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万书楼 >> 大府小事 >> 第105章 ,梦---结局

第105章 ,梦---结局

陈夫子的学生受陈夫子连累,因三王乱里统一战线,而没有在朱御这里得到官职,第三天里谣言四起,说谢家得位不正,镇西侯铲除异己。

宫里当天就出来圣旨,由古具明、钱江颁布。

“既然是三王乱里委曲求全,这就可以去找三王做个证人;既然保全的是朝廷体制,又眼里不认朕,这就可以去见先帝喊冤。”

古具明沉声道:“陈大人,请上路吧。”

钱江捧出一壶毒酒和白绫,又是一把刀。

陈夫子床也躺了,跳下地:“我是冤枉的,你们冤杀功臣!”

外面旋风般进来一个人,拉起陈夫子,正正反反给他十几个巴掌,平王咆哮:“镇西侯铲除异己,还有我在吗?还有我儿子生得出来吗?还有钱尚书和古尚书在吗?”

平王拿起毒酒,硬给灌下。

陈夫子挣扎:“不不,我要活着,我是斗气.....”头一歪断气。

平王狞笑着再看其它的人,已经跪倒:“大家眼睛雪亮,还抵不过你们几句谣言吗?”

撸起袖子:“这辈子我没有办过大事,今天我要办一件,凡是造谣的,全给我宰了!”

他带来十几个人,应声而进,古具明和钱江做好做歹,杀了几个首恶,其余的犯事比较大的,和金殿当天命审问的人关在一起,有些一时糊涂的保下来。

平王自己赶个车,把陈夫子送到城外火化,回到家向平王妃邀功:“老小子化成一把灰。”

平王妃抚着胸口:“我这气才平,这起子人又想害我们,总想让我儿子登基,我儿子什么也不会,你我也无法把持他们,国事还将由他们当家。”

“老子一壶酒全灌下去,一把火烧干净,哼,看谁厉害!”

平王觉得自己很能耐的,和邱掌柜的商议在京里起珠宝铺,又吹嘘一番。

这就安静一些日子。

小皇帝朱御侍疾、上学、和元姐儿及谢家的子弟在一起玩耍、看住姑姑不许鲁康随便亲近。

他早上从张太后寝宫出来,晚上回来,张太后很是满意,更加认定自己选的皇嗣没有错,反正比三王强。

平王妃和世子也每天探望,谢家的女眷常在这里。

二位上皇父子忙碌国事,从早到晚不停。

容太后和曾太后每天一早去户部,也是晚上再回来。

很快,诸事理出秩序,春耕秋种都有规划。

这一天,玉林长公主和长宁公主进京来了。

长宁公主是先帝的姐妹,早就是长公主,可是没有长公主的封号,她现在的正式称呼还是长宁公主,还不如朱雨霖这长公主。

张太后皱眉头:“我没有宣她们。”

太皇上皇平南遇到二位公主袭扰,也不可能宣她们。

正在准备朱雨霖大婚的张太后,不情愿的放下手中的宫衣,喜事顶的,她这几天精神不错,这就让宣,有话说完拉倒。

她留着精力,还要接着准备小皇帝朱御大婚,朱御大婚还有几年,可富庶朝代的皇子们大婚,也是两年三年的准备,何况是皇帝。

玉林和长宁哭着进来,张皇后气个半死,她还没有死呢,几年三王乱日夜忧心,刚过几天好日子,这两个是来捣乱的吗?

玉林老太太能当曾祖的年纪,起跪却丝毫不费力,趴着爬到张皇后坐的榻前,抱住她一条腿:“娘娘您让国贼骗了啊,谢家祸国殃民,又公然杀死陈夫子,人人可以征讨.....”

长宁公主摔头抢地,号啕声传遍宫殿:“谢家,生生的坑害娘娘,您以后没法见先帝啊。”

生气有两种反应,一种气的说不出话,一种是气的愤怒咆哮,至于冷静的那叫不怎么生气。

张太后气的浑身冰寒,直直瞪着她们。

平王妃在偏殿里,带着世子、朱润、谢云和元姐儿捡珠宝,曾太后把二姑娘当成半仙,平王妃也是一个,她正笑说着:“能给这神仙挑出一件般配的珠宝,都是福气。”

就听到正殿里闹起来,平王妃震惊,敢情二位公主不是跑来请罪,这是闹事来的。

玉林老太太也就罢了,人家在她那朝先帝的时候,是真的很宠;长宁公主就可笑了,去了的先帝眼里没有她,她有什么资格闹?

