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诡行天下 >> 第275章 无江湖,唯庙堂

第275章 无江湖,唯庙堂

殷侯和天尊的提议正经不错,不过赵普却是为难了起来,“大理皇室啊……”

“喂。”公孙戳了戳他,“大理段氏皇族貌似和大宋关系一直很好的,人家对你尊敬有加,应该知无不言的吧。如果他不知道,朝里肯定有别人知道。”

赵普摸着下巴似乎是在琢磨什么,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不解地问他,“有什么问题?”

“唉,段素隆那人出了名的面,诚心向佛不理朝政,我不知道能不能跟他说到一起去。”赵普皱个眉头,“另外,他现在应该身在某个庙里,高智升和董伽罗不太容易让人找到他,要见面可不容易。”

“这倒是。”公孙点了点头。

“潘老大是高智升的妻弟,而洱海宫的宫主似乎也是董伽罗的亲戚。”赭影之前调查了几人的背景,有些起疑,“我打听了一下,董伽罗和高智升同样是权倾朝野,两人貌合神离很久了。”

“这事儿我也听皇上提起过。”赵普想了想,“段素隆因为虔心向佛,很有可能会禅位,高智升和董伽罗都有意思争位。”

“段氏没有其他后人?”展昭纳闷,“干嘛让位给臣子?”

“一家人都向佛的,而且段素隆就是从他叔叔段素廉那里继承来的皇位。”赵普算了算,“他过的是清修的日子,没有子嗣,只有个侄子,叫什么来着?”

“段素真。”赭影帮着回答。

“你看这几个皇帝取的名儿就虔心向佛的样子,只有素没有荤。”白玉堂摇了摇头,“他也未必会知道两家的事情吧?”

“这倒不一定。”赵普忽然笑了一声,“通常做皇帝的,别的不会,装糊涂和深藏不露是天生就会的。“

“那要怎么做?”公孙也觉这事儿似乎是走进了死胡同。

“嗯……”赵普摸着下巴,看看展昭和白玉堂,“要不然,找一找他在哪儿?”

“和尚之间可能会知道!”展昭想了想,“要不然混进庙里当和尚?”

白玉堂眼皮子一挑,“你再说一遍?”

“要不然混进庙……那什么……”展昭嘎巴嘎巴嘴。

“庙什么?”白玉堂沉着脸问他。

“庙……喵?”展昭看四周,还问呢,“刚才有猫叫?”

“可不就是猫叫么。”白玉堂凑过去,一字一顿在展昭耳边说,“你要是敢往下剪一根头发,我就把开封府上下都剃成秃子。”

展昭扁了扁嘴,下意识地摸头发。

白玉堂叫来了白福,让他去打听打听,有没有什么法子,可以混进佛堂,找到段素隆,又不会被怀疑的。

白福得了令,颠颠儿就跑出去办事了。

“你是不是怀疑,段素隆是被高智升和董伽罗囚禁,而非自己想进庙宇修行?”公孙问赵普,“所谓的虔心向佛,不过是他自保的借口?”

赵普点了点头,“董伽罗和高智升我都有所耳闻,你还记得我兄弟邢怀洲吧?”

“哦!当然记得!”公孙点头,心说怎么能不记得呢,当年若不是邢怀洲,他也不可能跟赵普认识,更不可能开始这一段缘分。包括白玉堂和展昭,要不是邢怀洲的案子,白玉堂也不会来开封,从此就跟展昭杠上。“

“怀州镇守南疆,和大理段氏王族非常熟,他跟我提起过,段素隆的叔叔段素廉,就被高智升和董伽罗胁迫,段素隆虽然当上了皇帝,但一直没有掌握实权,高、董那两人手中有兵权,拿皇帝当傀儡。而且,他也提起过,段素隆并不如表面那么温和木讷。”

展昭皱眉,“这次洱海宫和苍山派闹起来,如果牵连庙堂,就是董伽罗和高智升内斗,这鹬蚌相争渔翁得利,最终得意的说不定就是段素隆这个皇帝。通常搞鬼的都是有好处的那位,会不会段素隆也有份参与这次的奇案?”

