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我五行缺你 >> 度假时光

把江旭涛家里的事情解决之后,剩下就是美妙的度假时光。

众人都换上了轻松的着装风格,T恤短裤人字拖,完全配合着这阳光灿烂的天气。周嘉鱼因为体质问题也比较喜欢夏天,众们定了个靠海的酒店,就在里面住下了。

不过住了一天之后,周嘉鱼总觉得好像少了点什么,左思右想都没想起来,只好开口问了大家。

“少了什么?”沈一穷喝着冰镇的啤酒,瘫在沙滩椅上面,“想不起来。”

“少了什么?”林珏则是趴着,“不知道……”

倒是旁边正在玩水的小纸突然来了一句:“小黄呢?”

众人:“……”

林珏立马直起身体,表情颇为尴尬:“啊,我记得呢,它也到了吧,我打电话去问问它在哪儿了……”

然后周嘉鱼就看见林珏拿起电话剥了个号码,嗯嗯啊啊一番后表情越来越尴尬,最后挂断之后满目愧疚:“我对不起小黄。”

“怎么了?”周嘉鱼愣了,“它没事吧?”

林珏道:“没事倒是没事,就是运过来的人以为它是普通黄鼠狼,给它吃了几顿猫饲料。”

众人陷入沉默。

周嘉鱼默默的移开了眼神,看向蔚蓝的海岸,轻声道:“是我们对不起它。”

几个小时后,笼子里的小黄被送到了他们的面前,送的人还和林珏说这黄鼠狼脾气不好啊,让林珏小心一点别被挠了。

林珏连声应好,看着那人走后才把小黄放出来。

“咔咔咔咔咔!!!”小黄一出来就开始大叫,如果它现在能说人的话,估计百分之八十都是在对着他们骂脏话。

林珏赶紧说:“小黄,不是我们忘了你,是情形太凶险了啊,我们怕你受伤,想着办完事再接你过来,对吧,罐儿?”

面对小黄狐疑的眼神,周嘉鱼很冷静的说:“是的,当时情形非常的可怕……沈一穷,你来告诉小黄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沈一穷本来正在往嘴里灌啤酒,听到这话差点没被呛死,他猛烈的咳嗽几声,委屈的看着周嘉鱼和林珏,然而委屈并没有什么卵用,他的师伯和师娘此时眼神都是冷血且无情的。

“好吧。”沈一穷只能硬着头皮说,“我来说说。”

接着沈一穷就编了一个他们在骨头房子里大战脏东西的凶险故事,剧情之引人入胜,简直能写出一部万字小说。大家包括小黄都听得津津有味,最后沈一穷结尾的时候,林珏还说了句:“就没啦?”

沈一穷说的口干舌燥,闻言怒摔杯子:“没了!!”

“哦。”几人露出遗憾之色。

虽然小黄被遗忘了几天,但沈一穷的故事抚平了它内心的伤痕,它没有再纠结自己被迫吃猫粮的事情,转身和小纸愉快的玩水去了。

一黄鼠狼和一纸人在蔚蓝的海边嬉戏,这画面充满了治愈的感觉——当然路过的人看到是不是这么想的,周嘉鱼就不知道了。

蓝天,白云,大海,沙滩,还有新鲜的海鲜和好喝的啤酒。

周嘉鱼晚上一口气吃了五只芝士龙虾,最后腻的不行,一个劲的往嘴里灌酒。

沈一穷则沉迷椒盐烤虾不能自拔,不过吃饭之余不忘叮嘱周嘉鱼,让他少喝点,毕竟周嘉鱼的酒量简直是个大问题。

“我以前酒量可好了。”周嘉鱼已经喝得有点吐字不清,“白的能喝三斤,黄的随便来几箱……”

“那你以前是做什么的呀。”林珏也在旁边喝酒,撑着下巴笑眯眯的问。

“我是公务员。”周嘉鱼含糊的说,“可、可厉害了……”

大家听到这话,都默契的笑了起来,林珏也弯起眼角:“不错不错。”

周嘉鱼显然是喝大了,整个人的表情越来越呆,最后握着手机宣称他想他家男人了,要给他家男人打电话。

一直围观的林珏看着这个模样的周嘉鱼实在是忍不住,从周嘉鱼手里拖过手机,拨了个号码,然后按下免提。

“喂。”电话响了两声就被人接了起来,林逐水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淡淡的,却带着柔和的味道,他叫他,“罐儿。”

“先生,先生。”周嘉鱼一听到林逐水的声音就开始大叫。

“嗯?”林逐水显然是非常敏锐的听出了周嘉鱼的状态不对,“你喝酒了?”

