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诡行天下 >> 第155章 风波不断

第155章 风波不断

小四子手里拿了白玉堂给他的杏花树枝,这树枝快跟他一般高了,仰脸看着唐石头和白玉堂,不知道要干嘛。

“可是,小四子不会武功的吧?”庞煜在后头问包延,“怎么打啊,软绵绵跟个包子似的,这要是伤到一寸皮还不疼死人啊。”

庞煜说话声音大了点,小四子眯着眼睛回过头,竟然敢说他是包子!

展昭从厨房拿了几碟点心来,坐在石桌边喂石头和剪子,要先把这两只稳住,不然的话,一会儿打起来,他俩该过去帮着小四子了。

公孙也问赵普,“小四子就会打两套养身健体的太极拳,怎么跟唐石头打?”

屋顶上,众影卫蹲在两旁边伸长了脖子看,紫影戳戳赭影,“赭聪明,我的点心呢?”

赭影从怀里掏出紫影的点心来。

紫影叼着核桃酥问,“小四子除了会两套太极,还会些什么?”

“小良子在学功夫的时候他偶尔会跟着摆弄那么两下,不过都是摆个姿势,你也知道小四子腿短脚短。”赭影啧啧两声。

“对啊,踢腿踢不起来,会撞到肚子。”

“蹲马步数到三就腿软了。”

“是啊,小拳头上肉太多跟个面粉团子似的。”

“平时太少动,跑几步就要抱抱了。”

几个影卫越说越来劲,小四子仰起脸,幽幽地瞄了一眼——讨厌啦!他都有听到。

唐石头在一旁好笑地看白玉堂,心说怎么可能小四子这么个小家伙能打赢自己?

白玉堂不紧不慢,找了展昭身边的石凳子坐下,对小四子招招手。

小四子小跑着过去,嘴巴撅起来。

白玉堂摸摸他头,压低声音问,“想不想赢?”

“想!”小四子不高兴地点头,虽然他也知道赢不了,但是大家竟然都看不起他,好气人哦!

白玉堂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几句话。

小四子歪过头,“就酱紫?”

白玉堂点头,“嗯。”

“唔。”小四子点点头,跑过去,站到了唐石头的面前。

唐石低头看着小四子,道,“小四子,别怕,我不会弄伤你的!”

小四子鼓个腮帮子,“石头又不一定会赢!”

石头正吃点心呢,听小四子叫他,回过头,白玉堂伸手摸了摸它耳朵。

石头立刻沉迷状,它最中意白玉堂了,就凑过去蹭蹭。剪子赶紧跟过去看着石头,以免它被“色诱”,于是两只也顾不上小四子了。

小四子拿着树枝,盯着唐石头的膝盖看。

唐石头知道,小四子那么矮,肯定攻自己的下盘,因此将重心放低,他想着,只要手上的树枝能够到脚背,小四子就根本不可能伤到自己。

欧阳少征跑过来做裁判,站在两人中间,“预备……开始!”

他一声开始,就退到了一旁,小四子举起树枝,对着唐石头就冲了过去。

唐石头见他果然冲着自己的下盘来了,伸手猫腰,用树枝防住双腿。小四子到了跟前,手握树枝,一个不怎么标准的海底捞月,就往他肚子的方向刺。但唐石头早就挡住了,见小四子动作滑稽,就想笑。

却听小四子突然说了一句,“瞄瞄和白白要成亲哦!”

“噗……”展昭一口茶水喷出来。

“哈?”

唐石头一愣,冷不防小四子树枝往上一挑,直刺唐石头的面门。

唐石头回过神的时候树枝快扎到眼前了,他此时重心放得太低,而且一字刀有个缺点,直来直去,他强行往回扯树枝,树枝刮到地面,“咔嚓”一声断了。

唐石头这才想起是树枝不是刀,他身子一歪就往旁边跨出了一步。想要稳住,可没料想小四子整个人扑了上来。

唐石头想发力,却发现使不上劲来,原来他如果猫着腰挎着大步,往后倒的时候是使不上力的。因此就算只有小四子那点重量,扑在了他身上,他也只能顺势一屁股摔倒了地上。

唐石头仰面摔了个结实,小四子的树枝已经架在了他脖子旁边。

=0=

包括小四子本人在内,所有人都惊了。

影卫门此时蹲在屋顶上两排,那样子跟看着虫子的青蛙似的,一双眼睛瞪得溜圆,惊讶不已。

“哇!”

良久,小四子明白过来了,爬起来就欢呼着跑回来,“小良子小良子,我赢啦!”

