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朽木充栋梁 >> 喜结良缘

日落时分。

纪无敌吃完饭,欢欢喜喜地坐在浴桶里,准备把自己洗得干干净净后,爬上某人的床被某人吃得干干净净。

不过就在他沐浴完毕,站起身更衣的时候,门被从外向内的大力推开了。

“门主,你……”

原本怒气冲冲,理直气壮的左斯文见到眼前的景象,顿时哑了。

“阿左?”纪无敌慢条斯理地蹲回浴桶内,“我知道你暗恋了我很久,但是,我现在已经名花有主了,你就把你的暗恋默默地放在心底,守护一辈子吧。”

……

左斯文深吸了口气,反手关上门,“门主。”

“你要霸王硬上弓吗?”纪无敌睁大眼睛,“你真会挑时候,知道我刚刚洗得香喷喷。”他一脸你很识货。

“纪、无、敌!”左斯文爆发了。

这是自己懂事以来,他头一次这样连名带姓地叫他。

纪无敌很识相地闭上嘴巴。

左斯文从袖子里拿出一封红艳艳的喜帖,刷得扔在浴桶里,“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前脚让我和右孔武去各地巡查,后脚就有这种东西流传到各大门派?”

纪无敌拿起喜帖,翻开,然后看着被水弄花的黑墨,附和道:“对啊,这是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呢?”

“门主,不要打哈哈。”左斯文森然道,“也不要告诉我这件事不是你干的。”

纪无敌看着他,很诚恳道:“就算这件事是我干的,冲着你好像先奸后杀,再奸再杀的神情,我也是不会承认的。”

……

左斯文捏紧拳头,“门主,如果你今天不能给我一个很好的理由的话,那就恕属下以下犯上了!”

“阿左,难道你觉得你现在不是在以下犯上吗?”

左斯文眼中的火苗越来越旺。

“等等。”纪无敌缓缓靠着浴桶,调整了下姿势,才道,“你继续吧。我刚才蹲得腿酸。”

左斯文用力地喘了好几口气,才勉强道:“属下很想知道,门主为何会广发喜帖,邀请武林群豪参加我和右孔武……的婚礼!”说到后面,他再度忍不住想要掐死眼前这个人。

“因为阿策不愿意。”

左斯文胸膛猛烈起伏,“然后?”

纪无敌遗憾道:“阿尚和阿钟也不愿意。”

“所以?”

“所以我就想问问你和阿右愿不愿意。”

左斯文怒极反笑,“你问了吗?”

“问了。”纪无敌道,“但是问的时候,突然发现你和阿右都不在。”

“因为门主强行让我们去巡查各地分行了。”左斯文的牙齿咬得咯咯响。

纪无敌一击掌,“于是我就当你们默认了。”

“……”左斯文气得发抖。

“阿左,你回来得很及时。”纪无敌笑眯眯道,“后天大婚,我已经让人把喜袍都做好了。到时候你直接上花轿就可以了。”

“上花轿?!”左斯文脑海中不断盘算着杀了自家的门主会有什么后果?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毁尸灭迹,万无一失。

“当然。”纪无敌无辜道,“喝喜酒的客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贺礼我也收得差不多了,要是不办喜宴的话,他们一定会血洗辉煌门的。”

左斯文阴恻恻道:“我倒觉得这个提议不错。”

“阿左,”纪无敌突然压低声音,“你知道他们送了多少贺礼吗?”

“我更好奇他们为什么会来。”

“哦。这没什么。”纪无敌耸肩道,“我只是针对各大门派,写了不同的谏言。”

“谏言?”

“比如说,贵派可以不来,但是我会率辉煌门上下亲自到访。”纪无敌得意地笑道,“辉煌门头一回办喜事,怎么能冷冷清清呢?”

左斯文看着那张被水糊得乱七八糟的喜帖,“这张上面没有这句。”

纪无敌又翻了翻,指着上面某处道:“但是落款有阿策。阿策说一部分的客人,可以用他的落款当威胁,敌过千言万语。”

“……”左斯文手背上青筋凸起,“还有什么人是没有参与的吗?”

纪无敌想了想,“阿右?”

尽管左斯文对于这个答案并不满意,但是这种时刻弥足珍贵,“他回来了?他有什么表示?”

“他回房试喜服去了。”

……

左斯文有种天要塌的错觉。

“阿左。无论你有多么不愿意,为了辉煌门认了吧。”纪无敌语重心长地劝着他。

“为了辉煌门?”左斯文眼睛眯成一条线。

“喜帖都发了,如果喜宴被取消,辉煌门会成为整个江湖的笑柄。”

……

难道现在不是笑柄吗?难道现在那些客人都是怀着祝福的心态来的吗?

左斯文连连冷哼。

“而且,”纪无敌道,“阿左不如先看看贺礼的单子?”