周嘉鱼大着舌头说:“没、没喝……我就是想和先生说说话,说说话。”他说完这句,自个儿先傻乐起来,随后又有些委屈道,“好几天没看见先生了,怪想的。”

林逐水闻言沉默了片刻,轻轻叹了口气,随后语气里竟是带了一点宠溺般的无奈:“我明天就回来,你们是在S市,事情办完了么?这次有没有被吓到?”

周嘉鱼自豪的说先生不在,他才不害怕呢。

两人一问一答,空气中充满了恋爱的酸臭气。

最后沈一穷先受不了了,走到角落里抱着小纸默默的垂泪,说他也想谈一场这样的恋爱。善解人意的小纸同情的伸手薅了几把沈一穷的头发以示安慰。

林珏越听脸上笑意越浓,插了句:“你家罐儿喝醉了就一直说想你呢。”

林逐水听到林珏的声音一点不意外,他道:“你拨的号码?”

“你怎么知道?”林珏疑惑。

“他那么怂。”林逐水说,“就算喝醉了估计也不敢给我打电话。”

林珏说那可不一定呢。

于是下半夜里,其他人继续吃吃喝喝,周嘉鱼则抱着他的手机讲个没完,之前他和林逐水相处的时候一直因为紧张而有些拘谨,现在酒精麻木了神经,反倒是变得活泼起来。

最后晚上各自回房休息的时候,周嘉鱼把已经变得滚烫的手机躺在枕边,迷迷糊糊的对着电话那头的林逐水说自己困了。

“睡吧。”林逐水道,“明天见。”

周嘉鱼眼睛慢慢垂了下来,陷入深眠之中,直到他睡着的那一刻,林逐水的电话都处于通话状态,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挂断的。

第二天,周嘉鱼起床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身体仿佛变成了一根木头,从头到脚都是麻的,他从床上爬起来,发现自己的手机因为电量太低已经关机,而窗户外面阳光普照,显然时间已至正午。

周嘉鱼隐约记得他和林逐水打电话的事情,但是后面具体说了些什么,却是全然不记得了。

宿醉之后的头疼困扰着周嘉鱼,他洗漱完毕之后出了房门,看见林珏他们有的在泳池里游泳,有的则在旁边坐着开始晒太阳了。

周嘉鱼走过去的时候,沈一穷正在让小纸帮他抹防晒霜,小纸认认真真的摸着,见到周嘉鱼过来了,高兴的叫了一声爸爸。

“小纸。”周嘉鱼揉着头,“昨晚我们到底喝了多少啊。”

沈一穷说:“六七箱吧。”

周嘉鱼:“六七箱?!这么多?”

沈一穷面露鄙视:“你喝三瓶就倒了,剩下的都是我们喝的。”

周嘉鱼:“……”酒量不好,也不能怪他吧。

不过喝醉的好像也不止他一个,至少从脸色上判断,沈二白和沈暮四应该也处于痛苦的宿醉的症状里。

休假的时光就是这样,可以把脑子彻底放空,什么事都不去做,什么事都不去想,假装自己是一条没什么目标的咸鱼。

周嘉鱼去了旁边的沙滩,挖了个把自己给埋了,就露出一张脸在外面,当然,为了防止晒伤,周嘉鱼还让小纸给他在头部的位置打开了一把伞,用于减少紫外线。

沙并不冰凉,被阳光晒出了温热的温度,里面夹杂着的海水让沙变得格外柔软,贴着肌肤十分舒适。

周嘉鱼躺着躺着,面前的阳光却突然暗了下来,他微微睁开眼,看见一个人逆光站在他的面前。

那人轻轻的叫了他一声:“周嘉鱼。”

在听到这声音的刹那,周嘉鱼的身体有一种触电的感觉,酥酥麻麻的触感从指间一直往上,直到电击到了他的心脏。

“先生。”因为被埋在沙里,周嘉鱼一时间也不能爬起,只能开始慢慢的挣扎,想要从沙堆里爬出来。

林逐水却慢慢弯下了腰,单膝跪在了沙地上,他道:“别动。”

周嘉鱼停止了挣扎,他看到林逐水的脸离他越来越近,最后只隔了几厘米的距离,林逐水的声音柔柔的,他忽的问:“你闭眼了吗?”

