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诡行天下 >> 第233章 魔魇

小四子说的很久很久以前,是三年前,他那会儿刚刚四岁,还很小,和公孙一起居住在雅竹村里头。

四岁那一年的冬天,村头一户人家的媳妇难产,公孙被找去帮忙了。因为天冷,公孙让小四子乖乖在家等着,不要出门。

小四子和家养的小猫咪做伴,打着瞌睡等公孙,忽然就听到柴房里头传来了古怪的声响。“嘭”一声,闷闷的,似乎有什么重物落地。

柴房里有公孙养的几只鸡,小四子就想是不是大母鸡跑出来了?于是打开后门,去看看。

却在柴房里看到了一个满身是血的人。

那人全身上下跟个血葫芦似的,满身的刀伤。

也亏得小四子跟着公孙见多识广,没有吓傻了,倒是走到他身边,歪着头看。那是个重伤的年轻人,小四子看了一眼,吓了一跳……因为那人的脸是阴阳的,一半挺好挺干净,另一半上,却是画满了刺青。

那人奄奄一息却还没有昏迷,见小四子走过来,张嘴哑着嗓子,用最后一点力气说了一声,“水。”

小四子赶紧跑去拿来了热水和食物,还在柴房里给他点了个炭火盆取暖。之后,他按照公孙平日教给他的法子,用热水给那人仔细清洗洗伤口,再上金疮药、包扎。这人虽然伤痕累累,但并没有伤到内脏和筋骨,死不了,只是极度虚弱。

小四子将厨房里公孙早晨炖的准备给村头那位产妇补身吃的人参鸡端出来了,那人狼吞虎咽一顿吃,吃完了,小四又抱来了一床被子给他盖上,让他睡。

一大一小都没什么交流,就是小四子照顾他,那人被照顾。到最后,那人看了看眼前那个呆呆似乎不太会说话的小娃,说了声“谢谢。”

“嘿嘿。”小四子笑了笑,就要回去了。

那人当时突然问了他一句,“小娃,我问你。”

小四子回头瞧他。

“你说,报恩和报仇,哪个重要?”

小四子当年才四岁,还是个小呆子,听不太懂,不过公孙经常跟他闹着玩,比如说今晚吃面还是吃粥?小四子若是想吃面,就伸一根手指头晃晃,若是吃粥,就伸出两根手指。说来也怪,小四子没事就喜欢伸两根手指头晃来晃去。于是公孙总逗他,说他二。这回小四子听着似乎是要选,就下意识地伸出手,鼓着腮帮子对他比划了一个“二”。也许是他长得跟个四喜丸子似的太讨喜了,那人竟然笑了起来,那半张脸上都是刺青,看着怪怪的。

这时候,前院有村头生孩子那家的大人来敲门,给小四子送来了一食盒好吃的。说娃娃还没生下来呢,公孙今天要在那家守夜,让小四子吃了早早睡,睡前记得把炭火盆拿到外边去。

当夜,小四子捧着食盒跟那满面刺青的人一起在柴房里坐着吃东西。两人还说了会儿话,因为小四子口齿也没现在清楚,胆子也不够大,那人又虚弱,所以只是有的没的断断续续地说了些废话。

不知道多晚,小四子就睡着了。

次日清晨,他是被公孙摇醒的。

醒来的时候柴房里那床被子已经叠好了放在台子上,炭火盆拿到外头去了,小四子盖着厚厚的毯子睡在避风的角落里,而那人也不见了。

公孙见小四子在柴房躺了一宿,有些心疼,有发现一罐子人参鸡都没了,伸手摸他肚皮,“要变成小猪了!”

小四子当时慢悠悠跟公孙说了那人的事儿,公孙摸摸他头,说自己来的时候,屋里就小四子,那人估计已经走了。

之后小四子还和公孙到村里转了一圈,那人就这样消失了,若不是被子上边还有淡淡一层金疮药的味道,小四子甚至要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个怪梦而已。

这事情也就这样子过去了,之后再没提起过,要不是阴阳脸的人太少,小四子还真不记得了。如今又做了个怪梦,梦啊梦的,他就把这茬想起来了。

“你确定那人是枯叶?”展昭又问了小四子一遍,“人有相似,会不会只是同样阴阳脸而已?”

“不是哦,我想起来了,很像的!没刺青的那半边脸。”小四子撅撅嘴,“不过他可能已经不记得我了。”

之前枯叶出现的时候,的确小四子也在场,但他完全没有多看过小四子一眼,这不像是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吧,如果小四子没记错人,那么是枯叶忘性太大?