平王妃想到平王回家来邀功的痛快劲儿,她卷起袖子,元姐儿问她:“做什么去?”

平王妃道:“你们都不用管,这回看我的。”

朱润、元姐儿目送平王妃过去,再加上一个谢云,大家互相地道:“咱们不要去,娘娘会处置的。”

三个人快快乐乐的继续帮朱雨霖捡珠宝,玉要水头儿最好的,祖母绿差一点儿也不要,给姑姑的全要最好的。

也支起小耳朵,听着正殿的动静。

平王妃揪起玉林老太太,她抱着张太后的腿,差点把太后掀翻,平王妃暴戾发作,踹这老太太背上一脚,痛的她松开手抚背,被平王妃抓住一顿好打。

平王妃想了起来:“乱的时候说我家平王死了才好的,有你吧!”

又揪住长宁公主:“说先帝器重平王不对,平王没起作用,应该重用你家,是你说的吧!”

张太后缓过劲儿来,起身怒道:“我哪里对不起先帝?我守住这朝纲,我等来皇嗣,我为皇嗣正名,是你们死了没脸见先帝吧!”

也不喊拟旨,直接喝命:“夺去公主采邑和封号,贬为民间百姓,和远丘郡王之子朱玉、东王之孙朱盛一样的处置,按人头来,每人百两纹银、百亩良田,子孙有出息的就出头,没出息的就种田。”

二位公主被抬着出去,平王妃在西疆养得体壮,一顿拳脚不是玩的,醒来,在出京的车上,子孙们灰溜溜。

玉林公主大骂:“她敢,她敢!”

“她敢,咱们家没有钱了,回去的这车辆到家也要交给衙门。”

每人百两纹银和百亩良田?玉林公主再次晕倒。

她到家后,就联合当地官员为她出声,当地的官员跟她关系好的,要么避开,要么直言相告。

“一亩良田可产粮数百斤,去皮成米面也有数百斤,还可以再种至少一季的菜,两、三亩地就足够一个人一年的基础使用,如果你大肚汉,这不是有百亩吗?公主,你并不穷啊。”

说话的人抚抚胡须:“当然,海参燕窝人参鹿茸就没有了。”

玉林公主再次晕倒。

长宁公主也和她差不多。

半年左右,二位公主接受现实,又过半年,长公主朱雨霖大婚,皇后以赏赐宗室的名义给她们送来几车奢侈品,有补品也有衣料,二位公主老实谢恩。

朱雨霖大婚以后,科举也结束殿试,户部里尚书不可能由新进士里出,不过可以填补出小官员。

原本的京官放出去两个,赵晓秋和梁欢凤调回京里,为户部尚书和左侍郎;杨奉为调回京里为兵部侍郎,协助钱江。

这几位都封为侯爵,京里赏赐府第。

容太后和曾太后轻松下来,容太后时常的去和张太后坐着说话,曾太后闲来无事,这一天在御花园游玩,见到花好吃了几杯酒,就在花丛里睡去。

在她的身后,宫殿匾额上写着“齐芳殿”。

她睡的正好,耳边听到脚步声:“徐姑娘,您慢点走。”

曾宝莲睁开眼睛,见到齐芳殿里冲出一个女子,她面带泪痕,神色惊惶,后面跟着几个宫女。

徐姑娘身子苗条,看着弱不惊风,却走得飞快,很快就到内宫门,再到外宫门,宫女们不再拦她,默默跟着,徐姑娘也擦眼泪拢头发的掩饰自己失态。

宫门外面,有人迎上来:“姑娘,老爷听说贤妃娘娘留宿,昨天赐宴过后先回驿站,特命我在这里等候。”

“回去!”