“那更好啊。”赵普微微一笑,“董伽罗和高智升都是野心勃勃,谁得了权,到时候必定导致西南不安,如果段素隆真的有心思要铲除这两个臣子得回朝政,也是名正言顺,我不介意帮他个忙,卖个人情给他也好么。”

“最好不是他搞的鬼。”公孙在一旁戳赵普,提醒他,“这次死了多少人?你倒是想一想,万一段素隆和大少爷有关系,还如此心狠手辣,估计啊,还不如高智升和董伽罗好对付。”

赵普挑了挑眉头,公孙说的也不无道理。

“知己知彼更重要些。”天尊和殷侯都点头,觉得接触一下段素隆,也不是坏事。

展昭和白玉堂对视了一眼,不发表什么意见,现在的首要问题是,这段素隆也不是说见就见的,他具体在哪儿,就没人知道。

接近晌午,白福打探消息回来,兴匆匆的跟白玉堂说,“五爷,有门!”

众人面面相觑,不解地看白福,“有什么门?”

“我刚才打听了,说是皇帝在庙里!”白福乐呵呵回话。

“哪个庙?”展昭问,心说白福这么能干啊,办事真利索。

不料白福却是摇了摇头,“不知道。”

众人都盯着他看,白玉堂揉了揉眉心,“大理几座庙?”

众人心说这庙才几座,大不了一间间找。

白福伸出一只手张开五根手指头,“大庙五百多间,小庙不计其数。”

众人都张大了嘴,白玉堂瞧着他,“那你说的门在哪儿?”

“最近要到段素隆生辰了!”白福接着说,示意话还没完,“于是要搞个祭天仪式,从南面万象请一尊什么什么大佛过来。”

白玉堂听的一头雾水,“说重点。”

“重点就是,要找个小金童,跟皇帝一起去接那尊大佛。”白福乐呵呵说,“那小金童必须和大佛坐前那个白玉娃娃小仙童相像!”

众人都不解地看白福,听不出来重点在哪里。

“重点就是。”白福从怀里掏出一副绣像来,“你们瞧瞧这小金童跟谁像?”

打开绣像来,众人凑近一看,第一时间就傻了眼。

萧良指着画面,“呀,槿儿呐!”

公孙将小四子拉过来,摆在画像跟前比,左看右看,活脱脱小四子的画像,一模一样!

“邪了门了!”赵普拿过画像瞧,问,“这什么人画的?”

“这是古画的印本。”白福道,“据说是根据那尊佛像雕塑画出来的,那小仙童就跟小王爷长得一模样!”

小四子也捏着下巴看绣像,公孙一把将他藏背后了,“他们不会把小四子拿去祭天什么的吧,或者直接送给万象国,我不干啊,你们谁送他走我跟谁拼了!”

赵普见他着急,赶紧劝,“怎么可能,这写明了是借小娃娃,家长可以跟随,就三天时间,接回了佛像,小孩儿就送回家里,并且以后都是大理皇室的贵客。”

“这么好?”公孙拿过绣像仔细看,“可以跟去家长啊……”

“家长……”展昭想了想,问白玉堂,“你说去几个家长何时?”

白玉堂哭笑不得,“一大家子吧。”

……

晌午刚过,大理最大的寺庙见龙寺门前,一个胡须花白的老头还有三个老和尚,托着下巴打哈欠。

桌上一叠绣像,用一块镇纸押着,随着小风吹得翻动。门口的庙里是人头攒动香火很旺,可这三人眼前却是冷冷清清。

“丞相大人?”老头背后一个太监凑过来说,“这世上哪儿有活人和仙童长得相似的,不如可爱的小娃娃随便找一个也就算了?”

“是啊,丞相大人。”另外一个随从跑上来,手里厚厚一叠画像,“我看好多小孩儿都特别好看。”

“不行!”那位回头发的丞相连连摆手,“欺君之罪,皇上会大怒的!说了要仙童,就要仙童!”

“阿弥陀佛!”旁边三个和尚也打稽首,“对待佛祖一定要心诚,切不可弄虚作假,否则会惹怒佛爷,招来祸患。”

随从和太监摊手,“可是这都找了小半个月了,眼看着离大典就剩下三天时间,皇上这几天急着要人……到时候会不会因为我们办事不利治罪啊?”丞相也皱眉,“总之不能骗皇上,咱们再想想法子……”

这边正为难,就听一把嫩嫩的嗓音传过来,“爹爹,庙门口那边在卖什么呀?卖画么?”