只是,作为江湖人的展昭和白玉堂都知道,忘记仇人很容易,想忘记有救命之恩的人,可没那么容易,更何况是小四子这样的一个小娃……那么说,枯叶是故意的了。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报恩和报仇,这就是枯叶突然出现的理由?

问明原因的结果却是多了重疑惑,展昭和白玉堂别过小四子,去了一趟金霞满堂。掌柜的倒是的确会来了,一听要找土爪狸,随口答了一句,“来晚啦,老头不久前过世了。”

展昭和白玉堂都一皱眉,追问他有后人没有,掌柜的只说没听说过。两人问了老半天,确定掌柜的的确没骗人,土爪狸无论死活,线索算是断了。

无精打采地出来,展昭仰脸叹了口气,“报仇、怪梦睡不着、赵琮、枯叶、秃鹫、被害死的兵部尚书……复杂的关系。”

白玉堂背着手往前走,似乎听到了,又似乎没听到。

“喂。”展昭叫了他一声。

白玉堂抬头回过神来,突然笑了。

“怎么了?”展昭纳闷。

“枯叶有个怪习惯,知道么?”

展昭不解。

“他不吃兔子。”白玉堂微微一笑,“还有他刀上的挂坠是个白色的小兔子,原本我以为他不正常,不过看来并不是。”

“你觉得他还记得小四子救过他?”展昭抱着胳膊摇头,“那小四子真是好心救了条狼回来了,他这些年可没少杀人,这事儿不能让小四子知道。”

“线索还不算全断了。”白玉堂点了点头,“可以从枯叶四年前的经历开始查起。”

“枯叶是最有名的杀手,个人的身世却从来没人知道。”展昭一摊手,“不都说他是被狼养大的么?很难想象他当年竟然没伤害小四子,还跟他道谢。”

“开封府应该有各地大案的资料卷宗的吧?”白玉堂问。

“你想查四年前雅竹村附近发生了什么大案啊?”展昭伸手戳戳他肩膀,“老实,问公孙不就行了么!大人当然不会把血腥的案件告诉小孩儿,但公孙这么大个名医,应该或多或少知道些。”

离开金霞满堂,两人匆匆往回走,就见开封街上好生热闹。

“怎么这么多异族?”白玉堂不解。

“恐怕是四地儿的外族都到了。”展昭摇头,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希望别出什么乱子才好。

进了开封府,两人就见庞吉和包拯都在,穿了一身官服,赵普正换衣服呢,小四子和公孙却是一身的便装。

“展护卫,来得正好。”包拯赶紧跟展昭说,“今日朝会,皇上召集文武百官要封赏一次,晚上晚宴。”

“啊?”展昭一脸“不想去”,瞧了瞧白玉堂,朝会肯定不准带家属的!

包拯暗自摇头,这才是传说中的如胶似漆了,难舍难分,片刻不离。

赵普换了衣服出来“那帮子外族来者不善,皇上这时候开朝会可能有些用意。”

“那你晚上怎么办?”展昭问白玉堂,像是担心没自己投喂白玉堂可能会饿死一样。

白玉堂望了望天,心说天底下只要还有酒楼他就永远不可能饿死!转脸看一旁公孙和小四子。

公孙手上拿着个包袱,“我给庞妃开了些补品,还有太师要给香香带去的御寒小绒袄,我们一会儿要上别院去,就不去宴会了。”

小四子坐在石头背上点头,“嗯,宴会闷闷,白白去不去山庄?去看香香和胖姨姨。”

白玉堂想了想反正有事情要问公孙,又见赵普和庞太师都放心不下的样子,就点头,“我也走一趟吧。”

果然,赵普和太师都满意点头。

于是,展昭和白玉堂分头行动,展昭随着赵普包拯他们进宫。白玉堂陪着公孙和小四子,一起往城郊的别院去了。

小四子一如既往地喜欢白玉堂,往他马背上一座,伸手捋白云帆的长耳朵。

“小良子呢?“白玉堂见他一个人,有些纳闷。”

“陪着赵普去了。”公孙帮着回答,“那些外族来者不善,或多或少都惦记着坑赵普呢,还有个赵琮用心险恶,我让小良子时时盯着。”

白玉堂点了点头,以箫良现在的武功,的确是个不可忽略的得力助手。

“土爪狸找到了么?”公孙见白玉堂他们那么早回来,觉得可能不妙。

“别提了。”白玉堂摇头,将人死了的事情告诉了公孙。

“死了?”公孙皱眉,“没道理啊,年纪并不大,而且听开封府那几个衙役形容,他身体很健硕。”

“也许是他不想让别人找到吧。”白玉堂微微一挑眉,“越是那样,倒是也越证明他的确是知道些什么。

低头,白玉堂就看到小四子正抓着白云帆几绺鬃毛编辫子呢,便问了公孙,“四年前,也就是小四子捡到枯叶的时候,附近有没有出什么大案子。”

公孙迟疑了一下,看了小四子一眼,似乎有些犹豫不想说。

白玉堂纳闷。

小四子回头瞧着两人。

身后跟来的绯影她们也都听着呢,看到公孙的神色,绯影骑马上来,“小四子,姐姐们玩对对子呢,你来不来?”