箫良伸手将他抱住转圈圈,“槿儿好厉害啊!打得漂亮!”

影卫门在屋顶上泪流满面,欧阳拍着赵普的肩膀,“太好了元帅,你还有希望!”

赵普嘴角抽了抽,不过小四子打得是不错,虽然是取巧胜的,不过……赵普看了看在一旁和展昭吃点心聊天的白玉堂。心中暗笑,这人,也太聪明了些。

唐石头良久才从地上爬起来,看一旁白玉堂,“他使诈。”

白玉堂一挑眉,“兵不厌诈。”

“再来我不信他能赢!”唐石头觉得输得特别窝囊。

“谁叫你大意,比赛只有一次,如果刚刚手上拿的是刀,你已经死了,难道还要爬起来再来一次?”白玉堂凉丝丝回了他一句,“这就是输的感觉,回去好好反省一下,明天若是输了,笑你的人会更多。”

“我……”唐石头狠狠跺了一脚,“我不会输得!”

说完,面红耳赤地跑了。

“啧啧。”展昭在一旁剥了个枇杷直摇头,看白玉堂,“好严厉啊。”

白玉堂一手拿了刀,站起来,“严师出高徒么。”说完,回屋了。

展昭乐呵呵跟进去,“要不要个人去安慰安慰他啊?”

白玉堂一耸肩,已经进院子了。

屋顶上,紫影撇撇嘴,“切,白玉堂那小子,还是冷酷得叫人不爽。”

赭影笑了笑,“他的确找出了唐石头的所有弱点。”

“那不能好好说么。”紫影皱皱鼻子,“总之不爽。”

公孙瞧瞧赵普,小声说,“明天就比赛了,石头好像受了打击,他那么呆,能转过弯来么?”

赵普一笑,“白玉堂也算用心良苦,唐石头若是想不通,就不配做他徒弟。”说完,带着公孙回屋了。

箫良也把小四子放下来,小四子脸上的笑容已经没有了,院子里众人散去,小四子摸着下巴似乎有心事。

“槿儿,回去睡觉了。”箫良戳戳他。

“唔……小良子,石头刚刚好像很没面子哦。”小四子问,“我要不要去安慰安慰他啊?”

箫良摸了摸小四子的脑袋,“你想自己去,还是我陪你去?”

“嗯……”小四子想了想,“我自己去吧。”

箫良点头,带着石头剪子在桌边坐着,“我在这儿等着你。”

“嗯。”小四子就转身往后头,唐石头的院子去了。

他刚走到院子门口往里一看,就见唐石头站在水井边,低头往井口探着身子。

小四子一惊,扑过去大喊一声,“石头!嫑啊!”边扑上去抱住。

唐石头让他一吓又一扑,差点直接掉井里,还好反应快,一手撑住井壁往后一扬,一屁股坐在了井边,惊骇地看小四子,“哇,小四子你干嘛?”

“你嫑想不通么!”小四子认真说,“刚刚那个完全是凑巧啦,就只有一次的!”

唐石头盯着小四子看了一会儿,笑了,靠着水井坐好将他抱起来放到膝盖上,“小四子,你以为我想不通要跳井啊?”

“唔!”小四子点头,“不然你站在井边干嘛?”

唐石头想了想,“我刚刚走到井边,想打水泼个脸冷静冷静,忽然想起了那臭老头曾经跟我说过的一个故事。”

“什么故事?”小四子从怀里拿出一个油纸包来,里头还有些点心,和唐石头分着吃起来。

“有一只青蛙,一直坐在井里,它看到的天,永远只有井口那么大,所以他就以为,世界只有水井那么大。”

“井底之蛙么!”小四子笑嘻嘻点头,“嗯,我也听过。”

唐石头仰起脸看头顶的星空,忽然笑了起来,“臭老头说得一点都没错啊,要到外面走一走,才知道天地有多大,自己有多没用!”

小四子也仰着脸看星星,“嗯!石头其实也很厉害的,只要小心不要轻敌,下次不会再输的!”

唐石头点头,眼中也有些不一样的光芒,喃喃自语,“小四子,输的感觉好难过啊,特别死输给不应该输的人,原来输家是要被人嘲笑的,不甘心的肠子都咕咕叫了!”

小四子闷闷地笑,拍了他一下,“笨笨,肠子咕咕叫是因为肚子饿!”

说着,小四子从他膝盖上蹦下来,伸手一拉他,“走,让厨房大娘做个炒面吃!”

“炒面?”