“唉,庙门口哪儿会有卖画的,你看那老头拿着支笔,不是给人画像的,就是算命的。”

“我们去算命不?”小孩儿问。

“这世上哪儿有什么神算啊,八成是个骗子,你看还有和尚呢,哪儿有和尚给人算命的。”

这孩子的爹说话声音好听,不过出语可算是刻薄。

坐在庙门口等“仙童”的,正是大理当朝宰相,冯尹。老头别看一把年纪了,在大理的身份相当于大宋的包拯,那是广受爱戴。且他学富五车,乃是当世大才,被人说成算命画像的。他原本就因为办不成事儿交不了差赌得慌,这会儿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身边三个和尚也是得道高僧,被说成是坑蒙拐骗的,怎能不气愤,都抬起头循声看……

这一抬头,瞧见个仙风道骨的白衣服书生,带着个小娃娃。众人看到那位书生眼前一亮,再一看那娃娃,全体愣住。

冯丞相手里的毛笔“啪嗒”一声砸在了桌上,墨迹溅了一身,他也没发现,“嚯”地站起来,指着小娃,“仙……仙童!”

这位书生和小娃,自然是公孙和小四子。

他俩就是来套这帮子人上钩的,一见得逞了,公孙立马来了个欲擒故纵,他一把抱起小四子,赶紧跑。

冯丞相急得翻着桌子就出来了,形象皆无,在后头追,嘴里喊,“仙童!小仙童,等等啊!”

公孙带着小四子边跑,心里边琢磨,这丞相够缺心眼的,比包大人实诚太多了。

每一会儿,公孙按照白福事先帮他研究好的路线,成功跑进了死胡同里头。

丞相一见被自己堵住了,赶紧站着喘气。

公孙抱着小四子警惕地瞧他,那样子像是在问——你想干嘛?!

“先,先生!”丞相赶紧拿出皇榜和绣像,跑上前,跟公孙打商量。

公孙佯装看完,瞧着那丞相,“你是说,带我儿子去见皇上?”

“对啊!”丞相拍着胸脯跟他保证,绝对是好事不会有坏事,还说,不放心的话,可以多多带家属。

公孙和小四子心照不宣,对视了一眼——瓮中捉鳖,易如反掌!

第二天一大早,在见龙寺的庙门口,冯丞相瞧着眼前的一大家子人,眼皮子直抽。

小四子喜滋滋,拉着公孙的手,身边是赵普,一旁还有展昭和白玉堂,还有紧紧跟着小四子的萧良,还有天尊和殷侯,以及白福。

“几位……都是家长?”丞相看了半天,那神色像是说,这些个家长怎么都是男的,没个娘啊、姨妈啊什么的。

“嗯。”小四子一指公孙,“爹爹!”又一指赵普,“九九!”

丞相身边几个和尚都没太听明白,想着,估计是“舅舅”,不过都说外甥像舅,这位舅舅高大威猛气虚轩昂的,怎么外甥跟个兔子似的。

“那这二位是?”他又看展昭和白玉堂。

小四子眨眨眼,“喵喵白白。”

冯丞相也跟着眨眼,啥?

公孙帮着说,“是他堂叔和表叔。”

“哦……”众人又看白福,估计是个管家,那萧良……

“我是他哥哥。”萧良说着,指了指身后天尊和殷侯,“外公和爷爷。”

天尊和殷侯仰着脸算辈分——怎么好像不太对?

“哦,真是一大家子啊,呵呵。”老丞相好事地问了一句,“娃娃的娘亲呢?”

小四子嘴一扁,搂住一旁赵普的腿,“九九就是娘亲!”

公孙摸他脑袋——乖儿!

赵普嘴角直抽,冯丞相以及深厚一众和尚抹眼泪,心说真感人呐!估计这孩儿年幼丧母,于是舅舅就当娘那么疼他了,感天动地。

展昭对白玉堂不住摇头,那意思像是说——这丞相,忒老实了,怎么这样骗老实人。

白玉堂也感慨地点头——没错,包大人是伪老实,这个是货真价实的老实人。

“皇上在见龙寺?”公孙问。

“哦,没,在另外一个寺庙,老臣这就带各位去,不过……会留诸位住下,等典礼结束了再走。这事高大人和董大人吩咐的,皇上正在清修,不太想有人知道他的所在,打扰他修行。”

众人点头,表示理解,同时也觉着——高智升和董伽罗,果真掌握了大权。

于是,小四子作为这次被选中的小仙童,带着庞大的“家长”队伍,跟着冯丞相,去见皇帝段素隆。

“几位,听口音貌似不是本地人?”冯丞相好奇地问。

“我们是宋人。”展昭回答,“来这里游玩的,碰巧了。”

“所以说是天意啊,哈哈!”丞相因为能交差了,所以心情大好。

冷不防白玉堂插了一句,“找一个孩子这种事情,为什么要丞相大人亲自出马?”

