花板上跑来跑去。他还数了数,这些吊死鬼的确有十二个,从小到老,应该就是之前在这栋屋子里出事的那一大家子了。

其他人没周嘉鱼看的这么清楚,但也被那咚咚咚的脚步声扰的不胜其烦。

最后周嘉鱼还没受不了,藏在他兜里的小纸先毛了,自从佘山事件之后,小纸的脾气就差了很多——特别是面对外人的时候。

小纸从兜里冲出去,直接顺着墙壁开始往上爬,其他人本来在聊天,然后眼睁睁的就看到小纸冲到了天护板上面,又开始撸袖子。

周嘉鱼看的是目瞪口呆,小纸撸起袖子之后就抓住了一只吊死鬼,一口把那吊死鬼给吞了。

周嘉鱼:“卧槽——”

其他人的反应和周嘉鱼差不多:“卧槽——”

“小纸!!”周嘉鱼怒道,“你怎么乱吃东西!拉肚子了怎么办!”

其他人:“……”重点是不是错了啊??

小纸连吃了三个,原本扁扁的肚子都鼓了起来,打了个嗝儿之后才又回到了周嘉鱼的身边,哼哼唧唧的躺在了周嘉鱼的腿上。

周嘉鱼道:“你别乱吃东西啊!这些不干不净的——也不怕吃坏了肚子。”

林珏看着周嘉鱼感觉他就是个看着自己宝贝儿子去吃了脏兮兮路边摊的忧心家长。

“不好吃。”小纸还委屈,“吵。”

周嘉鱼道:“乖哦,再忍一会儿就天亮了。”

他们两个在这里父子情深,坐在旁边的江旭涛却默默的往便便移了移,看小纸的眼神里充满了惊恐。

好在小纸生气之后,天花板上那咚咚咚一个劲到处乱跑的脏东西安静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心理作用,他总觉得在小纸爬上去之后,那几个脏东西的神情之中多了几分畏惧之色。

熬了一晚上总算是到了天亮,一大早江旭涛约的施工队就来了。

过来之后施工队如林珏吩咐的那样,开始拿着工具拆楼顶阁楼上的墙壁。

虽然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可当真的看到墙后面的东西时,众人的心还是颤了颤。只见水泥表面的墙壁上面,整整齐齐的码着一根根排列整齐的人骨,这些人骨显然是属于不同的人,但是却以一种非常整齐的规律,一根一根密密麻麻的镶嵌在墙壁之上。而在人骨之外,则是一些黄色的符纸,林珏看了符纸,没能认出来符纸的来源,但也能依稀猜出这些符纸的作用。

“报警吧?”那包工头看见这么多骨头,被吓得不轻,工人们也不肯干活了。

“抱吧。”林珏同意了。

于是江旭涛报警,林珏则在一楼二楼都转了一圈,装完之后告诉了江旭涛一个不幸的消息:“我怀疑那些骨头一楼二楼都有。”

江旭涛打了个哆嗦:“您的意思是……”

“对。”林珏说,“你们这栋别墅,全是用人骨包起来的。”

江旭涛听见这话差点没背过气去,他似乎还有点不信,硬是让包工头在一头的墙壁上开了个口子。结果不开还好,一开却真的看到林珏说得那些人骨,最可怕的是一楼墙壁里镶嵌的是人的头骨,掀开墙纸之后就能看见白森森的骨头整整齐齐的嵌在墙壁上,头骨有大有小,有老有少,光是开口的那个部位,就有十几个之多。

“这房子赶紧推了吧。”林珏道,“说不定地板里也全都是人骨。”

江旭涛脸色难看的要命,坐在沙发上一个劲的抽烟,连话也说不出来了,直到警察出警,他才又问了林珏一句:“林小姐,您看……这墙壁就这么打开了,那些东西会不会就这么出来?”

林珏挥挥手说没事儿,待会儿她在这里画个符阵,把灵魂超度了就行,不过这里怨气很大,建议江旭涛找个和尚再净化一下,还顺手给了江旭涛一个慧明的联系方式。

周嘉鱼总觉得林珏这推销的手法特别顺,于是私下里悄悄的问了一句。

“反正江旭涛也不缺钱。”林珏说得很理直气壮,“同行吗,互相帮衬帮衬……况且慧明愿不愿意接不也是他的事儿么?”

