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诡行天下 >> 第61章 老猫疑踪

第61章 老猫疑踪

打梨老疯儿那儿出来后,展昭等都有些摸不着头脑,这老头疯疯癫癫,一句话只讲半句,要不然两句话拼一句,让人似乎听懂了又似乎没听懂,倍感困扰。

到了太白居,找个雅间坐下,边吃茶边详细聊,公孙一直闷头研究那些卷宗。只是众人此时手头上的资料都非常散乱,需要一一整理,还挺费劲的。

这种动脑子的书面活儿自然是留给公孙坐了,赵普和他准备吃了饭就先回岛上去查这几卷东西了。

展昭和白玉堂基本好动不好静,不太想回去,准备留在松江府走走。

离开太白居后分头行动,小四子还想做小跟屁虫,被萧良抱走了。

展昭和白玉堂在松江府的渡头,看着公孙他们的船走远,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去哪儿了。

“老爷子实在是说不清楚什么。”白玉堂摇了摇头,“每次问他什么,总是前言不搭后语。”

“这才叫高人么!言高、眼高、手段高,对人要求也高。”展昭笑了笑,伸手一拍白玉堂的肩膀,“不过真没想到,你还有接地气的时候。”

“啊?”白玉堂没听明白,“什么接地气?”

“哦了,我是说,我总觉得你的能耐都是天生的,从小长到大过的应该是公子哥儿那种日子……原来还有那么个怪夫子教你。”展昭双手背在身后,手中巨阙剑柄上的白色剑穗轻轻地晃着。

白玉堂一笑,走到他身边,跟他并肩前行,“谁不是吃五谷杂粮长大的。”

此时天将傍晚,也没什么地方去的,白玉堂索性带着展昭闲逛,傍晚的时候,到了近郊的花田。

一眼望过去,都是些蓝紫色的花儿,大片大片的,漫山遍野铺过去,直铺到远处天际和淡蓝色天空接着了,中间一抹朱色云彩,半个落日。

“这是什么花?景致也太好了吧!”展昭看着远处几座独栋的农舍,好羡慕这世外桃源的美景,就问白玉堂。

“某种豆荚的花吧。”白玉堂虽然承认是吃五谷杂粮的,但是对五谷杂粮的确是不了解,不过他带展昭来这儿,就是为了让他看看这开阔景致,好将心里的郁结赶走。

“前面还有海。”白玉堂伸手指。

“嗯……别看离得不远,可是这风光还真是天壤之别。”展昭边走,边转脸看着白玉堂。

两人的发丝都被这乡间傍晚的风吹起来。

“江南一带大多是小家碧玉的景致,没想到还真有这么阔气的地方啊!”展昭指了指远处的岛屿,“那边是逍遥岛吧?有空跟着赵普他们一起去住两天。”

白玉堂失笑,“小四子不总说给我们留了一间屋么,让我们老了去那儿住。”

展昭让逗得哈哈大笑,“小四子也忒小气了,就留一间屋子啊?”

“一间屋也够了。”白玉堂一笑,“卧棉三尺而已,在哪儿不是过,看重的是陪你过的那个人。”

展昭听后,嘴角也微微挑起,“嗯!是那么回事。”

两人有一句没一句有一搭没一搭,也有一些感觉没一些感觉地边说边往前走,不远处的海上,出现了一座颇为巍峨的水寨。

“别往前走了,猫。”白玉堂拦住了展昭,“那里是海龙帮的地盘,走过去容易惹麻烦,这会儿不是时候。”

展昭看白玉堂,“怎么了?”

白玉堂抱着胳膊,“逍遥岛原本海龙帮想跟陷空岛买下来……只不过后来大哥按着交情给了赵普了。”

展昭微微皱眉,“双方离得很远啊。逍遥岛脱开河帮、陷空岛和海龙帮都有不少距离,如果这三家谁把逍遥岛占了,那就比别家势力大处太大一截了,容易被孤立。这也是大哥迟迟不去那儿盖屋住人的原因吧。”

“嗯,聪明。”白玉堂点了点头,“海龙帮地盘儿是不小,只是帮头太多,你看他四大龙王,还不像我们几兄弟似的亲近,每个人都要一个底盘占山头做寨主,于是就很难摆平了。因此之前他们看准了逍遥岛,可陷空岛没卖……你也知道赵普的身份脾气,海龙帮自然不敢招惹他,于是对大哥有些微词。”