“……”

纪无敌穿好衣服,用过甜点,又百无聊赖地喝了一整壶茶,左斯文的礼单才看到一小半,而且脸色越来越奇异。

纪无敌实在熬不住,跑去比武场看袁傲策和钟宇比武。

钟宇的蓝焰盟盟主身份曝光后,袁傲策就经常找他切磋。以武功而论,钟宇已经是辉煌门仅次于袁傲策的第二高手——纪无敌回辉煌门的第一天,就将袁傲策划入自家门内了。明尊来信要了几回人,都被纪无敌用相公一进门,婆家是路人给打发了。

“阿策,我已经洗干净了。”纪无敌嚷到。

袁傲策手腕一抖,逼退钟宇,跃过来道:“我去洗。”

纪无敌拉住他,“阿左回来了。”

袁傲策眼睛一亮,“他有什么表示?”

“没什么表示。就是冲进来看我的洗澡,把我看光光了。”

……

袁傲策的背影化作青烟,一瞬消失在视野所及之处。

钟宇面无表情地走过来,“左护法后天还要出席婚宴。”

“我相信阿策有分寸的,不会打他脸的。”纪无敌老神在在。

钟宇转身要走。

“对了,阿钟。”纪无敌道,“我今天看到阿尚的脖子上有红红一点点,好像被啃咬的痕迹。”

钟宇身影一顿,然后淡淡道:“我啃的。”

“……”纪无敌感慨,其实诚实也是一种无趣啊。

当夜。

纪无敌全身光溜溜地等袁傲策回报战果。

袁傲策扭着手腕回房,用两个字概括,“搞定。”

接下来,他翻身上床。

只见烛光照耀处——

锦被翻浪,床柱摇晃,好一室春光荡漾。

第二天。

左斯文未出门半步。饭菜都是差人送进去的。

对于左大护法当时的状态,两个送饭的人事后各有各的形容。

一是气虚体弱,面色苍白,躺在床上□□不止。

二是神清气爽,面色红润,望着礼单奸笑不已。

……

至于真相,只有到第三天,左大护法上花轿时才知。

众人翘首以盼的大婚之日终于到来。

由于左斯文的坚持,花轿终究没有派上用场。

在炮竹声中,左右两大护法穿着喜服,骑着一黑一白两匹马围着辉煌门绕了三圈。

武林同道权当看状元榜眼衣锦还乡,鼓掌还鼓得挺起劲。

到了拜天地的时候,纪无敌高坐在喜堂之上,笑得一脸灿烂。

“一拜天地!”

左斯文看着右孔武正儿八经地弯腰下去,鼻子狠狠地喷了一声。

然后一只手突然搭上他的背,施力。

左斯文瞪着右孔武那只横过来的手,又看看客人们幸灾乐祸的眼神,心不甘情不愿地弯腰。

“二拜高堂!”

左斯文猛然转身,望着纪无敌,眼中几乎喷出火来。

纪无敌站起身道:“这顿喜宴,各位都出钱了,所以随便吃没关系。”

……

四周响起激烈筷盘相撞声。

左斯文想起那堪比公主出嫁时嫁妆的贺礼,气焰慢慢蔫了下去。

“二拜高堂!”

喜婆又提醒了一遍。

左斯文这才和右孔武一起,慢吞吞地弯腰。

“夫妻对拜!”

……

左斯文身体僵硬了。

右孔武倒是挺积极,还催促道:“还不快转过身。”

左斯文对于他的积极万分不解,不过现在不是探究的时候,只好敷衍着转过身,低了低头。

“新郎新……”喜婆的‘娘’字在左斯文的瞪视下硬生生改了,“郎,进洞房。”

出于人对起哄的本能,很多江湖中人还是站起身,朝着他们哄笑。

左斯文只觉得脸上一阵燥热。

不是只打算逢场作戏的吗?怎么感觉好像真的要进洞房似的。

现下也容不得他东想西想,辉煌门弟子早在自家门主的授意下,拥着他们进房间。

左斯文磕磕绊绊地走着,目光紧紧地盯着四周推搡他们的人的面孔,并决定等这件事情过了之后,好好地找个机会让他们知道,左护法的权威不是那么好挑衅的!

袁傲策看着一脸奸笑的纪无敌,“新房布置好了?”

纪无敌嘿嘿笑道:“我花了大价钱向神医谷的人买的,我另外还留了一点,一会儿我们试试。”

袁傲策挑眉道:“你觉得我们有必要用这个?”

纪无敌干笑道:“尝试新事物嘛。”

一个辉煌门弟子突然匆匆走来,手里还抓着一只信鸽。

袁傲策眸光一沉,伸手接过信鸽,从它的腿上抽出纸条,展开。

纪无敌看着他越皱越紧的眉头,好奇道:“发生什么事了?”

“大事。”

被婚礼繁冗的礼节拖累一整天,连口水都没喝上的左斯文和右孔武进屋第一件事就是找东西吃。

虽然这场婚礼有点荒唐,但是排场却一点都不荒唐。

婚房里该有的什么都有。

左斯文眼睛扫过桌上那两只刺眼的合卺酒杯,然后若无其事地坐下。

至于床上那些红枣花生桂圆莲子更是被鄙视到了天边。

本来么,两个男人成亲已经够可笑的了,但是在婚床居然摆出早生贵子……

他深深地吸了口气,不断提醒自己已经忍了这么久,不妨忍到最后。反正时间会冲淡一切,等客人走后,这件事也不过是一段笑话而沉寂在历史的尘埃中——而且还不是武林正史。

右孔武则没有他那么多想法,屁股一坐下就开始吃东西。

辉煌门一干小弟在左右两大护法的权威加威胁下,统统被扫到门口听墙脚,但听来听去都是嘴巴的咀嚼声。

小弟甲惊叹:“两位护法也啃得太久了吧?”