倒也是这么个道理,周嘉鱼想,现在的风水行业服务也是越来越发达了。

警察来后,迅速的检查了现场,把剩下的墙皮全给剥了。

这不剥不知道,一剥吓一跳,真的如林珏所料那般,几乎每一层的墙皮后面都是密密麻麻的骨头,天知道这栋楼里到底死了多少人。难怪当时林珏在二楼撒香灰的时候,看到满地都是脚印子,当时周嘉鱼还在想哪里来的那么多脏东西,现在一看,那些脚印果然是有原因的。

警方显然也被受害者的数量吓到了,马上进行了调查,调查期间江旭涛一直很紧张,不过紧张的不是警察,而是害怕自己离开这栋房子之后再次出现那晚的情况。

好在在警察局过了一晚时,江旭涛酣然入睡,没有再被什么奇怪的声音吵醒,而他的妻女在隔壁的酒店,身上也没有再出现青紫的痕迹。

江旭涛最担心的事情似乎就这么解决了。

至于是谁在房间里嵌入的指骨,目前嫌疑最大的是房子的第一任主人,那对目前已经找不到任何信息的夫妻。江旭涛虽然知道他们的大概资料,但并没有具体线索,这对夫妇的名字是真是假,离开这屋子之后去了哪儿,都不确定。

而林珏则猜测,之前惨死的一家十二口,可能和这房子有点关系。墙壁里的符纸锁住了大部分的阴灵,但在阁楼上的墙壁出现破损之后,阴灵从那里溜了出来,蛊惑芽芽进了阁楼里,还将一根指骨藏在了娃娃身体里面。

这大概就是江旭涛他们为什么搬出去了反而会被掐的浑身是伤的缘故。至于那些阴灵为什么非要江旭涛他们搬回来,林珏倒是觉得那些都脏东西在外面并没有杀人的能力,最多就是在人身体上留下一些痕迹,只有将人逼回屋子,才能继续下一步……

万幸的是,江旭涛反应迅速,很快就找到了能够处理这件事的人。

事情就这么结束,江旭涛对林珏表示了万分感谢。当然,酬劳肯定是少不了的,具体酬劳的是什么,周嘉鱼就不清楚了。

在离开的时候,周嘉鱼看到江旭涛的女儿芽芽抱着娃娃站在母亲的怀里,她看着要离开的众人,神情之中带着些迟疑。

周嘉鱼走上前,蹲下来问她怎么了。

芽芽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娃娃,然后说了一句,她说:“我的娃娃,是不是以后都不能说话了。”

众人:“……”

周嘉鱼还挺冷静的,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芽芽不想和其他小朋友一起玩么?其他小朋友比娃娃更有趣哦。”

芽芽道:“可是他们会讨厌我。”

周嘉鱼道:“芽芽这么可爱,他们不会讨厌你的。”他从怀中拿出了一只纸鹤,放到了芽芽的手里,“叔叔送芽芽一个小礼物好不好,这只纸鹤可以保护芽芽,在没人的时候,它还会飞起来哦。”

芽芽看着纸鹤露出笑容嗯了一声把纸鹤小心翼翼的放进了兜里,江旭涛夫妇估计以为周嘉鱼在哄孩子,并未将他的话放在心上,但林珏他们却清楚,周嘉鱼并没有在撒谎。

“走啦,罐儿。”沈一穷在后面叫道。

“好。”周嘉鱼站起来转身,跟着他们一起离开。

喜欢我五行缺你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我五行缺你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

猜你喜欢: 丝丝入骨陆太太的甜婚日常留香当白富美成为贫困女宠你上天无法自拔萌妻太能撩,总裁得看好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总裁的爱宠好想住你隔壁跟男神离婚以后[娱乐圈]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巨星,算什么?![竞技]力争上游独占成婚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我的蓝桥我有女主光环[快穿]别打扰我赚钱在劫难逃掌上娇我能摸摸你的财神光环吗?大佬的娱乐圈女神豪门重生之长媳难为许你万丈光芒好
完本推荐: 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全文阅读掌上娇全文阅读重生之贵女难求全文阅读锦帐春全文阅读溺宠之绝色毒医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海贼之成就系统全文阅读古代试婚全文阅读古穿未之星际宠婚全文阅读问道章全文阅读为所欲为全文阅读重生之恃爱行凶全文阅读史前养夫记全文阅读狂仙全文阅读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大魔头全文阅读巨星,算什么?!全文阅读带刀后卫全文阅读妖神全文阅读痛爱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伯爵大人有点甜同桌修仙,中二无边仙宫顷洛惊华承包大明重回一九九四错嫁权臣:此生岂服输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放肆[娱乐圈]都市剑说窃香(快穿)都市奇门医圣诡秘之主婚后忽然得宠男神投喂指南快穿之修炼有成天降我才必有用超强兵王在都市冷宫娘娘有喜啦佛系少女不修仙药门仙医女总裁的神医兵王凤策长安巧为农家女绝代名师书穿女配很低调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于休休的作妖日常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手机版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