“闭了。”周嘉鱼撒了个小慌。

林逐水的唇下一刻就印了上来,先是额头,然后是鼻梁,最后便是沾染了海水味道的双唇。

周嘉鱼心脏狂跳,他爱死了林逐水唇舌之间那股淡淡的檀香,香如其人,淡雅,温和,却又带着凌冽的冷意。

吻渐渐加深,两人的呼吸都有些乱了,周嘉鱼有些情动,手也从沙堆里挣扎了出来,但是手上全是沙子,他也不敢伸手抱住林逐水,只能微微用力支起身体,回应着林逐水的吻。

一吻结束,林逐水的薄唇变成了漂亮的绯色,更将他的肤色衬托的白皙如玉,当真是一樽让人移不开眼睛的玉美人。

“你真的闭眼了?”林逐水又问了一遍。

周嘉鱼不明白林逐水为什么要如此纠结这个问题,茫然道:“为什么一定要闭眼呢?”

林逐水陷入沉默。

就在周嘉鱼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他却是道了句:“书里说睁着眼睛接吻会发现对方不好看。”

周嘉鱼:“……”又是师伯给的书吗?他笑了起来,认真的说:“先生很好看,无论近看远看,都特别特别好看。”

林逐水蹙起眉头,看表情似乎有些不信。

周嘉鱼便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了他的额头小声道:“先生是我见过的最好看的人,眼睛,鼻子,嘴……好像雕塑一样精致。”

林逐水道:“从没有人对我说过。”

周嘉鱼哑然,他倒是没有想到过这茬,林逐水自幼便失明,天赋奇高,性子冷清,身边的人为了讨好他哪里敢轻浮的夸他好看。或许他从未意识到自己的容颜对于其他人到底有多强的吸引力,想到这里,周嘉鱼再一次觉得自己捡到大宝贝。

“他们都很怕我。”林逐水说,“你一开始不也怕我么。”

这倒也是,林逐水那冷如冰霜的气场,让人看了的确是有些畏惧,不过相处之后便会发现其实他的性子并不太冷,甚至于有些时候说得上可爱,周嘉鱼笑道:“现在不怕了。”

林逐水点点头,伸手抓住了周嘉鱼的手臂,将他从沙堆里拉了出来,两人便一前一后回酒店去了。

到了酒店,林珏笑眯眯的招呼他们,道:“回来啦?”

“嗯。”面对林珏的笑容,周嘉鱼不知怎么的就有点不太好意思,虽然表情没什么变化,但是耳朵尖却又开始泛红,他冷静道:“先生什么时候回来的?”

“他?”林珏哈哈直笑,“他刚到,放了行李马上去找你了。”

周嘉鱼轻轻的哦了一声。

身上全是沙子,周嘉鱼决定先去冲个澡,等他冲完澡出来后,几人已经开始讨论晚上吃什么,最后一致决定找酒店租烤肉架自己做烤肉。

“罐儿,你之前不是说过你烤肉特别好吃么?”沈一穷说,“我期待好久了,趁着这次放假赶紧试试吧。”