驿站内,徐姑娘见到父母:“我昨天其实是生病了,贤妃娘娘没有怪罪,看我不能走动,留我,又请太医,用了安神药,就睡到今早,父亲母亲,咱们回家吧,我水土不服,很是难过。”

徐老爷道:“也罢,已晋见过,也赐宴过,我进京的差使已了,咱们走吧。”

他出去半天回来,笑容满面:“皇上眼里竟然有我,他挽留我再住几天。”

徐姑娘听闻,当天水米不进,吃什么就吃什么。

她的母亲守着她,宫里太医频频的来,开胃药吃下去不少,徐姑娘有几回犯馋吃饭,等到母亲不在,就决然的用手指抠出来。

不到三天,徐姑娘骨瘦如柴。

徐老爷进宫去禀明:“女儿没福,再住在京里,只怕要了她的命。”皇帝带着遗憾:“好吧。”赏赐很多的东西放徐家离京。

徐姑娘离京三天后,慢慢的开始吃饭,徐家父母说她是离乡病,拿女儿打趣:“明辉不是有信来,这么老远的也派人送信,你何必天天为他害病。”

徐母甚至嗔怪:“回家去你就要成亲,就要是谢家的人了,你父亲疼你,才把你带上见见京里繁华,你这个没福的,多呆几天都不行。”

徐姑娘面上浮起红云,低头不语。

当父母的不能总拿她开玩笑,还要赶路呢。

上路以后,徐姑娘因为病体需要睡下来,马车不大至多守着一个丫头,丫头有时候端热水取药汁不在,徐姑娘就独自垂泪,悄悄取出一枚簪子,作势要扔出车外,又含恨留下来。

曾宝莲一直跟着她的视线,能看得到那是一枚龙头簪。

曾宝莲没有意味到这是梦,她沉浸在徐姑娘的梦里。

这一天到西疆,官道有人高呼:“是岳父母吗?”

徐老爷乐呵呵:“明辉啊,我们回来了。”

徐母笑道:“世子你赶快去看看心缘,她在京里水土不服,当时病的有些吓人。”

车帘打开,一个英俊如明月的男子探头进来,关切地道:“心缘,京里不好玩,所以把你气病了吗?”

徐心缘畏缩一下,随后一把抱住他,呜咽的哭了起来。

曾宝莲一愣回神,徐心缘?这不是曾祖的曾祖吗,明辉世子是姓谢?

认真看看,明辉世子与自己丈夫谢运和公公都相似。

再抬眼,就出马车,看到熟悉的西疆地面,曾宝莲反问自己,我怎么能到这里,我身在何处?

一睁眼,满眼繁花,身上盖着薄锦被,宫女太监规规矩矩的守着,原来是梦。

酒意带着睡意犹在,曾宝莲闭上眼继续睡,她还想入梦。

很快又入梦里,徐心缘回到自己的闺中,伏在案几只是哭,谢明辉柔声轻哄:“心缘,你在京里遇到不愉快的事了吗?告诉我,我为你出气。”

徐心缘再次扑到他的怀里,谢明辉美滋滋的抱个满怀,低声道:“哎,要是明天就成亲就好了。”

“明辉,你杀了我吧,我对不起你。”

谢明辉认真起来:“心缘,你是我的妻,当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

“我,我已失贞洁。”徐心缘放声痛哭,又抬眼看门外,拿手堵住嘴。

谢明辉放她下来,打开房门左右的看看,关上房门过来:“你刚支开丫头,她们不在这里,你说,是什么人,我宰了他!”

徐心缘抽泣着拿出龙头簪:“是他。”

谢明辉如五雷轰顶:“他?”

随后咬牙:“他!”

如果不是他的话,有岳父母的陪伴,谁能动得了他的未婚妻子。

谢明辉面色苍白说不出话。

徐心缘泣道:“我本想扔了,可这是我失贞的证据,我得留给你看看,让你知道不是我有意对不起你,明辉,我配不上你了,你退亲吧,再娶一个好的。”

谢明辉怔上半天,轻轻掬住徐心缘,心疼地道:“我若退亲,你可怎么办?”

“让我去死吧,我不应该再活着,为了再见你一面,把原因说清楚,我才没有自尽。”

谢明辉惊恐地抱紧她:“不,你死了我怎么办,心缘,咱们依然婚嫁,我娶你。”

“明辉,我有了,我在路上发现的,当时没有地方买药,我只能留着,我遭此玷污,不应该再留在世上,这个孩子也不应该.....”

谢明辉又一次面无血色,不过有过第一次的震惊,他冷静的更快:“心缘,你愿意打掉吗,这可是龙种,你若生下来,凭这枚簪子你或许可以进宫.....”

“不!”