一句话,丞相立马就像是霜打了的茄子,蔫了。

他叹了口气,摇头,“唉,不说也罢。”

众人对视了一眼,老头似乎一副怀才不遇的样子。

赵普好笑,这位冯尹他早就听说过,是很有才不过可惜夹在高智升和董伽罗两个权臣中间,必定没他发挥的机会。

展昭对白玉堂使眼色——诈他!

白玉堂无奈望天,想了想,就顺着话问老头,“大理这么多年没来了,怎么最近人心惶惶的。”

冯尹抬头,问,“这位公子,大理哪里人心惶惶?”

“哦,听说最近大理的苍山派和洱海宫发生了冲突,吃饭的时候,到处都人心惶惶在谈论,怕打起来殃及百姓。”展昭帮腔,两人又开始一唱一和。

“呵。”冯尹冷笑了一声,“上梁不正下梁歪。”

“怎么这么说?”

“各位有所不知,大理总共就那么点地方,最大的门派也不过苍山洱海两门,可这门派相较于中原天山、少林这样的大门派,简直就是学了些花拳绣腿的小混混,不值一提。”冯尹摸了摸胡须,“这苍山洱海,背后都有人,这次根本不是江湖斗争,而是庙堂之争……大理是没有江湖的,只有官场。”

一句话,印证了展昭他们之前的猜测。

冯尹话出了口,又摇了摇头,“唉,不说不说,说起来也是一肚子气。”

众人离开见龙寺,往西边走,拐过几条街巷,来到郊外,穿过林子又走过几座桥,天都快黑了,终于到了一座小山包前。

小四子早就走不动了,趴在赵普肩头呼呼大睡。赵普停下脚步,他也醒了,打着哈欠伸懒腰。

众人仰起脸,见山顶之上有一座小庙宇,四周竹林环绕,十分的清幽。

殷侯就问,“皇帝在这里住着?”

“正是。”冯尹快走了几步,带着众人上山。

白玉堂拍了拍展昭,指了指路边,顺手,将走出台阶的萧良拽了回来。

冯尹回头看了一眼,微笑,“这位公子,看来也是精通机关之人。

白玉堂只是一笑,“难怪四周围没有侍卫,原来布置了如此多的机关埋伏。”

“这也是不得已之举。”冯尹笑得颇为无奈,走到了山巅,就见门口有几个侍卫。

展昭和白玉堂目测了一下——应该武功高强,看来段素隆的确在这里没错。

进了大门,冯尹对门口摆了摆手,大门关上。

冯尹并没有带着众人往里走,而是踏上了台阶,回转身,看着众人,并轻轻鞠躬行礼。

众人都让他的举动闹愣了。

冯尹行了礼后,神情也微微变化,从刚才的有些憨厚,变成了严肃而认真,他到赵普眼前,跪下行大礼,“九王爷,我代皇上求您,救救我大理百姓。”

这下子,众人可傻了眼。

展昭看白玉堂——不是个老实人么?敢情装的?还以为忽悠了他,没想到被他忽悠一路。

白玉堂也点头——没错啊,果真所有当丞相的都是花肚皮!

深厚殷侯戳了戳两人,指指彼此的眼睛。

天尊也不慢地点头,再恩爱也要矜持一点么,这一路眉来眼去就没断过!

展昭和白玉堂尴尬地收回视线。

赵普将小四子放到地上,想了想,问冯尹,“原来如此,这找仙童是障眼法,你们知道我们来了大理,所以才演的这一出?”

“王爷恕罪。”冯尹赔罪,“若非迫于无奈,老臣也不会出此下策。”

“可你们画这绣像都小半个月了,我们才来了几天?”展昭眯起眼睛,“开封有人给你们报信啊?”