“好啊。”周嘉鱼同意了。

于是几人便开始准备烤肉的食材和烤肉架,周嘉鱼说他知道一个烤肉的配方,肉切好之后加上蜂蜜和海鲜酱油,味道特别的好。

沈一穷在旁边流着口水捧场,说师娘您做什么我们都爱吃。

周嘉鱼听着哭笑不得,心里却想起了上次林珏开玩笑说直播吃沈一穷的事儿。如果沈一穷有味道的话,那百分之八十估计都是巧克力口味的。

炭火升了起来,各种烤肉材料也全部上了架,周嘉鱼穿着围裙在旁边烤肉,这儿虽然太阳大,但是气温却不是很高,只要站在阴凉处,温度很快就会降下来。

沈一穷和小纸一人拿个盘子站在烤肉架旁边,脸上全是垂涎之色,等到第一块肉烤好之后,两人分享了美味,吃的眼泪差点都下来了。

周嘉鱼一直觉得他们吃东西的反应有点夸张,不过作为厨师,看到吃东西的人这种反应心里其实还是挺高兴的。

“这次遇到了什么事?”林逐水也拿到了周嘉鱼烤好的肉,他尝了一口,也露出满意的表情,随口问了句他们的行程。

“就是一座全是骨头房子。”林珏喝着啤酒,大大咧咧道:“没什么大事儿,挺轻松的。”她说完这话才想起之前自己好像撒过谎,赶紧看了眼在她旁边坐着的黄鼠狼。果不其然,心眼颇小的小黄正瞪着那双黄豆大小的黑眼睛谴责的看着她,似乎在怪她自己说过的谎也忘了。

“咳咳咳。”林珏咳嗽几声,赶紧补充道,“其实也遇到了点波折。”

林逐水哪里会听不出林珏语气里的变化,他倒也没有细问,淡淡道:“没受伤就好,以后这种事,先问过我再把他们带出去,免得出什么意外。”

林珏点头称好,又问林逐水去哪儿了。

林逐水说了一众人都没想到的话,他说:“我去找了徐惊火。”

“什么?徐惊火?”林珏一下子坐直了,“你找到了么?”

林逐水点点头。

林珏道:“那问出点什么了没?”

林逐水的手指在桌面上轻轻的敲了敲,给了一个答案:“他不肯说。”

林珏托着下巴:“他可是徐氏的人,做出那些事情的动机我觉得很有问题,身后肯定有别人,只是搞不明白,他为什么不肯把这件事说出来,徐氏都没了,他还想做什么?”

林逐水摇摇头,并不接话。

“算了,先不提他。”林珏举起酒杯,“现在我们是在度假,不想那么多,尽情享受假期吧。”

徒弟纷纷响应,周嘉鱼也喝了一杯。

不过昨天他已经喝得有点多,此时并不敢牛饮,只是轻抿一口。

烤肉盛宴受到了大家的热烈欢迎,酒足饭饱之后,天色已经暗下。这里的夜晚并不寂静,晚风吹拂着海水,卷起层层白沫扑打在沙滩上面,带着咸湿味道的海风让人的心情跟着舒缓下来。

林逐水晚上也喝了一些酒,此时身上带着股淡淡的酒气,他坐在周嘉鱼的身边,轻声问他想不想去海边走走。

周嘉鱼说好啊好啊,于是便被林逐水牵住了手,两人一前一后,朝着沙滩的方向去了,留下几个单身狗露出艳羡之色。

“搞得我也想谈恋爱了。”林珏往嘴里灌了一大口酒,嘴里嘟囔着。

“我也想。”沈一穷有点醉了,表情悲伤,“我才不要七十三谈恋爱,那时候都老得起皱子了……”

“算了,不提了,喝!”林珏再次举杯。

周嘉鱼被林逐水牵着,沿着海岸线慢慢的走着。他没穿鞋,脚踩在柔软的沙滩上,细细的沙子挤入了他的指缝中间,有些痒酥酥的感觉。

两人交谈并不多,但气氛却很好,周嘉鱼用余光看着林逐水的侧颜,总觉得自己的心脏像是一颗放进了水里的泡腾片,一个劲的往外冒着泡泡。

“你在看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周嘉鱼的眼神太过炽热,林逐水竟是感觉到了。

“嗯。”周嘉鱼有点不太好意思,但还是承认了,他低声道,“先生很好看。”沉默片刻后又补充了一句,“怎么看都看不够。”

林逐水的脚步忽的停了,他微微偏过头,用脸对着周嘉鱼,然后以一种严肃的语气认真道:“又想吻你了怎么办。”

周嘉鱼没想到林逐水会如此自然的说出这句话,愣了片刻后,红着耳尖嗯了一声。

于是那天夜里,回到自己房间的周嘉鱼嘴唇已经有些肿了,躺在床上一个劲的到处打滚。

小纸在旁边用莫名其妙的眼神看着他,问爸爸你怎么啦,身体不舒服吗。

“儿子,我的傻儿子。”周嘉鱼抱着小纸用额头蹭着它,“我太高兴啦——”

小纸歪歪头,还是一副不明白的样子。

周嘉鱼于是也不解释了,哼着歌儿摸了摸它的脑袋:“没事,你还小呢,等大一点就知道了。”

不过他又愁了起来,现在佘山就只剩下小纸一个纸人了,等小纸到了娶老婆的年纪怎么办呢?也不知道是喝得太多了还是怎么着,周嘉鱼少有的多愁伤感起来,他想起了自己重生之前的那些朋友,突然就有些想念他们了。

如果可以的话,他或许应该找时间回去看看,周嘉鱼这么想着,眼睛一闭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度假的时光总是美好且短站的,众人在S市玩了大约十几天,然后才恋恋不舍的回家——因为快要过年了。

“得回去采买年货呢。”林珏说,“今年我要做年糕……罐儿,你知道年糕怎么做么?”