“那日青龙王在酒庄里头多喝了几杯酒,背地里骂大哥的难听话,被正巧在隔壁招呼客人的三哥听到了。”

白玉堂没说完,展昭就苦笑,“啧啧……那还得了。”

“可不是,青龙王让三哥一顿打……要不是有人劝着,估计就没命回去了,因此有些梁子。”白玉堂轻叹,“青龙王那天伤得还挺重的,这次遇害的时候,身上伤还没好全,原本是应该在养伤的。”

展昭皱眉,“那海龙帮的人……该记恨三哥了吧?”

“这倒不会。”白玉堂摇摇头,“堂口多了,兄弟心不齐,几大龙王之间并不和睦,死了一个其他的都惦记分他的地盘,倒是三哥自个儿心里有些内疚。”

“哦。”展昭点了点头,算是知道内情了。

两人又逛了逛,准备调头的时候,却听见轻轻地“喵”一声传来。

展昭和白玉堂一愣,顺着声音找……只见在不远处的草丛里趴着一只大黑猫。

“啊!”展昭一眼认出了那只黑猫,拉着白玉堂的袖子,“玉堂,是它!”

白玉堂也看清楚了,那猫通体黑色,油光闪亮一点儿杂毛都没有,脖颈系一圈丝带和一个铃铛,红色的眼睛。

“喵~”

那猫又叫了一声,转身就跑。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纵身就追过去了。这猫动作奇快,往花田里头一钻,嗖嗖往前冲,也幸亏白玉堂和展昭轻功好,不然还真逮不住它。

“猫儿!”白玉堂忽然叫了一声。

展昭看了他一眼,见他盯着自己呢,就问,“你叫我还是叫它?”

白玉堂差点将自己那口真气笑出来,指了指那猫的前方,示意展昭拦路去!分头行动。

展昭自然明白,一个腾身跃出去,落到了那猫的前方。

此时那只黑猫正一头撞过来,躲闪不及,撞在展昭腿上了。

“喵呜”一声,黑猫掉到了地上,翻了个身刚要起来,白玉堂眼疾手快一把抓住了它脖颈子上的皮子,将它提了起来。

“喵!”那猫让白玉堂逮着了,挣扎了两下,叫了起来。

“这猫还挺有力气。”展昭揉了揉腿,凑近看,伸手抓着猫爪子捏了两下,“嗯……好像除了眼睛,没什么地方和别的猫有区别啊!”

白玉堂拿着猫上下左右也看了看,“是只公猫。”

展昭失笑,问他,“然后呢?准备把它怎么办?又不能严刑拷问也不能威逼利诱,它就算招了咱们也不知道它说的什么。”

白玉堂点头,觉得倒也是。

“不过……”展昭伸手,轻轻拿起那只猫脖颈前面的铃铛来看,“像是有人家的,若是能找到主人……”

他的话还没说完,就听远处传来了一阵阵呼唤声,“小黑!小黑……”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往远处望去,就见海边站着个人,看样子是个少年,穿着一身白衣,边喊边找。

展昭莫名觉得这少年有些眼熟,就是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了,不过必定是最近见到的!

“是曹昕。”白玉堂忽然说。

“哦!”展昭立马想起来了,正是那天他们在酒楼吃饭,遇到那位借酒闹酒疯的少年,貌似是青龙王的儿子。

“你猜……”展昭伸手戳了戳黑猫的肚子,问白玉堂,“小黑是谁?”

白玉堂望天。

此时,曹昕也看到他们了,愣了愣后,快步走过来。

“喂。”展昭假意转过脸去,问白玉堂,“你跟他关系怎么样?”

“不熟。”白玉堂回答了一句,“话都没说过。”

“哦……”展昭回转身来,曹昕已经到了两人身边,在隔开两三步的地方,停了下来。

曹昕看了看白玉堂又看了看展昭,给白玉堂略微抱了抱拳,“白五爷。”

白玉堂点点头,站在那儿没动。

曹昕似乎有些紧张,看白玉堂手中的猫,低声道,“这是我的猫……”

“你的?”展昭和白玉堂都吃惊却也高兴,果然所有黑猫都叫小黑。

展昭赶紧问,“为什么这猫的眼睛是红色的?”

