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诡行天下 >> 第7章 猫与鼠

展昭和白玉堂听说了小猴儿的事后,就想去找他谈谈,展昭很怀疑小猴儿是不是知道些关于刘真人死的事,特别是他那句满含怨恨的“去死吧”,实在不该出自那么小的孩子之口。

跟那几个小地痞打听了一下小猴儿的住址,说是在伊水边的王家村,那村庄本来也没几个人,他们家住在最南面。很好找,一大片荒地当中就一所小屋,门口还停着口棺材,是河里捞上来的空棺,猴儿他娘用来接水用,瞧着家人多邪性吧。

另外,白玉堂还问了一下他们关于那几个小乞丐的事。

几个地痞起先有些犹豫。

白玉堂看出些门道来,拿出银子,“说真话,我不会跟别人说你们说过什么的。”

几个地痞对视了一眼,最终抵不过那一大锭元宝的威力,如实说了出来。

原来那日死的三个少年当真不是什么乞丐,而是三个假扮成乞丐跟人要钱的小地痞,住在南城的破庙里头。

“住破庙里?”展昭有些疑惑,“没有家么?”

“是野孩子,南城那一带有个马腹祠堂,是当地的渔民给马腹大仙建造的。原本有香火,可后来因为地方太偏荒废了。那地方后头还有个乱葬岗子,平日城里人都不敢去,可对那些没银子的野孩子可是个好地方,能安身还能挣钱。”

“挣钱?”白玉堂不解。

“好多没主的尸体都抛在乱葬岗,去摸一圈,死人身上多少能淘换出些宝贝来,再不济,割了头发来买也能换几顿饭。”

几个小痞子提供的线索就这么多,问他们关于尸体为何不见、县太爷为什么死、尸体去哪儿了,众人都一概不知。

白玉堂还是打赏了他们,回头和展昭商量,去哪儿查?

“这会儿天黑了吧?”展昭问白玉堂。

白玉堂看了看天色,“差不多了。”

“小猴儿那里咱们明早再去吧,最好是能跟他谈谈,要不然先去马腹庙?”展昭提议。

白玉堂觉得可行,就点头答应。

两人先带了小四子和箫良回客栈,让两个小孩儿留下休息。毕竟,大晚上的带了孩子去乱葬岗可不像话。

安排妥当后,白玉堂和展昭出门,往伊水河边走。

“如果公孙在这儿就好了,让他验一验刘真人的尸体。”展昭自言自语,“看看这马腹究竟是怎么杀人的。”

“七窍流血的死法不多,大多是中毒,可没理由当地仵作查不出来。”

“不是死了么。”展昭一笑,“我觉得,其他的仵作应该也不敢去看那些尸体了。”

“这么说来,最先死的那些衙门口的人,还真是有很好的威慑作用。”白玉堂仰脸看了看天……此时夜幕已至,天上有厚厚云雾,那一轮新月被遮得若隐若现。

这种小镇晚上冷冷清清,黑得厉害。

“没月亮?”展昭突然问。

白玉堂挑眉,有些惊讶地看展昭。

展昭只是笑了笑,“我看不见东西,不过能感觉到光,今晚特别黑,一点光都没有。”

白玉堂点了点头,公孙之前写信也说了,展昭伤得不重,只是暂时失明。换句话说,展晧的目的就是让展昭暂时失明,并不是要伤害他……为何要让一个人暂时失明呢?有什么目的?

马腹祠在城南,而此时白玉堂他们在城北,得渡河过去才行。

到了伊水河岸边,发现船都拴在渡头,船上没人。不远处一个茶棚里倒是亮着灯,里头隐约传出说话声。

“大概船工在那里休息。”白玉堂带着展昭往那儿走,老远,就听到有人说话,还是个姑娘的声音,“哎呀,我们又不是不给你银子,都说了要赶路,大哥你行行好渡我们过去么!”

白玉堂微微一挑眉,声音耳熟啊……

“像是来时遇到的那姑娘。”展昭看不见,声音却是记得特别清楚。

到了茶棚前往里一看,果然,三凤四凤正背着行囊站在桌边,三五个大汉坐在茶棚里,有的吃面有的喝茶。

两个姑娘像是要请众人渡船过去,只是船夫们都不肯。

白玉堂和展昭挑起门帘子进来,白玉堂说了一声,“船家,雇船渡河。”

“呃……”

那几个船夫起先见三凤四凤俩丫头,也没往心里去,想着打发了就算了,可如今看到白玉堂和展昭也要渡河,为难了起来。

“两位公子,咱们这船晚上不过伊水,是规矩。”伙计耐心跟白玉堂说,“马腹大仙晚上看到船,会来翻我们船的!”