徐心缘厉声尖叫:“他毁了我的日子,我心爱的是你啊.....这可怜的孩子,我生下来,他没有父亲,也没有好日子过,也让我的父母蒙羞,明辉,你退亲吧。”

谢明辉不愿意退亲,他让徐心缘不要自己买药,免得被人知道,这药他去买。

离开徐家,谢明辉就去熟悉的药馆,单独和熟悉的医生说了说,医生什么也没有问,抓药给他,了然地笑道:“世子,你定的是徐家娇女,那可是个美人儿,外面若生事情,徐家这亲事只怕会飞。”

“是是,都是我一时不检点,我的亲事定在明年,这外面的孩子不能留着。”

谢明辉认了下来。

医生又叮嘱:“若胎儿过大,这药未必打得下来,大出血母子皆亡,世子,你有事就赶快来叫我,如果我赶到及时,那女子命大,或许能保一命。”

谢明辉直了眼睛:“这么可怕?”

拿药回到徐家,见到家人乱跑:“不好了,小姐自尽了。”

谢明辉魂飞魄散跑到徐心缘房里,见到昏迷不醒的徐心缘,脖子上有深深的红痕。

谢明辉吓个半死,守着徐心缘直到她醒来:“不打了,留着他吧,我会对他好的。”

他逼着徐心缘发誓不再自尽,回家去见父母,他走过的大门,上书“镇西侯府。”

曾宝莲补充话外音,果然是先祖。

“母亲,我本月就要成亲。”谢明辉跳脚:“心缘已是我的人了,昨儿不小心就这样了,心缘怕人看出来,一时想不开就.....”

侯夫人大怒,给了儿子几个巴掌:“你有这么贪吗?没给你房里人吗?你怎么敢这样!”

“再不成亲,岳父母就要知道,他们如果责怪,父母亲会跟着我一起丢人。”

谢明辉在房间里跳:“赶快成亲,越快越好!”

侯夫人气道:“好,只能这样办,还能怎么样!”

谢明辉回到徐家:“心缘,你就说我对你用强,你想不开就自尽。”徐心缘含泪看他:“明辉,你是个好人。”

徐家父母知道后,把徐心缘也说了一顿:“你们本是夫妻,你有话告诉父母,我们会悄悄的和侯夫人谈,让你们提前成亲,为什么要自尽闹的尽人皆知,现在全城沸沸扬扬,都说世子不好,你难道就好?”

没过几天,谢家徐家匆忙的办了喜事,城里谣言四起,说谢世子提前当新郎,这亲事只能简单。

徐心缘“早产”,生下一个健康的男孩,谢家和徐家的父母自以为心知肚明,大家互相恭喜,从不提起这孩子活泼的丝毫不像早产儿。

十月怀胎,不是定死的十月准定产子,足月儿的生产也有前后,在一定的范围内早些日子也算足月,在一定范围内推后日子也算足月,谢龙就这样顶着早产儿的名声,在祖父母及外祖父母眼里其实是个足月儿。

谢明辉谢绝父亲起的名字,执意起名为龙。

又过一年,徐心缘胎死腹中,此后六胎,胎胎皆亡,徐心缘对丈夫重提纳妾的事情,谢明辉安慰她:“你还年青,一定生得出来。”

“父亲!”

谢龙进来,十岁的个头儿已像小大人,一手握着孩子用的短枪,一手扶着门,眉眼儿在日光下看上去有像谢明辉的地方,也有像徐心缘的地方,还有一些谁也不像。

他笑眯眯:“陪我耍枪吗?”

谢明辉看到他心花怒放:“过来龙儿,”

谢龙丢下枪,一脑袋扎到他怀里:“父亲,您出城看难民吗?带上我可好,我刚去看视祖父服药,祖父说我应该早早的扛起谢家的责任。”

谢明辉大乐:“好,你去换身干净衣裳,看你这满身的汗,再出城跑马,风一吹就要生病,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谢龙往外面走,就要出门,又回头笑:“别哄我,我就来了。”

“不哄你。”谢明辉扬着手笑。

徐心缘看着父子俩个人出门,笑中有幸福也有心酸,最后叹口气,问丫头:“我的药可熬好了。”

丫头送来,也道:“侯夫人不用担心,您还年青,还能再生二公子,三公子,只怕还有小姑娘呢。”

徐心缘把药一饮而尽。

城外的难民里,有一个人对着谢龙上下的看,谢明辉怪他无礼,让他到面前:“你找打吗?”

“侯爷,不是我失礼,借一步说话可以吗?”

