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诡行天下 >> 第97章 白盖头

白玉堂就见展昭突然毛了,拉着自己急匆匆往开封府跑,有些不解。

展昭将他拉到一旁的巷子里,就抓住他肩膀往他脸上凑。

白玉堂僵在原地,看着展昭一点点接近,脑袋里竟然是一片空白。

只不过展昭动作太快,没让白玉堂有太多回味的余地,就已经趴在他耳边开始说话了,“那五个灵位还记得么?”

“……呃……”白玉堂意识到展昭是要说话不是要干别的的时候,心情莫名有些起伏。调整了一下心态,还是觉得这种情况下说什么灵位之类的也未免太扫兴了,不过依然是点点头。

“我刚刚在落歆夫人的房间里看到了,五个灵位第一个是先皇的、第二个是太后的、第三个是皇上的、第四个是八王爷的,第五个还是赵普的呢!”

“什么?”白玉堂可算回过神来了,看着展昭,“他们的灵位?”

“可不是!”展昭一呲牙,“你说她好好的,供奉着几个人的灵位做什么?除了先皇谁都没死啊!”

“活人灵位上面盖白布和死人灵位上面盖白布那是两回事吧!”白玉堂也觉得不太对劲,“果然心术不正!”

“可不是么,所以说了她必有阴谋,如今还与皇上奏得这样近,不出事才怪了!”展昭拉着他的手往外走,急匆匆就回了开封府了……正巧包拯还在书房,两人往书房里一钻,关上门,就将今天之事都说了。

白玉堂很自觉地省略了遇上包延那一段,当然了,包拯在意的也不是说琴究竟好不好听,而是那些灵位!

“竟然敢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包拯皱着眉头,问两人,“对了,江湖上给活人的灵位上盖白布是什么意思?”

“这叫白盖头。”白玉堂帮着解释了一下,“很不吉利,就是知道这几个人一定要死,所以先将灵位准备好了,等人死了,一掀盖头就成了!大多会这么做是因为有仇怨要杀了对方,时刻提醒自己!”

“混账!”包拯有气,“这几个人若是都死了,那大宋不也亡国了么?”

展昭和白玉堂也对视了一眼——竟然连赵普都在里面,那摆明了,是要赵家断子绝孙啊。

“这灵位若是让皇上看到,估计也不会那么鬼迷心窍了吧?”展昭问,“要不然带皇上去看一眼?”

“唉,莽撞不得。”包拯摆了摆手,“这落歆夫人看来不简单,他发现有人偷看,就从松脂铺子将灵位移走了,这次难保她不做手脚!现在皇上对她看来颇有好感,我们不能硬来,小心中了圈套,加强防范,看看再说!”

展昭和白玉堂都点头,包大人想得周到。

随后,包拯派人在落歆阁附近盯梢,赵普那几个影卫都听包拯的,于是分头行事去了。

“明日就是赏琴大会,到时候九王八王都要去。”包拯说着,拍了拍展昭,“展护卫到时候,可要多留些心眼,对了白少侠去不去?”

白玉堂略摇了摇头,“我明日下午要去铁掌门吊丧,办完了事我会尽快赶过去,不过还是不路面了,在暗中与影卫门一起盯梢吧。”

“这样啊……”包拯点了点头,也嘱咐白玉堂小心。

“唉,也不知道搞什么鬼,如今适逢识玉大会,又马上就到秋试了,偏偏惹出如此多的事端来,真不叫人省心。”

“哦,对了!”展昭听到秋试,忽然想起来还有事情没办么,就从怀中掏出了那封信包延给他的信来,交给包拯,“一个女鬼让给大人的。”

包拯拿着信看展昭,“什么?”

“呃……据说是一个叫五妹的女鬼让给大人的。”展昭说得支支吾吾的。

白玉堂在一旁摇头,展昭什么都会,就是不会骗人!

“什么女鬼啊?”包拯追根问底,“谁让你拿给本府的?”

“嗯……”展昭张了张嘴,“女鬼。”

“什么样的女鬼?”包拯点头,他知道是女鬼,展昭倒是说明白了啊。

“我不知道啊。”

包拯张了张嘴,看展昭,“那信是谁给你的?”

展昭摸了摸透,含含糊糊地说,“哦,一个女鬼给了一个人,然后那个人给我的。”

“那个人呢?”包拯可算听明白了,就追问。

“那个人……”展昭嘀咕了一声,“走掉咯。”

“走了?”包拯狐疑地看展昭,“叫什么名字?”

展昭摸摸下巴。

包拯在原地走了两步,又看了看手上的信封,问,“那个人在哪儿给你这封信的?”

展昭又想了想,“开封大街上。”

包拯拿着信笑了笑,点头“过阵子要大考了哦……”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愣,展昭脸上闪过一阵吃惊。

包拯深吸一口气将信往桌子上一放,叫来王朝马汉,“给我去方悦楼守着,看到包延就抓到这儿来见我!”

展昭和白玉堂都惊得一缩脖子,“大人……你怎么知道?”