“好!”小四子立马乐呵呵答应。

等他和绯影他们到了身后听不到白玉堂他们对谈的地方,公孙才轻轻叹了口气。

白玉堂看他。

“那一天我永远都记得的。”公孙低声道,“那天村头有人难产,那晚上狂风大作,还下了场暴雪。”公孙低声道,“我回去的路上,听说邻村出了些事情,有一个不小的江湖门派被人屠了满门。打更的更夫看了一眼,说凶手是个只有半张脸的恶鬼。”

白玉堂双眉紧皱,“枯叶手上,是因为屠杀了那个门派,所以……”

“所以小四子并不知道他后来救的是一个一夜杀了上百口人命的恶魔。”公孙摇了摇头,“其实救人是见很单纯的事情,我只要小四子因为能救人而开心就好了,不想他不开心。”

白玉堂点了点头,“那户被灭门的人家,你了解多少?”

“我只知道是个江湖门派,还挺有名的,他们的掌门好像姓郭还是霍的……很神秘,不怎么在地方上走动,也从来不开馆收徒弟,更没见他们从事什么押镖或者保镖的工作。但是又似乎有花不完的银子。

“枯叶如果是接受任务完成了这一票……跟报恩报仇能扯上什么关系?”白玉堂仔细回想,“而且枯叶最多一次执行任务也不过杀个一二十人,这里可是灭了一个门派,事情却没传出来。

“等给庞妃看过之后,我回开封府找卷宗,可能会有联系。”

白玉堂点头,放下众人赶往城郊去不提,但说展昭和赵普他们。

这一队人马更加浩浩荡荡,赵普坐在黑枭背上打着哈欠,黑枭和枣多多两匹马不知道在交流些什么,“吸溜吸溜”嘴里唠叨个没完。

展昭歪着头看两匹马,就发现黑枭正瞅着不远处经过的外族马呢。它也是个机灵的,估计以为要行军打仗了,觉得又有笨马可以咬了,所以很兴奋。

箫良人小鬼大,跟着紫影他们去探了探情况,溜回来到了赵普身边跟他说,“师父,辽国和西夏来了几个大将军,紫影说是你的熟人。

赵普似乎是提起了些兴趣,“什么人?”

“辽国来的是隆布尔大将军,西夏那边是巴彦。”

展昭都听过这几个人的名字,全部算是赵普的手下败将。当然了,也都是名将。

“这帮人来做什么?”赵普还挺意外的,就听箫良接着说,“辽国三皇子耶律齐也来了。”

赵普微微一愣,“野驴老三也来了?”

箫良点头,赵普撇嘴,跟展昭说,“那一大群野驴里头,老三可最不好对付。”

“嗯,我也听说过,说耶律齐是文武全才,深藏不露是么?对了,我记得之前有个老四耶律明,就是被你整挺惨那个。”展昭微微一笑,“若不是他暗算你,你也得不着箫良着好徒弟。”

赵普一笑,“这帮人不见兔子不撒鹰,都集中这会儿跑过来,肯定有什么图谋?”

“怎么看都是个很笨的决定啊。”展昭似乎有些想不通,“你想,巴彦也好、隆布尔也罢,都是对方朝中举足轻重的大人物,特别是耶律齐,不是下一任辽王的最热门人选么?这样孤身而来,是不是有些托大?”

赵普耸耸肩,示意自己也很想不通。

庞太师的轿子正在旁边,听到这边对话,兴匆匆挤进来,“王爷,今时不同往日了,那帮人未必带着敌意来的,可能是试探加算计,还有保住自己的权势。”

赵普和展昭都看他,“太师,这个何解啊?”