谢明辉皱眉。

难民中有人道:“这位是神算,他算的可灵了,我们跟着他才避开难走的路,走了安全的路。”

谢明辉心头一动,他虽没有想到什么,却本能的愿意算上一算。

房间里没有别人,神算道:“请问侯爷,家中再无别的子嗣吧?”

“你什么意思!”

神算道:“我观侯爷的命格,有福有贵,却不如令郎的命格,令郎的命格有八个字形容。”

“说。”

“家有贵子,难有手足。”

谢明辉重赏他,本想留他在西疆,为谢家所用,神算说自己孑然一身云游四方,这次出现在这里,是帮着难民们指路,难民们在西疆有衣有食,他还要帮别的难民。

谢明辉没有强留他。

八个字让他震撼,子嗣尚且不能强留,何况神算呢?

他更加的疼爱谢龙,安置完难民,父子回到侯府,当晚,谢明辉独自来到祖先灵位之前。

“不是我还守着爵位,论打仗,兄弟们中没有人比我好,还有就是龙儿不是谢家的子孙,我不能让他受辱,也不能让谢家受辱,等他长大,如果他要登基,我就帮他打这天下,到时候龙儿认祖归宗,我把爵位还给长房大哥,我和心缘找个幽静的地方度日也就是了。”

时光荏苒,谢龙妻子产子,谢明辉让谢龙来到书房,取出龙头簪给他看:“你大了,这秘密可以告诉你了,你不是为父的孩子,你是龙子龙孙。”

谢龙手捧龙头簪掷地有声:“我母因我受辱,我父因我受辱,父亲,我不当龙子龙孙,我就是您的儿子。”

他眸中闪过狠色:“登基么我不稀罕,不过我要为父母报这凌辱之仇!”

“为父助你!”

父子天天在家里酝酿起兵,直到京里传来消息,皇帝驾崩,和谢龙之子同一天,一个出生一个西去。

谢明辉顿失方向,他的仇人死了。

谢龙反倒觉得安慰:“父亲,安居乐业是人生难求,京里如今这位跟咱们没仇,咱们放过他吧。”

神算再次出现:“我听说命格高的那位得子,我特来看看。”

看过,他赞叹不已:“令孙,比令郎的命格还要高,而且自带煞气,这煞气不妨父母不妨亲戚,并且煞中带贵,无人能敌,他只克一个人,如果我没有算错,府上的仇人没了。”

谢明辉扬眉吐气,我孙子克死他的,他更加不敢留神算,这位已修炼的不是凡间人物,天生应该在四方。

送走神算,谢明辉再无复仇之想,他只屯积粮草和兵马,孙子命格更高,为孙子做好登基的准备。

登基与否,成为父子间亲密的话题。

谢龙已经是有儿子的人,在谢明辉面前照旧像个孩子。

父子经常坐在一起开玩笑,谢龙嘻嘻:“父亲,要登基么,你要登基么?”谢明辉好笑:“为父不知道,你要登基,为父助你。”

谢龙想想:“那姓真难听。”

谢明辉大乐。

这样的笑话时常在父子间进行,直到谢明辉晚年,英雄老矣,徐氏先走一步,谢明辉也开始常年卧病。

谢龙这一天认真的道:“父亲,我想好了,姓谢更好。”

谢明辉微笑:“成啊,依你,不过你可得为儿孙们守好粮草和兵马,你不要这天下,他们还是有份的。”

他闭目安睡,说不出的满足。

繁花重现眼前,曾宝莲悠悠醒来,对着齐芳殿看了看,恍然想到宫册上记载的徐氏心缘被幸的地方,正是这里。

她起身走入齐芳殿,倒不会问问几百年里摆设有没有改变这话,只是漫步了会儿,仿佛能听到徐氏的哭声,曾宝莲叹息着出来。

去看张太后,朱御下朝后在这里念书。

一直身体不好的人,却未必早亡,张太后这两年精神反而好些,她看着朱御就不时眉眼带笑。

“母后。”

朱御扑到曾宝莲怀里。

曾宝莲亲亲他,回想着梦境叮咛道:“你要当个好皇帝。”

朱御神气的道:“那是当然,祖父这样说,祖母也这样说,”说到祖母,就对张太后看看,张太后笑盈盈。

朱御又看看容太后,最后道:“元姐儿也这样说。”

曾宝莲让他继续念书,晚上对谢运说了梦境:“当时我哭了,怕惊动宫人,不敢狠哭,我在想祖先犯的错,御哥应不应避免?”