两人就纳闷了,包大人这也太精明了吧……怎么就猜到是包延来了,还猜到在方悦客栈?莫非是刚刚撞见了?不能啊……包延一直在琴阁听琴才对。

包拯从书桌上递了另外一封信给两人,就见来信的是包夫人,董氏。

书信笔迹工整,字体秀美,写得也很简单。

董夫人常会来信询问包拯身体如何,再告诉他家里情况,以及包延的学业如何了,有没有闯祸。

这封信上说,包延半个月前出远门了,说是找个同窗去,估计是看日子差不多,所以悄悄跑来开封考秋试来了。

董夫人估计他会住在开封府附近的客栈里头,这样就能趁着包大人上朝和升堂的时候满大街转悠。

最后,夫人还跟包拯打商量说,这孩子脾气像你容易闯祸,索性抓进开封府吧,他若是真想考试也别拦着了,让他去试试。

展昭和白玉堂看得睁大了一双眼,暗暗叹服——夫人果然道明啊!包延简直就是在她手心里攥着呢!

“开封府附近也就一方悦客栈了。”包拯叹了口气,问两人,“你们见过他几次了?闯祸没有?”

展昭与白玉堂对视了一眼,只得一五一十将今日之事和那日交书信之事都说了。

“唉。”包拯摇头叹息,拿着那封信看了半日,也没拆开,放在了案头,“我得给他找点事做,看看他能不能做官,再决定准不准他考试。”说完,背着手在屋子里转了转,“公孙似乎发现了松膏有些异样,上街找药材去了,九王爷估计一会儿就能回来,你俩先去看看庞煜那头,回忆得怎么样了,他被人追杀,会不会也和那琴姬有关系,只得研究研究。”

“哦!”展昭和白玉堂才想起还有人杀庞煜呢。

走出包拯的书房,两人就忍不住叹气——果然是回了开封府了,又一大堆事情绕着转。

此时,开封府的街上。

“哎呀,公孙先生回来啦!”

“先生我媳妇儿身子最近不舒服,你啥时候回药汤坐诊啊?”

“小四子,来给姨姨笑一个。”

“给你吃糖……”

开封府街上,公孙带着小四子和箫良去药材铺子配香料,一路跟人打招呼。

小四子好久没回开封了,拉着箫良的手跑来跑去,身后跟着石头和剪子。

公孙找了几喂香料,结果都没有——这可有些邪乎,掌柜的都说是前几日叫买光了,问是谁,又没人知道!

公孙与掌柜的正在药铺里说话,小四子坐在石头背上,在门口等,箫良在一旁给他买糖葫芦了。

正这时候,小四子看到个清秀书生带着个小书童跑过来,盯着石头和剪子打量了起来。

“这是西夏沙地的爪狸么?”书生吃惊地看着石头,“真有这种神物啊!”

“你认得爪狸啊。”小四子对那书生笑眯眯,“你好有学文喏,中原人很少认识的。”

书生看了看身边的书童,书童也觉得这爪狸背上的娃娃怎么那么好看呢,就笑嘻嘻凑过去,“小娃娃,你家大人呢?怎么一个人坐在这儿。”

“爹爹在里面。”小四子老实回答,发现这两人不认识自己,应该是外地人,刚到开封府不久。

“槿儿。”箫良跑回来,给小四子递过去喜欢的糖葫芦,边看书生书童。

这书生不是别人,正是包延。他在琴阁听落歆夫人弹琴,只觉得她琴技应该是好的,但是见了白玉堂之后就魂不守舍,似乎是有心事,弹出的琴叫人听着特别气闷,于是便也不想听了,带着包延走了出来。

算着时辰该回客栈温书了,就往回走。刚好路过药铺子,被爪狸吸引,就上来与小四子攀谈。

小四子吃着糖葫芦,见公孙还没有出来,就问包延,“你身后的姐姐是谁哦?穿那么少不冷的么?”

包延一愣,回头看。

包福也回头看,不解,“什么姐姐?”

小四子眨眨眼,“咦?躲到巷子里面去了,一个穿白衣服的,瘦瘦的姐姐。”

包延和包福听到这里,只觉得后脖颈子冒凉气,“哈?”

两人同时往巷子里看,但是巷子里空荡荡的,哪儿有什么人?

“她刚刚明明有跟着你们哦。”小四子吃着糖葫芦小声说,“飘来飘去的,好像鬼鬼。”

“呵……”包延和包福都倒抽了口凉气,包福赶紧躲到包延身后,“少爷,是不是就是上次那个女鬼找咱们来了?早说了别招惹那种东西啊!”

“别……别瞎说,世上哪里来的鬼!”包延眯着眼睛看小四子,“小孩儿,你是不是唬我呢?”

小四子往箫良身边蹭了蹭,“凶凶。”

箫良笑了笑,对包延说,“刚刚的确有个女人跟着你,不过她应该不是飘的,是轻功。样子有些吓人,惨白惨白的,我在买糖葫芦的时候瞧见了,跑回来她就钻进巷子里去了,槿儿不骗人的。”

包延立马张大了嘴——不会真是那个五妹吧?!