“嗯嗯,开封府厨房大娘的一品炒面是天下一绝哦,皇宫里都吃不到的!”小四子拉着恢复了精神的唐石头,高高兴兴地跑了。

远处,躲在走廊后头偷看的展昭对身边白玉堂招手啊招手,“开窍了!”

白玉堂抱着胳膊看他,“猫儿,你不说饿了么,还不走?”

“别那么严肃么白大师。”展昭拉着他胳膊笑嘻嘻,“我也想吃一品炒面!”

白玉堂无奈看他一脸的调侃,凑过去,低声问,“我想吃猫,你给不给?”

“喏!”展昭把小虎往白玉堂脸上一送,白玉堂皱眉,一嘴猫毛。

展昭乐呵呵走了,边伸了个懒腰,“吃了宵夜后早点睡觉,明天看唐石头大杀四方去,哈!”

白玉堂无奈提着小虎。

小虎被提着,委屈地看白玉堂,喵喵叫了两声。

白玉堂弹了它脑袋一下,“呆猫!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小虎喵呜了一声。

白玉堂点头,“果然是装傻!”

当夜,唐石头吃了两大盘子一品炒面,美美地泡了个澡,躺下就睡着了,睡梦之中,他嘴里嘀嘀咕咕说着什么。

白玉堂大半夜很巧地“起夜”,从他屋门口经过,侧着耳朵在窗口一听,就听那楞子正说梦话呢。

说的是,“不能输、不中计、不分心、不轻敌……”

白玉堂挑了挑嘴角,又很巧地忘记“起夜”要干嘛,回去接着睡了。

屋顶上,负责守夜的紫影咬着宵夜拍赭影,“呐,赭聪明。”

赭影正仰脸看天上的星星呢,“嗯?”

“白玉堂那小子,是个好人啊。”紫影凑啧啧两声,“不过也挺别扭的啊,非要扮个坏人做好事,之前几次也是。”

“嗯。”赭影接着点头。

“他和展昭还挺配的哦?”紫影继续念叨,“现在在我心目中他俩仅次于元帅和公孙先生的般配程度。”

“嗯。”赭影接着点头。

“喂!”紫影拍了他一下,“你发什么呆?”

赭影笑了笑,不说话,继续看天上的星星。

“没劲!”紫影也翻过来,躺在屋顶上跟他并排看星星。

“紫影。”赭影忽然叫了一声。

“干嘛连名带姓叫?!”紫影一哆嗦。

赭影笑了笑,“我才发现,原来开封的星星和大漠的星星一样的。”

“废话。”紫影翻了个身继续吃点心,“哪里的星星不一样!”

“也对。”赭影闭上眼睛翘起嘴角,感觉着开封夜晚凉爽的风,离开大漠之后,第一次这样愉快。

第二天一大早,众人起来的时候,就见院子里唐石头和箫良并排正练刀呢,两人那认真劲儿,赵普看得舒畅。

吃过早饭,唐石头坐在院子里打坐,似乎是在考虑着什么。

小四子等都不解,庞煜戳戳包延,“唉,书呆,你猜唐石头想什么呢?”

包延摇了摇头,“嗯……不知道,他的脑袋和一般人不太一样,猜不透。”

冥想在半个时辰后结束,众人离开开封府,赶往考场。

今天上午比赛两场,决出两个胜者,参加下午的最后一场决战。

这最后一场,赵祯也会亲自到场观战,赵祯早就听南宫纪说了白玉堂的徒弟唐石头是第一状元人选,也很满意。他特意问了包拯唐石头的性格特点,有没有什么长处。包拯给了赵祯一个评价,“一个绝对不会说谎的人。”

赵祯立马刮目相看,这优点可是太少人拥有了!

比赛场上的看客比昨天多了近一倍,外边更是围着好多人看,庞福、白福和包福一大早就来占位置了,白玉堂他们又坐到了昨天的位子。

刚刚坐下,展昭用胳膊肘轻轻磕了一下白玉堂,“唉,你看。”

白玉堂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过去,就见石天琼带着大批人马、天龙山庄也来了大批人,还有柴荥也带了很多江湖人来观战。

此时的盘口,岳阳的最低一点,其他唐石头、石天杰和沈帛鄂都是差不多高的。

石天杰和沈帛鄂也带了强大的后援来。

展昭低声问赵普,“岑林招了没有?”

赵普摇了摇头,“似乎是想一个人扛下来。”

“这么傻?”展昭皱眉。

“现在最叫人担心的是‘良辰吉日’究竟是哪天”公孙道,“怎么样才叫天下大乱。”

“天下大乱也无非就那么几个原因。”白玉堂低声道,“排除一下。”

“嗯。”展昭想了想,“兵祸四起?”