谢运道:“也是,我这太上皇还不曾享受过,御哥怎么能勾的我眼热?”

曾宝莲掷个帕子过来:“人家和你说正经的。”

谢运笑道:“可不是正经话,我赞同你说的,谢明辉先祖受辱,及谢龙先祖受辱,以至于子孙流落在外,都是那一时管不住而造成,等我明天见父亲提上一提,看看父亲怎么说。”

镇西侯听过默然。

他可以让孙子守着不纳妾的祖训,不过能守几代呢?

没有经历过身处西疆,却恍然如梦,只怕不能理解。

再一想谢家五兄弟都封郡王,街头巷尾早有闲话,说谢家如果夺取天下,那是易如反掌。

三王乱源自年代久远,兄弟不是兄弟,君臣互无敬意。

岁月是不用打磨不用保养的最强刀剑。

镇西侯这样回答谢运:“谢家祖训,不是朱家祖训,不过我会告诉御哥,让他自己决定。”

他淡淡地道:“你我,管不了许多啊。”

这跟当上皇帝就对兄弟们翻脸是两回事情,再说也没有翻脸,仅仅是纳妾的事情由朱御自己作主。

几年以后,朱御大婚,又过几年,国丈谢东主动提出再送嫔妃,朱御拒绝。

朱御有时候也会看那本宫册,看先祖手札,他算是经历过的人,他不敢忘记。

全家东征西讨为他,历历在目。

而他的眼前,祖父母恩爱,父母恩爱,鲁康怎么敢对大长公主不好,朱御也不会允许姐姐润姐过得不好。

元姐儿走来,为他披上外衣:“秋天了,你不添衣怎么能跑出来吹风。”

朱御握着她的手笑:“我拒绝国丈,他不会生气吧,虽然我是皇帝,他们也还是我的祖父伯父和叔父。”

元姐儿柔声:“不要放在心上,”她微红着脸:“国丈只怕有试探之意。”

“所以我要让他看看,我是个表率。”朱御揽过元姐儿,夫妻看秋叶落菊花黄。

眼光里都有爱意,打算就这样看上一生一世。

喜欢大府小事请大家收藏:(www.wanshulou.org)大府小事万书楼更新速度最快。

大府小事最新章节 - 大府小事全文阅读 - 大府小事txt下载 - 淼仔的全部小说 - 大府小事 万书楼

猜你喜欢: 宠后之路冷宫娘娘有喜啦龙图案卷集·续卦妃天下锦绣书春暖香浓烈火狂妃:兽性王爷,硬要宠娇女还珠之凤凰重生重生之贤妻难为锦绣凰途:盛世嫡女谋清朝穿越记锦庭娇纵情弃妃宝莲同人逍遥游凤凰台孤王寡女春深日暖重生之贵女难求锦桐穿越之医妃不萌重生嫡女悍妻我家爹娘超凶的盛世嫡女请接招妃嫔这职业盛世谋臣
完本推荐: 贩罪全文阅读傲世总裁追妻记全文阅读我养大了世界首富全文阅读美人记全文阅读杀马特又又又考第一了全文阅读敛财人生[综].全文阅读天珠变全文阅读胜者为王全文阅读权臣闲妻全文阅读四爷正妻不好当全文阅读天下全文阅读盛宠之嫡女医妃全文阅读婚后霸占娇妻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仙界修仙全文阅读掌上娇全文阅读明星私房菜[直播]全文阅读武神空间全文阅读宠后之路全文阅读恰似寒光遇骄阳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凌天战尊吞神至尊窃香(快穿)神级卡牌系统大唐最强店长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他养的小可爱太甜了我是新手村老大游戏宅的异界悠闲日常[综]无面女王一品容华仙师无敌数风流人物田园蜜宠,山里汉子撩妻忙楚氏赘婿都市剑说女总裁的神医兵王前方高能三界红包群伏天氏明天下亿界淘宝店魔临天道宠儿开黑店韩四当官黎明之剑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一切从锦衣卫开始男神投喂指南穿去史前搞基建冥王退休计划

大府小事最新章节手机版 - 大府小事全文阅读手机版 - 大府小事txt下载手机版 - 淼仔的全部小说 - 大府小事 万书楼移动版 - 万书楼手机站