“小四子。”

这时候,公孙快步走了出来,手里拿着几个方子,“咱们回去吧,订了货要三天才能取。”

包延看了看公孙,案子赞叹,哎呀,好俊秀的书生啊,一看就很有学问。

“哦。”小四子跟包延他们摆摆手,和公孙回去了。

人走了,包福可紧张了,拉着包延一个劲说,“少爷,那女鬼跟着我们肯定没安好心啊,小心晚上突然进我们房间吸我们的阳气!”

包延也有几分发毛,啧一声,壮着胆子拉着包福就往客栈跑……只可惜刚到客栈门口,就让守在那儿的张龙赵虎逮了个正着,提溜着回开封府来了,交给包大人了。

包大人看了年头耷拉脑袋的包延一眼,带着他进屋了。

庞吉正巧看见,啧啧两声——哎呀,包拯他儿子长得不错啊!不过怎么那么白呢?

展昭和白玉堂此时正在院中喝茶呢。

庞煜坐在一旁,一件事一件事地念着他写的,之前一个月的行程。比如说上个月十五他去了一趟画舫、又比如说这个月初一他去了趟围场打猎。

展昭和白玉堂听得直打哈欠,小四子和箫良在一旁帮着他看。庞太师为了庞煜的安全,逼着他通宵写,还将庞府所有家人都聚集起来一起写,写了厚厚一堆庞煜的行程。别看他的确是改好了,但性子还是外向,整天到处跑,也闲不住。

“松木坊是什么地方?”展昭突然从众多的地点中,找到了一个不太熟悉的,问庞煜

“卖松果的地方啊。”庞煜回答,“我养了只绿嘴翁,喜欢吃松果的。”

“鸟儿啊……”展昭点了点头。

“小小胖,你也爱吃那个辣死人的鸭脖子啊?”小四子看到一张纸上写着“辣死猫鸭脖铺”,就皱着鼻子问,“那个好辣的!”

今早紫影哄他吃了一个,辣得他喝了两茶碗水。小舌头一直伸着也还是辣,扇了半天嘴巴还麻麻的。

“哦,那个鸭脖子我以前好像在哪儿吃过,不过想不起来了。”庞煜无所谓地说,“说起来,那天我还和店里的人争了几句,就在鸭脖子店门口。”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一起问他,“你跟铺子里的人吵什么了?”

“哦……那个店铺老板说什么独一份儿,天下绝没有第二个这样的味道,可我吃着有啊!而且小时候吃过就是想不起来了,当年我也被辣够呛,所以记得很清楚!”

“在哪里吃过?”展昭和白玉堂追问。

“嗯……”庞煜想了半日,“我只记得是在小时候吃的,因为姐姐特别喜欢吃辣的,所以可能是爹从哪儿买来给她吃的吧。”

展昭和白玉堂想了想,就因为庞煜说人鸭脖之不是头一份而杀人,这貌似也不合情理,于是就再看别的。

公孙拿着个紫影那里拿来的鸭脖子尝了尝,“嗯……辣得的确很特别啊!”

展昭见公孙吃了两个还要去吃第三个,就觉得嗓子发紧,有帮他多喝两口水的冲动。

白玉堂似乎也不太怕这辣味,拿了一个来吃,细细辨这辣味,的确特别。

“嗯?”

刚喝了口水,展昭忽然愣了愣,凑过去闻白玉堂的嘴。

白玉堂尴尬地看他,一旁小四子一双眼睛亮晶晶地站在展昭身边的凳子上,瞧着。

“猫儿……”白玉堂想往后仰,展昭捧住他脸,“别动!”又凑过去认真问。

小四子见两人挨来挨去也没碰上,有些着急,就索性扑上去,推了展昭一把。

……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诡行天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

猜你喜欢: 虚界巫师阴府真君尸王小道长人小鬼大旱魃神探魔临逆反之罪神魂之判官诡行天下意识轮回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深夜书屋恐怖故事群创造至高
完本推荐: 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神医嫁到全文阅读我本厚道(gl)全文阅读傲世总裁追妻记全文阅读小蛮腰全文阅读官居一品全文阅读姑姑在上全文阅读飞来横犬全文阅读美人记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娱乐圈]情敌全文阅读重生之恃爱行凶全文阅读空速星痕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全文阅读武极天下全文阅读重生之傲世仙妃全文阅读孽缘全文阅读乖,后妈有赏全文阅读不朽丹神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烈焰冥王退休计划山河盛宴摄政王他叫我小祖宗魔帝的天界小公主跨界演员豪门巨星是我初恋一切从锦衣卫开始NBA之篮球之王绝代名师一剑斩破九重天放肆[娱乐圈]昨夜满花色首富小村医书穿女配很低调黎明之剑药门仙医嫁入豪门77天后家有悍妻怎么破汉阙重生嫡女悍妻金凤华庭贵女重生:侯府下堂妻重生八零甜宝妻伏天氏异能特工的游戏与日常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第一序列超脑太监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