周嘉鱼说:“知道倒是知道,但是没亲手做过啊,为什么突然要自己做?”

林珏道:“心血来潮?”

周嘉鱼只是觉得林珏有些奇怪,倒也没有细究。

一月份,年味一下子就浓了起来,红色的窗花贴在了玻璃上,还有火红的灯笼也挂上了屋檐。

林珀提前过来拜年的时候正好看见周嘉鱼缩在林逐水的怀里打瞌睡,林逐水用毯子把周嘉鱼包起来,然后抱在怀中,自己则塞着耳机似乎在听什么东西。

林珀被这画面吓了一跳,战战兢兢的叫了一声叔。

林逐水却好像已经猜到他在想什么,直接低头亲了亲周嘉鱼凉凉的耳朵:“起来了,睡太久晚上睡不着。”

周嘉鱼含糊的应了声,不肯动弹。

林逐水面上似有些无奈,但也没有再叫周嘉鱼,反倒是对着林珀做了个噤声的手势。

于是林珀只好坐在了旁边的沙发上,等着周嘉鱼自然醒,好在周嘉鱼在感觉周围有其他人之后很快就醒了,睁开眼看到林珀后还有点不好意思,挣扎着想要从林逐水的怀里起来,却被他按住轻轻的拍了拍后背:“先把衣服穿好,别冷着。”

周嘉鱼嗯了声,缩在被子里开始穿好外套。

林珀看着情形看的表情僵硬,最后干巴巴的问了句:“叔……”

林逐水直接说了句:“以后他也是你叔叔。”

林珀:“……”

林逐水道:“有什么问题?”

林珀只能用一种神魂恍惚的语气开口喊了声:“周叔。”

周嘉鱼心里憋着笑,脸上故意满目慈爱,说乖啊,叔叔给你做好吃的,最后说着自己没忍住笑了出来。

林珀笑得简直比哭还难看,估计他得花很长时间才能想明白,为什么林逐水会突然就弯掉了。

喜欢我五行缺你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我五行缺你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

猜你喜欢: 裴公子,吃完请负责溺宠之绝色毒医风起时陆太太的甜婚日常在劫难逃席爷每天都想官宣周末修囍嫁给有钱人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于休休的作妖日常女配是重生的福宝的七十年代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布家幽灵酒店降智女配,在线等死[快穿]无限游戏恰似寒光遇骄阳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独占成婚不要在垃圾桶里捡男朋友[快穿]原来你是这样的宋医生时光和你我都要老婆,你好!低调少奶奶
完本推荐: 穿越后所有看不起我的人都来宠我全文阅读尖叫女王全文阅读偷天全文阅读喜良缘全文阅读祖传手艺全文阅读仙界修仙全文阅读乖,后妈有赏全文阅读折腰全文阅读阿娇今天投胎了吗全文阅读神医废材妃全文阅读黄半仙=活神仙全文阅读猫咪的玫瑰[星际]全文阅读国色芳华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皇恩全文阅读寒鸦全文阅读问道章全文阅读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全文阅读现代天师实录[位面]全文阅读为师妇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北宋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霸总他又被离婚了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我真是非洲酋长斗武乾坤天下末年魔临从1983开始穿越国漫动画之天赋系统明韵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汉阙穿去史前搞基建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超感应假说绝世倾城之尊主归来万界征战之召唤猛将九天神皇无垠仙宫超神制卡师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我家道观通往仙界大唐:神级欧皇系统百变道具师火影之无限旅行者觅仙道天才神医宠妃超强兵王在都市

我五行缺你最新章节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全文阅读手机版 - 我五行缺你txt下载手机版 - 西子绪的全部小说 - 我五行缺你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