“嘿嘿,这些个玩弄权术的人,没有什么永远的对头的,对他们来说,谁有利谁就是亲人!虽然之前他们叫嚣着说王爷太厉害了,劝王爷退一退。可如今外头有传说找了个接班人赵琮……这赵琮可从没在正式场合露过脸,那些个大将当然是来试一试真伪看看他能为的。另外,耶律齐会来也不奇怪。整个大辽的武将基本都跟王爷对着干过了,一个个输的挺惨,唯独这耶律齐崇武却从来没跟王爷对过手。最近大辽内部分成两派,一派比较强硬,属于好战派,也就是耶律齐那宗族的。一派则要求休养生息……主站派崇武的第一理由就是咱们大宋有个赵普,这万一哪天打过来了可不得了。”

“哦……”展昭算是明白了,“所以唇亡齿寒,他们怕赵普一旦真的退了,主战派声势就下去了,耶律齐会丢了未来的大位。”

庞吉点头,“那可不!所以啊,王爷,要懂得借力打力,就是不要自己出力。”

赵普挑着眉头瞧了瞧庞吉,大概明白他意思是叫自己装糊涂,笑了笑,点头。对于谋权求利这一套嘴脸,应该没有人比庞太师更精于此道,所以这方面的建议听他的应该没错。

很快到了皇宫门口,就见宫门口人头攒动,车马入龙,光各种轿子就几百乘。

展昭等人一下马,有宫中的太监前来迎接,说赵祯想先见赵普、包大人和庞太师,让带着展昭一块儿去。

众人进宫,没走两步,不远处有人走了过来,“九王爷,多年不见了。”

赵普回头一看,来的是个三十不到的年轻人,相貌堂堂,只是赤红色的头发和分明的轮廓,让人一眼就能认定是个异族。

此人穿着华贵,带着几分傲慢之气,不过跟赵普倒是显得十分客气。

赵普看了看,乐了,“这不是三狼主么。”

“哈哈,几年未见,王爷风采依旧啊。”来人正是耶律齐,展昭仔细打量了一下,有些可惜,刚才带白玉堂也来就好了,可以讨论讨论这个三王子。

耶律齐跟赵普客套了几句后,就说想见见包拯,赵普代为介绍,最终就介绍到了展昭这里。

展昭此时心不在焉,一来是比较担心之后的朝会和晚宴都会很闷。如今没有白玉堂陪着,还没小四子来逗个闷子,一直熬到晚上少说四个时辰,比抓贼还累!

“这位就是名震江湖的展昭?”耶律齐突然冒出来,伸手一把抓住展昭的手,“久仰久仰,小王平生最羡慕的就是江湖豪杰。”

展昭从盘算怎样溜走去找白玉堂的当口被扯了回来,抽回手,笑道,“三狼主太客气了。”

赵普心说幸好白玉堂不在!

连同一旁包拯和庞太师都擦了把汗——刚刚耶律齐那一手,他俩就下意识地找,发现身边没白玉堂,才觉得捡回条命,没在皇宫里就闹出人命来。

众人往里走,耶律齐似乎很中意展昭,在他身边说笑,十分热情。最后连展昭也冒汗,幸好玉堂没在,不然估计要急眼了……醋耗子!

一想到白玉堂可能会吃醋,以及吃醋后还挺帅挺严肃的神情,展昭心情瞬间好转了一些。

……

白玉堂他们的车马顺利到了城郊别院附近,太后她们刚刚搬来,还有好多东西要往里运,人来人往十分热闹。

小四子和公孙捧着食盒走去后院,太后正吩咐丫鬟们准备给庞妃养胎的菜单。公孙和小四子都觉得好玩,太后亲自给定菜单,庞妃这会儿可是得宠到了极点了,也难怪赵祯把她送来别院。他久久不立其他的妃嫔,原本已经有人说三道四,幸好庞妃挺争气的,如今肚子里有了真龙天子,赵祯更是心安理得独宠她一个。

小四子和公孙进屋,就见庞妃正坐在床边叫香香听肚子。

香香已经精灵可爱了,瞧见小四子眉开眼笑,只是牙没长齐,说话漏风,扑过去就叫“小柿子”。

公孙坐在床头给庞妃把脉。

白玉堂自然不会进都是女人的后院,带着影卫们,分头在山庄外围转了起来。

他之所以跟来,也是想看看这山庄的守卫怎么样,可别出什么乱子。刚绕到后院,一眼,就是微微一愣——只见在院墙西边的应该土坡上,建在了一座很漂亮的墓地,而且墓碑上没死者的名字。

白玉堂觉得纳闷,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个墓碑?墓碑上还没有字。

“这是柳夫人的墓碑。”

白玉堂回过头,说话的是庞煜。

“柳夫人?”白玉堂有些不解。

“嗯,过去很多年了,皇家一些恩怨,不去理会也罢,反正人都死了。”说完,庞煜乐呵呵一拍白玉堂,“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你家眷属呢?”