赵普微微摇头,“我大宋根基牢固,且外族那帮人最近实在是没空,所以不可能有大战。”

展昭点头,又想了想,“天灾?”

公孙也摇头,“我这几天都有夜观星象,近期风调雨顺,没什么大灾难。”

“那是什么?”展昭想不出来了,“良辰吉日的话,就是日子已定!”

“也可能有别的情况。”赵普低声道,“比如说某一天,我和赵祯都死了什么的。”

“喂!”公孙推了赵普一下,“别胡说。”

展昭和白玉堂都微微一皱眉——如果真是这样,那绝对是有可能的,不过……同时杀了赵普和赵祯,可以做到么?

正在想着,“哐”一声,铜锣一响。

第一场比赛已经结束。

石天杰和沈帛鄂分出了胜负,沈帛鄂一招只差输给了石天杰。

展昭低声说,“沈帛鄂功夫应该比石天杰好一点的,有点意思?”

白玉堂微微皱眉,“沈帛鄂江湖经验丰富,如果和唐石头打还能有些看头,石天杰的话……输面更大而已!”

这时候,唐石头和岳阳上了擂台,是第二场了。

岳阳对唐石头一拱手,“掌门师叔祖。”

他叫得辈分虽然看,但脸上那笑意,似乎并带着些调侃。

展昭微微眯起眼睛,“哎呀,这个天山派的后辈,不得了啊。”

白玉堂没说什么,他此时注意到天山派横峰等人的神色,从昨天开始他就看到了,横峰等,对岳阳获胜似乎并不激动,连开心都没有,他们只见也没有交流。天山派上下关系亲密,因为掌门辈和大师兄辈都是老头子了,非常疼爱后辈,这个情况有些不寻常。

唐石头觉得岳阳跟自己似乎差不多大,反正辈分他也闹不清楚,只是报名,“我叫唐石头,也是天山派的。”

岳阳笑眯眯,“掌门师叔祖,我跟你打个赌怎么样?”

唐石头没有回话,只是认真地观察岳阳,心里告诉自己,不要轻敌,也别中计。

岳阳见他没说话,就接着问,“掌门师叔祖,你学功夫多久了?”

唐石头是直肠子,只能想一件事情,听他问,就摇头,“不知道。”

岳阳笑了笑,“我入天山派一年了,一年前我还不会功夫。”

岳阳的话一出,台下众人都窃窃私语起来,“这小子了不得啊,只学了一年就这么有成就,简直天赋异禀。”

“哦?”展昭也点头,“天赋真的算不错了!我看天山派除了岳峰之外,也没人能赢他了吧?”

白玉堂微微摇了摇头,总觉得哪里似乎不对劲。

展昭见白玉堂的神色,知道他可能发现了什么。

唐石头见岳阳说完了,就问,“可以打了么?”

岳阳一笑,“我说打赌的事情。”

“打赌?”唐石头不解,“赌什么?”

“你要是输了,把师父让给我行么?”岳阳笑嘻嘻问。

“师父?”唐石头倒是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师父是白玉堂。

台下众人也是一惊,展昭眯着眼睛看白玉堂,“呀,天山派的后辈真叫人吃不消呀。”

白玉堂冷笑了一声,坐在那里看台上的情况,注意到横峰等正往自己身后走来,脸色非常难看。

“你要他来干嘛?”唐石头不解,“他脾气很坏还很挑食,讲话很讨人嫌还一副老子天下第一除了展昭谁都是狗屁的样子,然后过几天就要跟展大哥成亲了,你要去也没有用啊!”

“咳咳……”展昭被茶水呛到。

而演武场里则是全场哗然。

白玉堂伸手扶着额头,感慨,他怎么收了那么傻一个徒弟啊。赵普幸灾乐祸地笑,公孙无奈看他,这人,看来已经忘了他俩的婚事也是小四子抖出去的。

这回演武场里可热闹了,主考官喊了好几声才让大家安静下来。

岳阳则是笑了,“我是要来学功夫的,不用干别的。”

唐石头像是明白了,“哦,他倒是个好师父,你问他肯不肯收你就好了,干嘛让我让?我还要接着跟他学呢,再说师父拜了是一辈子的事情,怎么好让来让去,他要砍死我的。”

“石头说得好。”小四子在下边拍手。

岳阳很是意外地看了看唐石头,微笑,“天下第一只能有一个哦。”

唐石头皱眉,这人说的什么跟什么啊?