白玉堂和展昭都忍不住皱眉。

“你们以前有人被马腹翻过船?”四凤不满,“拿话搪塞我们吧?!”

“不是……”几个船夫也没法子,“真不敢,难道有银子还不挣么?!”

白玉堂见船夫们一脸的无奈,估计是真有忌讳,想了想,重赏之下有勇夫么,不行那就只好等到明早了。

想罢,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来,递给船家,“去么?”

几个船家看了那张银票,眼都红了,就有些犹豫,彼此对视了一眼。

“娘的,撑死胆大饿死胆小!”这时候,其中一个皮肤黝黑的结实汉子站了起来,对白玉堂道,“你那张银票给我,我拿回家给我老婆孩儿,一会儿我渡船送你们过去,死了也值了!比孩子跟着我受穷强。”

白玉堂点了点头,将银票给了他,“不会让你死的。”

“成。”那人收了银子,跟身边几个兄弟交代了一下,自己万一没回来,就拜托帮着照顾家里。

几个兄弟都点头答应。

白玉堂和展昭出了茶棚来渡头等。

那汉子挺讲信用,住得也不远,回去将银票给了家里后,就来渡头将自己的船撑了出来。

白玉堂拉着展昭上了船,三凤四凤也跟着跳了上来。

“唉!”船家挡俩丫头,“你俩怎么也上来了?”

四凤嘟囔,“一起的!”

船家看了看白玉堂和展昭,两人都不说话,也没阻止。

三凤四凤赶紧上了船,船家也不好说什么,撑船离了岸,往对岸行去。

伙计站在船尾小心翼翼地摇着橹,白玉堂和展昭就坐在他身边,确保真有什么东西窜起来,也能一刀解决了它。

三凤四凤则是坐在船里,好奇地看着展昭和白玉堂,猜测着两人的身份。

展昭问船夫,“这位大哥怎么称呼?”

“哦,叫我老四就行啦!”船夫笑了笑,“公子,你们大晚上的过伊水,去城南办事啊?”

白玉堂点点头,问,“这马腹的传说,有多久了?”

“哇……那可旧了。”老四叹了口气,“我听我爷爷说过,我爷爷那可是听他爷爷说的!”

“这么多人说有马腹,你们都见过活的么?”展昭笑问。

“哪儿能啊。”老四摇摇头,“这位公子不瞒你说,我们好些人,之前都不怎么相信……伊水也向来挺太平的。就今年这一年啊,也不知道谁得罪了那马腹爷爷,出了那么多事儿。”

“都出了多少怪事?”

老四听展昭问,就絮絮叨叨将这几天的怪事都说了一遍,也权当给自己壮壮胆。

白玉堂在船头坐着,注意到有一堆堆的杂草漂过,零零散散一团团,就想细看。

“公子,那是死老鼠。”老四让白玉堂别看了,挺脏的。

“怎么那么多死老鼠?”白玉堂一下子想到了下午从成里狂奔而过的鼠群。

“那些老鼠不知道发了什么疯,下午那会儿,先是从伊水那一头出来,然后狂奔了一圈,穿城而过又都跳回了伊水里头,淹死了好多……傍晚的时候就浮起来了一大片。官府准备明儿个一早带人来捞了去烧掉,不然怕有疫情。”

正说这话,白玉堂就感觉展昭轻轻地拽了一下他的衣裳角。

白玉堂看他。

展昭指了指耳朵。

那老四还想说话,就见白玉堂对他轻轻一摆手。

老四愣住了。

同时,就听到哗哗的水流声中,似乎有别的划水声音……

还没听明白怎么回事,老四就见白玉堂伸手一把抓住他袖子往后猛地一扯……说时迟那时快,老四刚刚一个趔趄栽倒在船尾,就听到“哗啦”一声巨响。

一个巨大的东西破水而出……

“啊!”四凤三凤就看到有一条大鱼从水里窜了出来,张大了嘴一口咬过来,若不是船夫被白玉堂拉开了,这一下稳咬上。

白玉堂猛一看到那条大鱼也是一皱眉。

这东西看似是鱼,但体态肥硕,满嘴獠牙,身上光滑至极似乎还有些虎纹斑痕。背上有一把扇子一般的背鳍。

“玉堂,低头……”