白玉堂心情立马好了几分,“去皇宫参宴了。”

“哦……”庞煜撇撇嘴,“我这儿有好酒,你喝不喝?”

白玉堂挑眉——有好酒当然要喝。

两人回山庄,刚经过别院想绕过去到厨房,忽然,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了一声叫,似乎是谁受到了惊吓。

后院是庞妃居住的地方,庞煜一个箭步就冲过去,白玉堂也跟了进去。

只见在院子正中央,一个丫鬟倒在地上,一地的血,旁边落满了影卫,太后和庞妃应该都在屋里被保护起来了……果然赵祯把守卫做到了撵苍蝇赶蚊子的那般严密。

公孙正在给那个丫鬟检查,可能已经没救了,他无奈摇着头。

白玉堂问拿着药箱子在一旁的小四子,“怎么回事?”

小四子显然余惊未消,“她刚刚拿着刀就冲进来了,要杀胖姨姨,可是在院子正中间摔了一跤,然后刀好像扎到自己了。”

白玉堂皱眉,心说什么刺客这么乌龙?

公孙将丫鬟翻了个身,抬头看白玉堂,又看看身后的影卫。

只见丫鬟以一种古怪的姿势躺在地上,手上拿着刀,刀就这样插在胸口,已经一命呜呼。

“刚才有人绊倒她么?”白玉堂看了看丫鬟脚边的青石板,完全没问题……不像是绊倒的更不想滑到,莫非太紧张跑了几步所以腿软了?

影卫们都摇头,“我们谁都没碰她,她自己就突然摔倒了,然后这么巧被刀扎斯了。”

白玉堂正纳闷,公孙忽然对他招招手,示意他蹲下看。

白玉堂蹲下,公孙扒开丫鬟的衣袖给他看。

白玉堂忍不住一皱眉,这丫鬟的胳膊跟筷子似的那么细,只剩下皮包骨了。

“怎么瘦成这样?”庞煜看不下去了,“这丫头多久没吃饭啦?”

“还有。”公孙指着丫鬟眼睛底下明显的两个黑眼圈给白玉堂看。

这种憔悴的样子,让白玉堂下意识地想起了昨天死在湖心亭的龚学,以及刹那间迷失了神志的柴郡主……所有人是一副过劳的样子,怎么回事?

“她是云儿。”这时候,一个丫鬟战战兢兢地说,“原本我们都是御膳房负责伙食的帮工,云儿最仰慕庞贵妃的,想尽办法争取到机会跟过来。可是这阵子她精神很不好。我跟她一间屋的,她天天做恶梦,茶饭不思。”

白玉堂和公孙对视了一眼——这么巧?

“又是一个做恶梦的。”庞煜来气,心说是因为换季所以人比较容易发病么?

正在众人想着要不要调查一下尸体的时候,只听角落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丫鬟突然尖叫了起来。

白玉堂等回头,只见她像是害怕极了,抱着自己缩在房间的角落里,嘴里叽里咕噜说着疯话。众人下意识地听了听,反反复复就那么一句,“回来了……魔魇回来了!”

“魔魇?是什么?”白玉堂随口问了一句,就见出来看情况的皇太后,瞬间脸色苍白。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诡行天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

猜你喜欢: 逆反之罪魔临恐怖故事群虚界巫师深夜书屋创造至高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旱魃神探尸王小道长诡行天下神魂之判官意识轮回阴府真君人小鬼大
完本推荐: 重生之傲世仙妃全文阅读他的浪漫全文阅读猎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宁小闲御神录全文阅读天才相师全文阅读花颜策全文阅读深夜书屋全文阅读琴帝全文阅读为所欲为全文阅读龙图案卷集全文阅读没出息的庄先生全文阅读我为表叔画新妆全文阅读顺明全文阅读皇后难为全文阅读星际游轮全文阅读超凡黎明全文阅读异世为僧全文阅读娇女全文阅读魔尊也想知道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穹顶之上农门娇俏小厨娘仙师无敌都市奇门医圣卡牌密室(重生)亿界淘宝店全知全能者那个大佬回来了海贼:爆料天王极品飞仙我是新手村老大王者时刻我,赤犬,为所欲为!大唐神级驸马万古神帝太初重生校园做学霸汉阙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三界红包群猛卒绝代名师众神世界小阁老伏天氏天才神医宠妃天赐良婿清初情缘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撒娇福晋最好命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