“哦,是因为误食了火龙草,所以变成这样了。”曹昕回答着,将白玉堂递过来的猫接了,轻轻摸毛。

“火龙草?”展昭没听说过。

“那是海龙帮水域里头特有的一种水草,可以入药,对人很补,明眸润肺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动物吃了就都容易眼睛变红……不过这并不影响看东西的。”

“哦……”展昭和白玉堂都明白了,那么,那天看到的两匹马,是否也是因为误食了火龙草才会变成红眼?莫不是和海龙帮有关系?

虽然曹昕的回答并没什么不妥,只是两人依然疑惑……如果只是一直普通的猫,怎么会出现在那艘鬼船上?海上不是地上,船上也不是房上。自古猫儿不会水,海龙帮离开早晨大船出现的地方老远了,这么一只猫,怎么可能凭空出现在那鬼船之上?

展昭和白玉堂的想法自然是一致的。

“对了,曹公子。”展昭旁敲侧击地问,“这猫,一直在你身边么?”

曹昕愣了愣,摇头,有些无奈,“小黑很调皮的,经常跑丢,我这阵子心情也不好……没怎么看着它。”

展昭听后,看了白玉堂一眼。

白玉堂耸肩,觉得没什么不妥,猫么,自然喜欢跑来跑去,管不住。

曹昕站着有点尴尬,就抱着黑猫,跟两人道了声告辞,转身走了。

展昭和白玉堂望着曹昕离开……那只黑猫则是趴在曹昕的背上,正看着两人……那眼神,又让展昭和白玉堂想起那天晚上在客栈围墙上看到它那会儿——有那么点的不怀好意。

直到曹昕上了岸边的一艘小船,划船离去,两人才回过神来。

“呼……”白玉堂摇摇头,“果然,我讨厌猫。”

展昭斜眼看他,白玉堂笑,“除你之外。”

白玉堂最近不知道是不是和展昭处久了,话冲口而出,全然没顾及,除了你之外都讨厌的意思,似乎和唯独喜欢你很接近。

“走吧,天黑了该赶不上船了。”展昭耳朵有些烫,为了避免尴尬动作很大,伸手拍了白玉堂一把,转身往回走,白玉堂跟上两步,“不过,一只猫能做什么?总不可能有猫妖一说?”

“我觉得还真挺像猫妖的!”展昭低声说,“一般小猫儿都挺温顺的,你不觉得那猫似乎很大年纪了么?!”

“猫的年纪也能看得出来?”白玉堂更纳闷了。说实话,陷空岛上五只鼠,最忌讳就是猫。岛上厨房什么的倒是也有猫,可大多是夜猫,白玉堂也没研究过,“我只是瞅着那猫不怎么善良就是了。”

“那绝对是只老猫,小猫会更软也更小,眼睛比较天真。猫老了就成精了,特别是黑猫,阴森着呢!”展昭说到这里,忽然站住了,歪着头看着别处,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

“怎么了?”白玉堂不解地看他。

“嗯……说到老猫,我想起大哥小时候一直有养一只猫!”展昭认真道,“那也是只黑猫。”

“你大哥养的?”白玉堂拉着他赶紧走,免得天黑,边问,“具体说说。”

“那会儿我还小呢,估计也就十来岁吧。”展昭认真地说,“我记得那日正好是端午节前后,天气闷热。我爹娘都有事外出了,家里就剩下几个下人,我还有大哥。”

白玉堂听着,脑袋里却是在想展昭小时候什么样子。

“那晚雷电交加,半夜,我就听到隔壁大哥的房间门打开了。”展昭道,“我那会儿已经练武,大哥可是手无缚鸡之力的,我怕有贼什么的,就起来看……却看到大哥戴着个斗笠冲到了院子的角落里头,蹲在那儿不知道干嘛。我好奇,打了伞跑过去看,就见他抱着只小黑猫。”

“小黑猫?”白玉堂想了想,“下雨天进你们家院子避雨来的?”