白玉堂还不太确定这究竟是不是鱼,就听到身后展昭的声音传来。他已经感觉到了背后浅浅一丝寒意袭来……这寒冰一般的剑气只有展昭那柄巨阙才能发出来,就猛一矮身。

三凤四凤只见展昭背在身后的手上拿着一根长形布包,此时,蓝色的布包已然打开,一柄黑色古剑的剑柄露在外面,展昭背过手一抽剑……

寒光闪过之,巨阙在空中轮了一圈破空而过,龙吟之声叫人不寒而栗。

白光过处,就听到“刺啦”一声,是皮肉被利刃砍到后撕裂的声音,清清楚楚。

那大鱼的侧身出现了一个大血口,“轰”一声……横向倒向了一旁,缓缓沉入河底,咕嘟咕嘟地冒起了一串血泡。

白玉堂站直了身子,抬手轻轻接住几根飘飘扬扬落下的黑发,回头看了展昭一眼。

展昭挥手向下一甩……巨阙上的血珠落回了水里,“仓啷”一声宝剑还鞘,展昭一偏头,说了声,“抱歉。”

白玉堂扔了头发,淡淡回了一句,“你刚刚叫我什么?”

“呃……”展昭眨眨眼,“我刚刚有叫你么,我说鱼啊!低头。”

白玉堂摇了摇头,伸手去扶起看傻了眼的老四,“没事吧?”

“……”

老四良久才回过神来,“娘……娘啊!你们,你们刚刚砍中马腹大仙啦?”

“只是条鱼而已。”白玉堂对老四道,“继续划船吧。”

“哦……”老四战战兢兢地跑去继续摇船,这一回,一路除了大片的死老鼠之外,再没看见别的。

船到了岸边之后,白玉堂又赏了老四一些银子,让他去城南找家客栈住一晚,明天一早再划船过河比较安全。

老四乐得合不拢嘴,拿着银子上镇上找客栈去了,临走,还告诉了展昭和白玉堂,马腹祠堂的走法。

三凤四凤似乎急着赶路,跟两人道了谢就急匆匆跑了。

展昭和白玉堂按照老四告诉的路线,往不远处的山上走,打远处已经能看到山上那若隐若现的祠堂。

“刚刚那个是什么?”展昭问白玉堂,白玉堂给他形容了一下那鱼的样子。

“不说那马腹也是虎纹么?莫非是将这怪鱼当成马腹了?”

“八九不离十吧。”白玉堂低头,注意到前方有一块高起的石头,想跟展昭说,却听到路边的草丛一响。

他一愣神,展昭已经绊到了,身子往前一倾。

白玉堂赶紧上前捞了一把……接了个稳妥。

同时,就见一只野猫从草丛里窜了出来,嘴里叼着一只老鼠,看到白玉堂和展昭,也是吓了一跳,呆呆地站在路中间,绿油油一双眼睛盯着两人看。

“没事吧?”白玉堂扶住展昭问。

“没。”展昭有些尴尬,站稳了刚想说话,就听到一声惨厉的猫叫传来。

这大半夜的,猫叫声显得分外凄惨也异常吓人。

白玉堂回过头,只见那猫横躺在了地上。

“什么东西?!”展昭听到了声响。

白玉堂拉着他往前走了几步,从怀中掏出火折子来点上,蹲下观看……只见那野猫嘴里咬着死去的老鼠,已经僵硬,七孔都在往外冒着血。

展昭戳戳白玉堂的肩膀,“怎么了?”

白玉堂站起来,“猫死了……好像那死老鼠有毒。”

“唉……”展昭幽幽地叹了口气。

白玉堂回过了神,转脸看他,纳闷他叹什么气。

就见展昭手指轻轻搔了搔下吧,道,“猫和耗子真是冤家,死都死在一块儿了。”

白玉堂咳嗽了一声。

展昭眨眨眼,“那耗子什么颜色的?”

白玉堂望天,收起火折子,拉住他手腕,“走吧……”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诡行天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

猜你喜欢: 人小鬼大魔临意识轮回逆反之罪恐怖故事群创造至高阴府真君深夜书屋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旱魃神探尸王小道长诡行天下神魂之判官虚界巫师
完本推荐: 盛世谋臣全文阅读大清厚黑日常全文阅读奥术神座全文阅读最强的系统全文阅读天谴之心全文阅读网游之近战法师全文阅读国色芳华全文阅读重回初三全文阅读为奴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吾家艳妾全文阅读狂仙全文阅读顾影帝,请多指教全文阅读娇女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三界血歌全文阅读重生之恃爱行凶全文阅读姜姒虐渣攻略全文阅读网红的娱乐生活全文阅读游龙随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逆天神医妃仙师无敌时光和你我都要巧为农家女驸马要上天吾家娇女火影之宇智波容霖家有悍妻怎么破栖梧潸潸映弦月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无垠穿越国漫动画之天赋系统天降我才必有用全知全能者神医凰后楚氏赘婿小阁老玉玺记夫人每天都在作妖足球之世界第一等佛系少女不修仙那个大佬回来了这个地球有点凶众神世界调香大佬的吸金日常史上第一密探等到的永远,是你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如果能少爱你一点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