白玉堂忽然低声对展昭说,“昨天的话,当我没说过?”

“说什么?”展昭不解,“你每天都跟我说很多话啊。”

“他像你那句。”白玉堂淡淡道。

“你有说过么?”展昭坏笑,“我从昨天起就没觉得过。”

白玉堂挑了挑嘴角。

主考官看两人聊起来没完,就问,“可以开始了么?”

唐石头点头,他早就不耐烦了。

岳阳拿着刀走到一旁,抽出刀来,空中就是一打晃,耀眼夺目。

展昭一惊,终于明白哪里不对劲了“和昨天那把不一样,这小子留着后手呢!”

“岳峰的问天刀。”白玉堂皱眉,回头看站在身后的天山派三个老头,“怎么回事?”

横峰低声道,“一年前来了个少年,完全不会功夫,在天山派做最小辈分的打杂弟子……但是这孩子天赋异禀聪明绝顶。他一路学功夫,就一路和天山派的师兄师姐门比试,赢了就要别人的师父,打赢了师父再要师父的师父,直到他把掌门也赢了,就要了他的问天刀。”

白玉堂脸上没了笑容,“那岳峰呢?”

“掌门重伤,在闭关修炼。”

展昭和赵普对视了一眼,一起看横峰,出了这么大的事啊?!还以为岳阳是岳峰的孙子呢,看来不是啊!

“怎么不跟我说一声?”白玉堂皱眉,虽然自己从来不过问天山派的事情,但这帮老头对自己都不错,而且天山派是大门派,武林至尊就出了两位,还有他白玉堂,竟然被人欺负成这样,也难为他那位老师侄了。

横峰脸上绯红,“面目无光,面目无光啊!”

白玉堂点了点头,见台上就快开始了,突然喊了一声,“傻小子。”

众人都一愣,唐石头转过脸看台下,白玉堂一般不是叫他呆子就是叫他傻小子,他也习惯了。

白玉堂一抬手,唐石头下意识地一接,手上一把银刀,是白玉堂的刀。

此刀通体银白,白玉刀鞘之上镶着古朴银色纹饰。唐石头捧着刀,又看看自己那把破刀,惊讶地看白玉堂。这把是上古神器,白玉堂从不离身,谁都知道,最好的刀客是不会轻易把自己的刀借给别人的。

白玉堂淡淡吩咐一句,“三招之内给我赢他。”

唐石头听后,认真点头,这小子他也看得有些不顺眼!

岳阳皱眉,转脸看白玉堂。

白玉堂不紧不慢地说,“小子,输了把问天刀留下,那不是你能拿的。”

“我要是赢了呢?”岳阳笑问,“你肯收我为徒,将毕生绝学教给我?”

白玉堂摇头,很笃定,“你赢不了。“

岳阳失笑,“就这傻小子?为什么他行我不行?”

白玉堂懒得回答。

展昭温和一笑,眼中透出一抹狡黠,帮着回答说,“白玉堂选徒弟,当然要最好的。”

“嗯!白白只要最好的,徒弟是。”坐在展昭膝盖上的小四子笑眯眯说,“喵喵也是!”

展昭赶紧捂住他嘴巴。

下边原本看傻了眼的众人又窃窃私语起来,“看来是真的啊!不晓得开封府摆不摆喜酒哦?”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诡行天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

猜你喜欢: 神魂之判官旱魃神探最后一个摸金校尉虚界巫师意识轮回诡行天下逆反之罪尸王小道长人小鬼大恐怖故事群阴府真君深夜书屋创造至高魔临
完本推荐: 盗墓鬼手(GL)全文阅读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全文阅读官居一品全文阅读步天纲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通天大圣全文阅读我家吸血鬼他晕血全文阅读另类情敌(GL)全文阅读魅王毒后全文阅读完美世界全文阅读网红的娱乐生活全文阅读皇后难为全文阅读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全文阅读凡人修仙传全文阅读坤宁全文阅读重生之将门毒后全文阅读竹马镶青梅全文阅读神医嫁到全文阅读仙界修仙全文阅读三界独尊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豪门巨星是我初恋魔帝的天界小公主全知全能者小阁老金凤华庭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学霸的黑科技系统佛系少女不修仙男神投喂指南都市剑说这题超纲了神医弃女混元修真录[重生]神运仙王山河盛宴农门娇俏小厨娘神级卡牌系统大唐最强店长婚后忽然得宠赝太子三寸人间亿界淘宝店美食供应商北斗盛世嫡女请接招九天如果能少爱你一点楚氏赘婿超品命师夫人每天都在作妖武炼巅峰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