“并非是开封府的人,而是一个神秘黑衣人。”

冯尹的话,让众人皱眉——会是什么人呢?善意的,还是恶意的?

“我们原本一筹莫展,谁知半个月前,有人给了我一封信,说是九王爷一行人会来大理。”冯尹朝天行礼,“肯定是菩萨显灵了,皇上也说,能救大理百姓的,只有九王爷!”

“先别谢菩萨了。”赵普将他扶起来,“你让我救你大理百姓?因为什么?”

“皇上就在里边,他回亲自跟王爷说的。”冯尹往里请众人,“诸位请。”

赵普点头,带着人进屋。

展昭走在后面,忽然问冯尹,“丞相,这庙里就皇上一个人住啊?带妃子了没有?”

“唉!”冯尹赶紧摆手,“展大人切莫说笑啊,这里是佛门清净之所,虽然我主借口修行以避杀身之祸,但向佛之心是虔诚的,哪里会带女眷进庙里同住。”

“哦……”展昭了然点头,示意——进去说话吧。

冯尹往里走,展昭叹了口气看了看门边。

白玉堂压低声音问他,“猫儿,为什么那么问?”

展昭尴尬地笑了笑,一摊手,“看来,小四子治做梦那碗药,药性不够啊。”

白玉堂微微一个愣神,再看展昭,发现眼睛的颜色又变回了暗金色,“你……”

展昭指了指门边,“你铁定看不到门口那位红衣服的阴魂不散的吊死鬼姑娘,是吧?”

白玉堂睁大了眼睛看展昭,随后又看门口,那儿有人?!不过就在这时,被他发现了一点儿蹊跷的地方。

白玉堂站在门口发起了呆,身后天尊被他挡着路了,伸手戳他,“玉堂,赶紧走,看什么呢?”

“呃……”白玉堂迟疑了一下,还是举步往里走。

展昭自然能看出他不对劲来,就问,“怎么啦?”

“嗯……那扇门。”白玉堂示意众人看门口的木头门。

“门怎么啦?”展昭不解。

原本被当小仙童,现在又没什么事儿了的小四子提着衣摆正晃荡在旁边,听到展昭说门,也回头瞧了一眼。

“喔唷。”小四子撅着个嘴,“这个花式大理很流行喔?”

萧良也顺着他的视线往外望,小四子看着的是门口的木头门,雕花木门,有纸窗户,似曾相识。

展昭一下子明白了过来,惊讶,“怎么会这样?”

天尊和殷侯对视了一眼,淡淡一笑——看来,赵普说天下皇帝都会装糊涂,那是太轻了,这个段素隆,可真正不是个善茬。

喜欢诡行天下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诡行天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 诡行天下txt下载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

猜你喜欢: 最后一个摸金校尉旱魃神探意识轮回人小鬼大魔临深夜书屋虚界巫师尸王小道长阴府真君逆反之罪诡行天下创造至高神魂之判官恐怖故事群
完本推荐: 妖神全文阅读全职高手全文阅读匹夫仗剑大河东去全文阅读狂医废材妃全文阅读六迹之大荒祭全文阅读若春和景明全文阅读掌上娇全文阅读宦官的忠犬宣言全文阅读官居一品全文阅读影后重生之豪门萌妻全文阅读宠后之路全文阅读史前养夫记全文阅读喜良缘全文阅读星际游轮全文阅读大讼师全文阅读盛世谋臣全文阅读竹马镶青梅全文阅读飞天全文阅读贩罪全文阅读丝丝入骨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极品飞仙都市大进化时代栖梧潸潸映弦月咫尺之间人尽敌国超感应假说明韵掌家小农妻:世子,有喜了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大佬的心肝穿回来了乖,后妈有赏不良太子妃:公主萌萌哒神医弃女宋先生你又装病纨绔少爷之妖虐美食供应商通幽大圣重生八零甜宝妻至尊特工楚氏赘婿天才神医宠妃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妖精下山搞事业一妃虽晚不须嗟卡牌密室(重生)海贼:爆料天王神医凰后穿到民国吃瓜看戏异能特工的游戏与日常魔帝的天界小公主

诡行天下最新章节手机版 - 诡行天下全文阅读手机版 - 诡行天下txt下载手机版 - 耳雅的全部小说 - 诡行天下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