“也不像,那猫真的很小。”展昭耸了耸肩。

“你大哥怎么知道那儿有只黑猫?”白玉堂问。

“这事情吧,不想还好,一想真很奇怪。”展昭无奈地笑了笑,“那天晚上雷声雨声都大,我这人怪毛病,喜欢听雨水声音。那晚绝对没有听到猫叫的声音……所以我一直没搞懂,大哥是怎么知道那儿有猫的!”

白玉堂也觉得蹊跷,接着问,“后来?”

“后来大哥把它抱回房里养了,很是疼爱……这一养就是三年。等到第三年的除夕夜,小黑猫忽然就没了。”

“跑了?”白玉堂想了想觉得不能啊,一般家养的猫,再野,吃饭睡觉也得回家。

“我也挺喜欢那猫,就要带着管家下人出去找,可是大哥却说……”展昭回忆着当时展皓的话,越来越觉得蹊跷,“他说,人总要长大的,既然已经长大了,就该出去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来,窝在家里没志气。”

白玉堂眨了眨眼,“于是?”

“于是我年初三一过就出来闯江湖了啊!”展昭一握拳,白玉堂就觉得有些头晕,“你小时候还挺愣。”

“你才愣。”展昭踹他,“幸亏出来走江湖,才遇到好些个高人学功夫,后来经历江湖上人心险恶,不然可没现在的展昭了!”

“那……曹昕那只猫是不是你大哥当年养的那只?”白玉堂好奇。

“那我哪儿知道啊,天下的猫都长的差不多!”展昭说话间,看到了前方渡口的渡船,拉着白玉堂要上去,却听到身后一阵“嘎吱嘎吱”的声音,似乎有车马经过……

两人原本都准备登船了,可听到那阵声响,觉得怎么就那么怪、又有些熟悉呢……下意识地回头一看——就见从他们身后过去的,是一架小马车。

这马车两人看着可太眼熟了!棕黑色的小马车,镂空的花纹,两匹黑色的骏马拉着,一个少年赶车。

马车无甚一样,唯独马瞳血红,在这夜晚显得尤其诡异……幸亏渡头一带晚上人烟稀少,这样子,走的也不是大道,没引起旁人注意。

“是那天那架马车。”展昭喃喃自语说,边盯着那马车目不转睛看着。

此时刚刚掌灯,夜幕降临,月上枝头。

白玉堂忽然皱起了眉头,“猫儿,你看那马车,是黑色还是红色?”

展昭也看到了,之前见那马车是在白天的红色枫叶林下,有些泛红不奇怪,可如今,这马车在月色下,棕黑色的木头车架子,怎么看着就变成了血红色呢……

另外,两人还注意到那马车车身上面的古怪花纹,很像那日见到的那一艘古船,船舱门窗上的花纹……也是异域风情。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立马觉得里头可能有什么蹊跷。这两人是天不怕地不怕,就怕闲得慌,千载难逢的线索在眼前怎么可能视而不见?!因此两人也没打商量,一跃上了房顶,悄悄地跟着那架马车前行,想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诡行天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

猜你喜欢: 意识轮回逆反之罪深夜书屋魔临诡行天下神魂之判官恐怖故事群阴府真君虚界巫师最后一个摸金校尉创造至高旱魃神探尸王小道长人小鬼大
完本推荐: 就等你上线了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唐门高手在异世全文阅读大清厚黑日常全文阅读无限恐怖全文阅读仙道第一小白脸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风起时全文阅读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全文阅读碎玉投珠全文阅读娇女全文阅读七零年代万元户全文阅读无尽丹田全文阅读你不喜欢我这样的?全文阅读大讼师全文阅读来自地狱的男人全文阅读另类情敌(GL)全文阅读影后成双[娱乐圈]全文阅读妙偶天成全文阅读逍遥梦路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帝妃临天余生有你,甜又暖一卡在手大数据修仙清初情缘纨绔天医顷洛惊华前方高能逆天神医妃从火影开始掌控时间众神世界名门热恋之夫人是大佬我是异界当神主绝代名师史上第一密探海贼:爆料天王从1983开始嫁偶天成琢玉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伏天氏明天下汉阙一妃虽晚不须嗟等到的永远,是你技术宅也能拯救世界妖孽王爷宠入骨大唐之最强咸鱼王爷吞神至尊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