小弟乙:“还有吞咽声。护法不愧是护法,连口水也比别人的多。”

小弟丙:“可是为什么还有撕扯声呢?”

小弟丁:“……会不会是憋太久了?”

小弟甲乙丙一脸你很弓虽的表情。

对于外面的这些恼人的对话,里屋没什么反应。

其实不是不想有反应,而是他们发现在不该有的地方有反应了。

比如——下腹。

左斯文和右孔武同时停下刚才还拼命挥舞的筷子,然后将目光突然都朝对方的下腹扫去。

由于两人是对着坐的,所以桌子为屏障,很好得将彼此目光隔开了。不过从对方的目光,他们就猜到大家的状况差不多。

“我想,这应该是门主的杰作。”左斯文牙齿又开始痒了。怪不得今天这桌子的菜这么对胃口。

右孔武很镇定地点了点头。

“其实这种药……”腹下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左斯文不得不加快语速道,“也可以自己解决的。”

右孔武挑了挑眉。

“我先解决,你等一下。”说着,左斯文径自跳上床,扯过被子,遮住自己。他回头见右孔武还往这边看,不由恼羞成怒道,“还不把头转过头。”

右孔武难得一声不吭地转头。

左斯文不及细究他今日特别合作的原因,解开裤带,迫不及待地解放着那里。

突然,一个影子笼罩在他的上方。

不等他说话,一只手就伸进他的裤子,拨开了他的手。

“你?”左斯文呆住,脑海一片空白。

“大家分属同门,应该互相帮助。”右孔武说得理直气壮。

……

这时候谁要互相帮助?!他还嫌彼此不够糗么?

“不用了。我自己解决。”因为药性发作的关系,所以左斯文的声音并不很高,甚至还有点蔫蔫的。

这样的声音入了右孔武的耳朵,无疑成了欲迎还拒。他强势地将他翻过来,“我帮你!”

“不要你帮!”左斯文牙齿咬得咯咯直响,甚至开始考虑动用武力。

不过他显然忘了一点,他有武功,右孔武也有。而且右孔武的武功比他好上不止一点。

所以当他还在考虑阶段,右孔武就直接动上手了!

“你敢?”左斯文高叫。

“我这都是为你好。”右孔武的声音里带着难以描述的压抑。

“你的手……”左斯文终于忍无可忍地出手了。

紧接着是轰隆一声床塌陷声和细不可闻的痛呼。

……

听着屋里的动静,小弟:“不愧是两位护法,果然不同凡响。”

喜欢朽木充栋梁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朽木充栋梁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朽木充栋梁最新章节 - 朽木充栋梁全文阅读 - 朽木充栋梁txt下载 - 酥油饼的全部小说 - 朽木充栋梁 万书楼

猜你喜欢: 我的房分你一半豪门闪婚之专业新妻你好,周先生我是如此喜欢你重生之小女子记事恰似寒光遇骄阳快穿反派boss作死日常婚后被大佬惯坏了瘸子都被我忽悠的站起来了女主翻身做豪门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穿成影帝的作精小娇妻当白富美成为贫困女宠你上天嫁给有钱人穿书后我活成了戏精女配我能摸摸你的财神光环吗?福宝的七十年代五个大佬跪在我面前叫妈宝里宝气[重生]巨星,算什么?!好想住你隔壁独占成婚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子夜鸮周末修囍
完本推荐: 皇恩全文阅读重生之恃爱行凶全文阅读超级搜鬼仪全文阅读锦衣当国全文阅读娇女全文阅读重生之贤妻难为全文阅读仙绝全文阅读傲世总裁追妻记全文阅读豪门重生之妇贵逼人全文阅读嫡嫁千金全文阅读桓容全文阅读猎户家的小娘子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小祖宗全文阅读前夫高能全文阅读神级英雄全文阅读他很撩很宠全文阅读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全文阅读异世邪君全文阅读诡行天下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掌欢九天神皇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前任无双神医弃女海贼:爆料天王书穿女配很低调战神魔妃冥河决战我的动漫聊天群佛系少女不修仙超强兵王在都市家有悍妻怎么破都市大进化时代一品容华庶道为王斗武乾坤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病娇毒妃狠绝色于休休的作妖日常黎明之剑巧为农家女汉阙超神制卡师农门娇俏小厨娘田园蜜宠,山里汉子撩妻忙我真不是学神天赐良婿重生八零甜宝妻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武神皇庭

朽木充栋梁最新章节手机版 - 朽木充栋梁全文阅读手机版 - 朽木充栋梁txt下载手机版 - 酥油饼的全部小说 - 朽木充栋梁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